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英文譯者。曾獲得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譯作有《英國家長這樣提升孩子大腦力:教育權威精選200個親子益智遊戲》、《我家沒有驕寵兒:認識被溺愛症候群,心理學博士教你正確愛孩子》、《我是馬拉拉》(合譯)、《我是馬拉拉【青少年版】:一位因爭取教育而改變了世界的女孩》、《伊莉莎白不見了》、《反轉四進制》、《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合譯)、《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治癒力》、《我讓你走》、《木偶奇遇記》、《漫畫原來要這樣看》、《背叛的幽靈》及《綠野仙蹤》。創作曾刊載於人間福報、中華知識經濟協會電子報、自由時報、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等。

合作、活動邀約、邀稿,請寄信至luketsu@gmail.com

請注意,本站的任何心得或評論文章在正常情況下並不會迴避劇情或結局的討論

目前日期文章:2013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八月近底收到「Google+ 團圓度中秋」的邀請函。第一時間的反應是「咦?是詐騙嗎?」於是google了公司名稱,也打去問,對方既沒有要我提供身分證字號也沒有要我匯錢,我還沒出生的小孩也沒在他們手裡,那我想應該沒問題吧,就幫自己跟小石報了名。時間是九月十三號黑色星期五黃昏六點到晚上九點,地點是臺北文創六樓,松山菸廠裡。

因為被貼上「部落客」的標籤也有好些時日了,認識了不少網路變成現實的好友臉友,每次看他們發在Google的聚會吃甚麼好料就不免心生恨意,流血淚那樣。總算啊,總算有機會讓我見識傳說中的Google聚會啊!

獅頭白T藍色短褲老球鞋是我,小石則是迷彩外搭露肩還畫了淡妝,倆宛如要參加五分正式的晚宴一樣。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早買了雙人套票,八月忙,九月還是忙,但票總不能放著過期,不如找一天把事情一塊兒做完,就有了這次的一天行。

早上九點多吧,出發到歷史博物館。展覽外拍了照,內部禁止攝影(這也是為什麼我沒有買長毛象展的原因。我覺得禁止閃光燈OK,禁止攝影就...當然主辦單位會怕大家看了照片就不去了,又或許有版權的問題,但作為一個買票入場的民眾,總是希望留點紀念的)。米羅的畫風、色彩、符號我都很喜歡,而他在每一幅圖畫背後所花費的心力(很多畫一張需要一個月去規劃)更是令人佩服。小石喜歡理性、邏輯的東西,對這種邏輯相當難以理解的符碼般的作品苦手,不過她很喜歡有些圖的配色。大致來說,米羅的畫是看了會讓人心情很好的作品。

小石好幾天前看了A May's手作烘焙的粉絲頁上的巧克力蛋糕上的垂涎巧克力就陷入小小的瘋狂狀態,朝思暮想的,所以這次主要是吃蛋糕。到的時候它還沒開,我們就附近晃蕩。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謂「商業」兩字我認為是可以用很多種方式去解釋的。資本主義下,商業就是紙鈔:我做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可以為我換來紙鈔,這就成了「商業」的其中一個解釋。為什麼人家要給我紙鈔?因為我會幫人家賺更多的紙鈔,所以這是一個環環相扣的紙鈔遊戲,沒頭沒尾。有的只是囤著的,還有花光光的。

那麼,紙鈔的作用是甚麼?因為它有價,所以我可以拿來跟別人「以物易物」,我的紙鈔可以換成各種東西。藉此養活我自己、讓我得到我想要的東西、養活我想養活的人,還有養活未來的我也許還有你也許還有他它她。所以紙鈔是必要的嗎?很難逃脫資本主義的我會回答你是必要的。前兩天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外國的(年輕我猜)女孩子在發牢騷,說自己的人生就是上學,工作,結婚,生子,沒了。而她真正想要的是出國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但她沒有錢。靠別人養的人想養別人,也許你該從身邊的或小案子做起,開頭就要做跨國案有志氣但沒實力。世界就是如此?對,世界就是如此。但你會變,你會經歷各種事情,產生各種感想情緒,你會變,然後世界就不同了。實際上,世界沒有變,沒有變。

「製造商業電影違背藝術原則」這句話人人可以說,它是句實話(前提是你贊同與否),但我們不得不去檢視它背後的涵義。有的人用這句話來開脫,掩飾自己的無能(真實的情況是沒有人認同你的藝術,所以你拿不到紙鈔);有的人,像蔡明亮,說的則是藝術的「純粹性」。藝術是否該凌駕社會倫理、道德、規範之上,是一個說了答案也沒有用的問題(不過多數的話都是這樣,通常文字本身不是重點,重點是誰說的,文字多數時候也缺乏純粹性,因為人本身就不純粹,或純粹這東西根本也是一個概念,就像我騎車時常看到哪邊的招牌寫著XX概念店概念館,我沒進去過,但我常幻想那裏面該是怎麼樣的光景,例如按摩概念館,所以你提供按摩嗎?是你提供按摩這件事情本身是一個概念還是你提供概念式的按摩抑或是你只是覺得加上概念兩字很好聽說不定還增加容錯率「我這只是一個概念啊」你會說嘴,而所謂概念式的按摩又是甚麼東西,很複雜)。但蔡明亮有資格說嗎?當然有,我不是說了嗎?這句子人人得以說之,有何不可?既然如此,那管他蔡明亮說不說,管他藝術不藝術電影不電影退出不退出,反正人人可以說嘛!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