創作者,英文譯者。曾獲得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譯作有《英國家長這樣提升孩子大腦力:教育權威精選200個親子益智遊戲》、《我家沒有驕寵兒:認識被溺愛症候群,心理學博士教你正確愛孩子》、《我是馬拉拉》(合譯)、《我是馬拉拉【青少年版】:一位因爭取教育而改變了世界的女孩》、《伊莉莎白不見了》、《反轉四進制》、《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合譯)、《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治癒力》、《我讓你走》、《木偶奇遇記》、《漫畫原來要這樣看》、《背叛的幽靈》及《綠野仙蹤》。創作曾刊載於人間福報、中華知識經濟協會電子報、自由時報、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等。

合作、活動邀約、邀稿,請寄信至luketsu@gmail.com

請注意,本站的任何心得或評論文章在正常情況下並不會迴避劇情或結局的討論

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29 Wed 2009 10:56
由於早出晚歸的工作讓妻子頗有微詞,丈夫決定推薦一款常聽同事說起的線上RPG讓妻子解點悶。在推進家門前,先生自己試玩了一下,不是太困難,大約是魔獸世界百分之一的難度左右。加上最近相當流行的懶人系統,一隻滑鼠幾乎可以行遍天下,可說從王公貴族到販夫走卒都能簡單上手的遊戲。確認遊戲內沒有太多玩家間互相打殺的情況後,丈夫邀請妻子一起進行遊戲,慢慢的放手。最後果不其然,這輩子從來沒玩過線上遊戲的妻子對虛擬世界的運行及網路互動深深着迷。至此,丈夫總算放下了一點罪惡感。

然而,當妻子加入了公會並成為副會長後,事情開始往丈夫意料之外的方向走去。妻子開始不做家事,每天回家就是網友如何如何,公會如何如何,他們今天去打了一個副本(註)如何如何;而當丈夫開始說起公司的事情時,妻子的靈魂早從眼睛飛進螢幕中的世界,開始盯著螢幕不時爆出笑聲,對丈夫的話充耳不聞。丈夫覺得自己像缺少了基地台的手機一樣無法撥進妻子的世界,有點生氣,有點在意,有點難過。但他轉念又想,也好,那我剛好來把借來的CSI看一看好了。兩人之間沒了對談。

一天,晚餐時丈夫買了兩個池上的排骨飯回家,夫妻倆一起吃了飯,餐桌上瀰漫的話題仍是僅存於伺服器中的一切,每秒鐘幾十萬資訊量上下。飯後,丈夫照樣看CSI,妻子則是跟朋友下副本打王刷更強的服裝。約莫半小時後,丈夫的胸口忽然開始劇烈的疼痛,心臟忽然起義背叛了中年男人的身體。丈夫痛到說不出話,人趴在鍵盤上,無力的要妻子幫忙去客廳撥打119求救。在妻子的方面,由於已經打到了副本的王,正沉浸於絕對的刺激及血液高速流動狀態中。她眼睛看著螢幕對丈夫說"快好了,等我一下",然後在打王的空檔打了句"我打完這個WC一下喔"。然後,他們繼續打王。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26 Sun 2009 21:59
  • 蜘蛛

看完〈歌舞青春〉三部曲,緊接著是兩個小時的「老天爺啊!給我愛」,最後以「我愛黑澀會」跟「模范棒棒堂」做為一天的收尾。時鐘敲了十二下,她關起電視準備刷牙就寢。走進浴室,在象牙白的馬桶內部停著一隻棒球大的蜘蛛,長著一張小小的人臉:浮腫的眼袋,長滿粉刺的鼻子,法令紋從嘴角往外長長的延伸。看見女孩進入,牠的法令紋不懷好意的往上挑動。

『傑傑傑,我問妳一個問題,如果答不出來我就要把妳吃掉,傑傑傑。』

『世界上有數種原子鐘,其計時的標準為將原子從某種能態轉變為另一種能態時所放射或吸收的電磁波之頻率,最為人熟知的乃氫原子鐘。問題來了,氫原子鐘的穩定度可達每天十的負十四次方量級,那大約多久會產生一次誤差呢?答不出來就要吃囉!傑傑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呼~累死了"

脫下粉紅小洋裝,解開馬尾,以童顏巨乳、可愛無腦當紅於演藝圈的噹噹進浴室把水調到適切的溫度後將水量開到最大往身上淋。同時,嘆了很大的一口氣。

洗完澡,她迅速擦乾身體,穿起特別訂製的黑色蓮花邊胸罩以托住她的F罩杯,公司規定她除了洗澡以外都要穿著類似的胸罩以保護她的胸型。穿上寬鬆的超大T恤,把每日拋摘下彈進垃圾桶,她帶起跟了她多年的方大同式黑框眼鏡,找尋CD堆,拿出一張橘紅色封面,適合夜晚九點三十七分播放的專輯"Jazz Squad",由她最喜歡的爵士女伶Katharine Whalen所演唱。氣氛就緒,她從冰箱拿出一罐涼透的法奇那,搭配粉絲送的泡芙,她坐到了電腦桌前,開始看起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網站上的科學新知,其中一則是"心理學家真的能治療同性戀者嗎"。哈,她心想,當然不可能,性取向乃由先天的基因跟後天的環境所塑造而成,改變一個人的性取向終究只是那些宗教狂熱者的瘋狂夢想。一個小時過去了,Katharine不知道第幾次的又唱起了"Just You, Just Me",她最喜歡的一首。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從日本回來後,男人從英雄變成了狗熊。台灣區大胃王比賽冠軍的他在日本初賽就已落敗,不甘心啊,他決定留在日本當地繼續參加各式大胃王比賽來磨練自己。一年後他二度挑戰,成績比上次還糟,一切只因他沒料到初賽居然是吃納豆,那噁心黏乎乎又牽絲的腐敗怪食物。他終於死了心,用最後的旅費回到台灣,報章充斥著歌唱比賽的消息。上報的唯一方法,就是在廣告欄的小小角落,花錢刊登"本人XXX身分證於XX年X月X日因遺失而辦理註銷",微不足道的一種作法。當然,自尊心甚強的他沒有這樣做。他一方面託日本朋友寫信寄給父母說自己正在朝全國冠軍邁進,另一方面則在建築工地找到了份臨時工,扛起了水泥袋過起截然不同的人生。

好餓啊~心理雖然這樣想,但大部分工資借給了因口腔癌而要把屁股的皮移植到嘴唇治療的同事,他的口袋只剩下六十三塊,頂多啃個排骨飯,怎夠填滿他胃裡心裡的黑洞。經過一個大垃圾桶,最上面是份只咬了小小一口的大亨堡。他吞了口水,輕搖頭嘲笑自己怎會有這種想法。徒步進一個路燈沒亮的小巷,迎面是一個半人高的立牌。

六十元吃到飽。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騎車經過中和派出所時,因為紅燈停了下來。左轉的車輛理應大量加速往左,然一台計程車檔了道,頓時喇叭聲大作,計程車緩慢的將車開上人行道,警察上前關心。由於時間拖了太長,三分之二的機車必須等候下一個綠燈。左轉號誌往左併入紅燈後,右邊道路的車子開始前行,往工業區及Costco方向而去。過了一分鐘左右,綠油油的燈號終於回歸祖國懷抱,我快樂催動油門,慢慢在擁擠的車潮中緩行。

一台車入我的眼簾。

一個女騎士,面對著我右邊的道路靦腆的笑著。依情勢判斷,她應該是從工業區方向要往警察局右邊的巷子進去,本來想趕黃燈卻在半路燈號變紅後動彈不得,只得等待下一次與紅燈的相見。然而真正動人的是,她的微笑從我看到到我故意慢速駛離為止,沒有停過。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板橋往中和的某個中型十字路口的中心偏左,站著一個肌色黝黑,約略一百公斤的女警。立正,她舉起雙手舞動,手勢是這樣說的。

直走車輛請加速往前,前方道路暢通。左轉車輛請依序左轉,注意交通安全。等待綠燈的車輛請稍安勿躁,並請別將菸蒂丟在地上。

陸上的燈塔旋轉著她的光芒,照亮黑暗的社會。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前也提過,我這人不太看電視,但偶爾還是會因為吃飯的關係看個五到十分鐘,多是以看新聞居多。今天看了幾則新聞,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看法。

打開電視第一則,大陸海基或海協(我一直搞不太清楚這兩個協會的功用)會的人來台要跟我們商談第四或第五次不知道是陳王會談還是XX會談的流程事宜。來訪的人在會議上誇獎台北的雨季萬紫千紅,我很好奇他說的是不是華納威秀那裡行人的服裝或什麼的。他又提到一首叫冬天到台北來看雨的老歌,發現自己居然聽過時我嚇了一跳,"沒想到我知道這麼老的東西啊",不禁感觸了約零點三秒。以上說的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就在裡面開會時,外面有抗議民眾正穿著森林戰鬥服一類的在那裡抗議。"兩案絕對不會統一的,X.....X.....X",講名字時頓了好幾秒。然後他又說"滾回台灣去",被旁邊的不知是記者還是同伴說,是大陸啦!哈哈哈。哎唷,出來抗議人名真的要記一下啦!不然這樣很囧耶!別緊張,台詞要先練好再說,好好的抗議變成了鬧劇,我想這應該不是原本的功用才對。還有啊,為什麼抗議兩岸會談穿的服裝看起來比較像抗議砍阿里山神木類的服裝呢?

再來,一個女的去藥妝店偷了精華液塞到胸口結果因為盒子太大被抓包,被店員發現時大言不慚的說要走出店門才算數,在店裡面被抓到只代表她不想使用購物袋去裝商品。雖然這樣的台詞是蠻酷的,但腦袋想想就好,實際說出來的話只會讓對方更想把妳抓去警局的。總之,女的被抓到警局,有竊盜前科的男友來看她。看完後跑去警局後面的補習班偷了二十幾萬後被抓到(怎麼偷的啊?真是厲害),又移送法辦。再來就是我最感困惑的部份。該派出所的不知道是副所長還是副小隊長一類的,發表了如下的聲明。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班回家,買了小火鍋後在T型路口遇到紅燈停了下來。我的右手邊是一群騎士,有跟我一樣騎摩托車的,也有騎腳踏車的,其中不乏出來買菜或閒晃的媽媽。再右邊一點的人行道上有一攤賣沙威瑪的,一個40三個110,鐵棒上的肉看起來跟我十多年前在萬年大樓旁邊買的那攤沙威瑪有著致命性的不同,從來也沒有引起我的興趣過。當然,不是每個人都吃過很中東的沙威瑪,於是一個媽媽把車騎過去點了一個,抽著煙的老闆再次確認訂單後開始動工。此時,路口右前方來了輛大卡車準備左轉,也就是進入我所在的路段。一群穿著粉紅體育服的小學生則從沙威瑪攤右方停著的箱型車後方魚貫出現。嘻笑,打鬧,一個女學生抓了另一個女學生準備過馬路,被抓的人笑喊著不要倒也順從的走著,後面看著的女學生也開心的笑著。大卡車停了下來禮讓小學生,我右手邊的兩三個媽媽則譴責孩子。

"過馬路都沒在看""車子很危險"云云。

媽媽們的喊話吸引了不少目光,對面香火鼎盛小廟裡朝著隱形神明拜啊拜的信眾都在看著這群旁若無人,活在自己美好青春的小學生。這一刻,只有我看著卡車司機,只有我知道若小朋友真的要被輾斃,最有機會的兇手會是誰。可是,卡車司機其實笑著,帶著一抹相對於渾身疲憊的微笑,看著這群小學生從他三倍於轎車高、五倍於轎車長的卡車前緩慢的經過。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想起了自己的兒女?想起了小學時暗戀的那個女生?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除了我以外,孩子們也感受到了卡車司機的微笑。縱使,她們沒有看見。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日本人非常會處理這類型的海報

(敬告,此篇文章部分圖片可能引起觀者不適,對血腥電影無抵抗力的人請略過此篇。雖然,也不過就那麼一張)

之前曾在其他文章偶然提過導演蘿蔔殭屍(Rob Zombie)這個名字,是個被電影歷史學家Alan Jones歸為當代殘虐浪潮派的導演之一。本名為Robert Bartleh Cummings的他同時也是音樂家,所推出的專輯全球銷售量超越1500萬張,擁有五張白金唱片及兩張金唱片,相信羨煞不少歌星。'99年開始他決心發展電影事業,於'03年由聞名的獅門影業(Lion's Gate)推出了他的第一部電影"猛鬼1000",一部被影評人罵到臭頭卻也獲得部分死忠迷青睞的虐殺電影。按照慣例從劇情開始介紹。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在日本,有種流傳已久的降靈術:挑幾個三五好友或三五仇人,在週遭點滿一百根蠟燭,輪流說鬼故事,每說完一個就吹熄一根。據說第一百根蠟燭熄滅時,真正的鬼就會出現。不過實際操作上,由於一個故事通常總要來個十分鐘,講著講著很容易天就亮了,所以多當作一種比膽量的聚會情況較多。

若干年前,朋友送了我一片"怪談百物語",由日本落語家(類似講古)橘屋文左衛門主講,一個故事短約十秒,長不超過兩分鐘的試圖透過影片的方式記錄並傳達這種由來已久的恐怖儀式。挑了某個晚上,我自己一個人坐在電腦前,聽到第二十個故事時,我放棄了,老覺得黑漆漆的房間裡面似乎潛藏著什麼。數年過去,偶然找到這片有很多刮痕的光碟片,作為一種送行,我決定一口氣把它看完,然後就把它送給總是溫柔的奏著少女的祈禱的垃圾車。說也怪,第一次看時看了不到十秒電腦居然就當機了。某種怪異的巧合喔!影片的開頭還說,如果看的過程發生什麼怪事,請中止觀賞,過幾天後再繼續看,呵,有趣吧!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獲通知,閃靈俠趕往淤泥灘追捕罪犯"章魚"(The Octopus)。城市是他的家,夜晚是他的保護色,屋頂是他的遊樂場。途中他順便出手救了一名落難女子,腹部中刀,血流不止。女子問"你是什麼?"(what are you)他不知道怎麼回答。到現場時通報的警察Sussman已然中槍倒在一旁,章魚射倒了他後對著水裡開槍企圖搶走最美麗怪盜Sand Saref偷來的兩個箱子,但只到手了一個,長的都一個樣的笨手下跟豔麗的助手Silken Floss先把它載了回去,章魚則留下來對付礙事的閃靈俠。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