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英文譯者。曾獲得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譯作有《英國家長這樣提升孩子大腦力:教育權威精選200個親子益智遊戲》、《我家沒有驕寵兒:認識被溺愛症候群,心理學博士教你正確愛孩子》、《我是馬拉拉》(合譯)、《我是馬拉拉【青少年版】:一位因爭取教育而改變了世界的女孩》、《伊莉莎白不見了》、《反轉四進制》、《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合譯)、《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治癒力》、《我讓你走》、《木偶奇遇記》、《漫畫原來要這樣看》及《背叛的幽靈》。創作曾刊載於人間福報、中華知識經濟協會電子報、自由時報、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等。

合作、活動邀約、邀稿,請寄信至luketsu@gmail.com

請注意,本站的任何心得或評論文章在正常情況下並不會迴避劇情或結局的討論

目前日期文章:2014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大夢想家

  《大夢想家》的敘述核心放在迪士尼的創辦人之一華特‧迪士尼與童書作家P. L. 崔佛絲身上。對崔佛絲來說,以「瑪麗‧包萍」為主角的系列書是她最鍾愛的家人,但苦於財政吃緊的現況,她只好飛到美國跟萬惡的「迪士尼樂園印鈔機」的老闆迪士尼談電影的改編權。那麼迪士尼在這部由迪士尼出資的電影中有著怎麼樣的個性呢?雖然他口口聲聲說是為了女兒才想談下此書的電影改編權,而他的確也有些很「迪士尼」的調皮搗蛋個性,但相對地,觀眾也很容易在他身上看到狡獪的一面:你合約先簽,我們絕對尊重你的想法…才怪。而正如同最近訪台的勞倫斯‧卜洛克所言,「沒有一個作家會滿意好萊塢改編過的電影」,因此這是一場「崔佛絲槓上萬惡迪士尼電影製作小組及他們的頭目」的惡戰。最後誰贏了?如果你看過《歡樂滿人間》這部電影,如果你記得片中有唱歌跳舞還有動畫企鵝,如果你恰巧又知道崔佛絲超討厭動畫,那你應該就知道孰勝孰敗。這不是一齣結局會逆轉的電影,我想,這也不是《大夢想家》真正要講的,它只是表象而已。此時就牽涉到電影中接二連三出現的崔佛絲的回憶場景以及本片的真正片名「搶救銀行先生」(依人名翻譯習慣,此處應該翻譯為「班克斯」,但因為這裡有隱喻,為了討論方便就直接譯為銀行)。誰是銀行先生?他是最疼愛崔佛絲的父親,他是酗酒的父親,他是鬱鬱不得志的父親,他是跟女兒說想吃(西洋)梨,身體卻撐不過梨返家便死去的父親。藉由塑造出一個以周邊人物為藍本的童話世界,崔佛絲意圖告訴讀者「為錢工作的人也有一顆善良的心」(此部分也反映到了華特‧迪士尼的身上),然而讀者真的看到了嗎?沒有。這也是為什麼迪士尼的團隊最開始會將銀行先生的個性設定得傾向負面,終究作者想呈現的跟讀者所看到的很難取得平衡,因為這關乎個人的解讀。然而,雖然《歡樂滿人間》中的銀行先生跟華特‧迪士尼一樣唇上蓄著小鬍子(崔佛絲腦中的銀行先生是沒有鬍子的,但童書的繪者卻為他畫上了鬍子),但她的銀行先生卻幫孩子們修好了風箏,跟大家一起歡笑、嬉戲。從這裡來看,銀行先生及他所象徵的她死去的父親,都得到了救贖。此外,更因為《大夢想家》這部電影的存在,她父親的故事得以廣為人知,成就他善良、脆弱,充滿人性光輝的靈魂。如果崔佛絲還在人間的話(她於1996去世),大概也會感到欣慰吧。

  本片的音樂、布景、造型、剪接都具相當水準,而在演員部分更是一時之選:演甚麼像什麼的湯姆‧漢克、演過「魔法褓母」(《魔法褓母麥克菲》)及崩潰作家(《口白人生》)的艾瑪‧湯普遜、非常適合酗酒的柯林‧法洛、說唱舞俱佳的Bradley Whitford、Jason Schwartzman、B. J. Novak三人組、我誤以為是海倫‧米蘭的Kathy Baker、福氣的傻大姐Melanie Paxson,還有我最喜歡的「小人物詮釋者」Paul Giamatti,「你不覺得他長得有點像土撥鼠嗎?」我對小石說。雖然貌不驚人,但這也是他的魅力來源,他是那種越陳越香的演員:一開始他像個穿大衣的普通人,一旦他脫下大衣,你就會看到、聽到他的「故事」,他能夠用一種最平實、平凡的口吻講述這些對他人來說可能充滿痛苦的過往,觀眾想不被打動都很難。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冰雪奇緣

  穿著毛皮衣的大漢成列站大浮冰上,嘴裡哼著歌,依序鋸冰、戳冰、夾冰、運冰,嗓音、動作產生的音與電影配樂融為一體。這個影片開頭「人與自然」的場面讓我想起北野武《座頭市》片中耕田一景也是採類似的敘述方式,極富生命力。
  雖然是雙面刃,但「誠實預告」系列帶給我跟小石許多的娛樂。在本片的誠實預告中,它提及了迪士尼上一次「自製」而非「代理皮克斯發行」的電影《魔髮奇緣》,一部我並不喜歡的「公主系列」動畫。坦白說,在實際賞片前,我對《冰雪奇緣》是略帶恐懼的。但它成功地從開場就征服了我,一路直到底。雖沒擠出眼淚,但的確「目光閃閃」。
  《冰雪奇緣》以「大自然的失衡」為主軸。為何失衡?因為大公主生來就有魔力,能製造並控制霜雪,但一場傷害到妹妹的意外後讓她心生恐懼,祝福於是變成了詛咒,也切開了姊妹間的情誼。童書中必要的「失親」(逼迫孩子成長)後,負責「調節自然」的小公主的戲份就開始重了。以此延伸,我們親眼見證「壞巫婆」與「英雄/英雌」的形成。她們都不似傳統迪士尼那般壁壘分明,卻有著各自的悲傷、人味,這正是本片最為精彩之處。
  「真愛」這個促成了我跟小石卻也害慘了世間多少男女的詞在《冰雪奇緣》,這部由最喜歡將真愛掛在嘴邊的迪士尼所製作的動畫中,也被賦予了新時代(也更真實一些)的解讀。雖然《史瑞克2》中已出現過「壞王子」,但畢竟少了轉折,觀眾從戲的開端就知道這名應該去拍洗髮精廣告的王子是反派。本片中,雖然大公主早有暗示,但觀眾很容易可以將此行為解讀成「妒忌」,而且反派口中所說出的話焉能信?劇情中期,真正的男主角登場,他又一次提出「怎麼可以跟初相識的人訂婚,你根本不了解他」的看法,然後劇情慢慢迎向雪人口中那句「愛情就是把你看得比他自己還重要」,並到最後的「公主與平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雖然《魔髮奇緣》也有類似的結局,但本片卻透過對白暗示男主角會回去過賣冰的老日子,而非立刻「飛龍在天」)而大公主的際遇則是女性成長:幸福並非只能靠談戀愛求得,心念一轉,只要你夠堅強,單身也會是很好的選擇。(不過壞王子的心境轉折得太刻意,這是本片唯一的敗筆)此外也談到了愛的廣義範疇(手足之愛,血緣之愛)。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郊遊

  蔡明亮在藝術界的「獨特」地位,我想任何對電影稍有認識的人應該都不陌生。從《青少年哪吒》到現在的《郊遊》,師事王小隸的蔡明亮在敘事的手法上持續轉變,但在以「去故事化」用以更反映真實生活的同時,他的主題卻總是不變的「小人物」,或若我們用《臉》來定義的話,是那些「不為常人所注意的底層」,也就是美麗背後的醜陋、喧鬧背後的寂靜。但「美醜」、「喧靜」未免過於相對而非絕對,因此或可說,蔡明亮總在尋找都市或人性光輝內暗藏的陰影,非好非壞,而是常民試圖去忽略或逃避的真相之一。從此點再延伸,蔡明亮要拍出這些角色的情感,甚或他們的回憶、夢想及夢魘。
  《郊遊》也不例外。
  請容我先從自己對《郊遊》的劇情解讀開始談起。
  故事分成兩個段落,即便兩個段落間的主角個性、場景、多數演員共通,且劇情似有連貫,但若你想將它視為真實與幻想我想也是說得通的,但依我個人的喜好,我以「連貫」將其解讀:A的伴侶離開了,A帶著他一男一女的兩個孩子開始流浪生活。平素他以舉牌營生,全家藏居工地空屋(例如貨櫃屋)過日子。B是家樂福(劇中並沒有特別點名大賣場之名,但對常逛大賣場的人如我來說非常明顯)的品管人員,偶然在賣場內遇到了A的女兒,覺得她的頭很臭,就幫她洗頭,自然也意識到了她可能的處境。B下班後會去某廢墟餵食流浪狗(也許是將公司廢棄的肉品加工),A也會在該廢墟中出沒,但兩者並無交集。某日,A的兒女將買回的高麗菜畫上五官成人臉,醉酒的A將高麗菜悶殺、吞食後大哭,狂風暴雨中帶著兩個孩子要出航「圓夢」(跟本段落中廢墟牆上的一幅大圖以及下一個段落的劇情有關)。跟蹤而來的B發現了他們,將兩個孩子救上船,僅留A一個人乘小船漂離岸邊。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