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閻連科_卷一正封面-s.jpg

死亡,不分中外總是禁忌。人們怕死,僅寥寥數位能望穿生死,這些人要不成了靈媒,要不關進了杜鵑窩,要不行屍走肉般不生不死遊蕩在這人世間。而多數望不穿生死者如你我,也許對死亡避之唯恐不及,也許投身宗教尋求輪迴永生之理,但還是在抖啊雙腳,不論這形影是青面獠牙、手拿鐵鍊的鬼差或面貌遮蓋在斗篷底下,一把鐮刀無須日月自露寒光的死神(如果路途遙遠祂偶也會騎著骷髏馬),我們總抖顫著去面對。

但閻連科的〈天宮圖〉卻一反常態,以「不知死,焉知生」的角度來切入,描述一腿瘸艱苦人路六命如何在勞庸半生後毅然決然上吊赴死,這才知道原來真命天女竟位於「那邊」而非「這邊」,人家可是苦守寒窯十五年啊,就為了等你看破紅塵跨越界線。閻連科筆下的冥界是現世的延續或說相對,這邊大的那邊就小,這邊死的那邊就生。這邊歉收連年、民不聊生,那邊天清氣朗、桃紅李白。在這邊苦命的,到了那邊就安享餘生。但若你在那邊幹了壞事蠢事呆事,那就別怪官人把你送來這邊贖罪,任你哭天哀地也沒路用啦!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