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ma 1.jpg  由於透過非暴力的手段積極爭取種族平權,年僅35歲的金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回國以後,他與總統詹森會面,希望對方能協助立法保障黑人的選舉權。在許多南方的州,謀殺黑人並不會被定罪,因為為官的白人會袒護這些犯罪的白人。就算真的上了法庭,黑人也會因為沒有選舉權而無法註冊為陪審團團員,使得犯罪的白人仍會被判無罪。而雖然法律上黑人有選舉權,但州政府依然會透過各種手段讓黑人無法順利獲得此項權利。詹森以消滅貧窮為首要之務及政務繁忙的理由婉轉地要他靜候一些時日。然而,受壓迫的黑人隨時都在死去。

金跟夥伴們一起來到了位於被稱為「南部心臟」的阿拉巴馬州內的城市塞爾瑪,準備在這裡以非暴力的手段爭取選舉權。金率眾聚集到塞爾瑪法院大樓的外面,然後指示民眾跪下,並對警察克拉克表明眾人只是想進去登記為選民。個性粗暴的克拉克因故與民眾發生衝突,一名婦人攻擊恃強凌弱的克拉克,他旗下的警員抓住婦人,並將她壓制在地,記者見狀拍下了照片,隔天該照片即刊登於報紙的頭版上,引起無數讀者嘩然。不久後,金與其他領導者被捕入獄。

幾星期過後,在一場夜間的和平遊行中,一名為吉米的年輕人遭有備而來的警方開槍射成重傷,不久死亡。為此,在經過一番討論後,金的團隊決定舉辦一場大遊行,從塞爾瑪一路走到阿拉巴馬的首府蒙哥馬利,要求州長華勒士出來面對黑人的處境。

第一次的遊行是在星期天。約五百多名民眾成列走上國道,卻在艾德蒙佩德斯[1]橋前被奉州長之命前來阻止遊行隊伍的克拉克、州警、騎警,以及一群克拉克當天早上徵召來的白人所阻擋。現場負責指揮的克勞德少校要民眾離開。領頭的路易斯表達對談的意願,但克勞德表示兩人之間沒甚麼好說的。不久之後,警方即以警棍、皮鞭、催淚瓦斯等武器攻擊手無寸鐵的民眾。四處竄逃的民眾傷亡慘重,現場處處可見血跡。這天後來被稱為「血色星期日」,許多在電視上看到轉播的民眾不分膚色均對警方的處理態度相當不滿,因此陸續趕抵塞爾瑪表達他們的支持。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