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英文譯者。曾獲得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譯作有《英國家長這樣提升孩子大腦力:教育權威精選200個親子益智遊戲》、《我家沒有驕寵兒:認識被溺愛症候群,心理學博士教你正確愛孩子》、《我是馬拉拉》(合譯)、《我是馬拉拉【青少年版】:一位因爭取教育而改變了世界的女孩》、《伊莉莎白不見了》、《反轉四進制》、《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合譯)、《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治癒力》、《我讓你走》、《木偶奇遇記》、《漫畫原來要這樣看》、《背叛的幽靈》及《綠野仙蹤》。創作曾刊載於人間福報、中華知識經濟協會電子報、自由時報、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等。

合作、活動邀約、邀稿,請寄信至luketsu@gmail.com

請注意,本站的任何心得或評論文章在正常情況下並不會迴避劇情或結局的討論

目前日期文章:2016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七夜怪談.jpg

學生時代,我跟幾個同學在戲院裡一起看《七夜怪談》,嚇死了。隔不知半年還一年,隔壁班同學把《七夜怪談》改編成英文舞台劇在校內上演,雖然大獲好評,但也在隔天還隔兩天晚上(一個有著藍色月亮跟地面濃霧的日子)慶功時招鬼,折騰到了白天才罷休。十多年過後,我重溫了《七夜怪談》,一樣可怕到不行,真是拍得非常好的電影。又過了六年,我想知道原作跟電影之間有多少差異,便找來看了。這才知道為什麼較早推出但氛圍跟第一集落差很大的《七夜怪談2:復活之路》為什麼會傾向於科幻片:因為原作就是如此。

相較於電影裡面由松島菜菜子飾演的淺川玲子,小說裡對應的角色是淺川和行,男的。而由真田廣之飾演的帥氣教授高山龍司在小說裡則成了「輪廓分明,體型矮胖」、疑似曾多次強姦女性、夢想為「我要站在山丘上觀看人類滅亡的景象,同時在地上挖個洞,在洞中一次又一次地射精」的個性古怪、道德上有瑕疵的人物(雖然最後有解釋說龍司的這個面貌可能是裝出來的,但真相並不明確)。雖然這麼一來就不尊重原著,但也不能否認這樣做電影觀眾的接受度才會高。

此外還有一個很大的差異,就算沒看過《七夜怪談》,我相信大家都看過那張可怕的電影海報(猶記得還沒進戲院前我就自大地說:「哼!有甚麼可怕的?我看最可怕的就是那隻眼睛吧!」真的是那隻眼睛,而且把我嚇得從龍骨的尾端開始一路涼上頭頂,我整個人飛離座椅至少十公分)。但在小說版本中,龍司是因為看到了百年以後的自己而活活嚇死,恐怖效果上的確差了不少。

此外,貞子也從總是看不到臉的長髮女孩,變成了罹有「睪丸女性化症」的絕世美女:「我抬眼看著她的胸部,確定她有一對形狀美好的乳房;然後再把視線往下移,卻發現那個被陰毛覆蓋住的恥丘內部有一對發育完全的睪丸......」這是意圖強姦她的、日本最後一名天花患者所說出口的話(相較於電影版的貞子卻是被父親所殺死)。而原作中的恐懼來源「錄影帶」,則是已絕跡的天花病毒加上想要繁衍後代的貞子的超強念力所創造出的「孩子」。

真的是創意十足。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心聲.jpg

說到恐怖喜劇,立刻浮上腦海的三部片是《屠魔特攻二人組》、《詭屋》跟《新空房禁地》。前兩者輕鬆快樂,第三者笑中帶嚇,但仍是歡樂滿人間。印象中,恐怖喜劇濺血跟鬼怪居多。當然偶爾也有純粹以人為本的,像《殺手妙管家》那種。但不管怎麼說,「毛中帶笑」幾乎可說是恐怖喜劇一貫的呈現方式。《血色孤語》很特別。吃藥前的情緒是「歡喜大於駭人」,吃藥後的真實情景卻讓人心驚:原來幻想與真實之間的落差竟如崖上崖下。崖上草綠花香,崖下狂浪暗流,天使與惡魔只在一念之間。拍得真好。

於是本來荒謬的喜劇頓成了大悲,觀眾從旁觀者的角度成為了背後靈,不只看到也感受到他的矛盾與痛苦,電影便有了層次、厚度。性慾是自然,殺慾卻來自迷惘。他是壞人嗎?不。他在老家的樓梯間放棄動刀的念頭,轉而追尋愛情,讓自己不再孤單。他是好人嗎?不,他的「天性:貓」跟「殺性:頭顱」都要他做自己,服從心中模糊的殺意。問題是那真的是殺意嗎?誰不曾迷惘困惑?誰不曾想將誰除之後快?誰不曾見過心中的黑暗?有過抗拒,你終究不是天生惡魔,只是凡人,凡人皆如此。

意外殺人後,給人「更陰柔的諾曼貝茲」感的傑瑞曾想懸崖勒馬,但那堵裝在保鮮盒裡的人肉層層疊起來的牆終究為麗莎所視,因此沒了,回不去了。現實逼他繼續往下走。對,他有選擇的餘地。但若隨時都有聲音在你的耳邊叨唸,誰能不混亂呢?這不是辯解,卻是事實。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書,記憶著時光.jpg

我在萬華出生,人生中有二十多年都在那裡度過。八零年代在龍山寺附近出生的人我想都對流氓、流鶯、流浪漢(街友)不陌生。幾年前忽然想試著去了解處於社會邊緣的街友族群,因此參加了一些活動,接觸了一些人,也在圖書館借了幾本書,其中包含了何經泰的《都市底層》與廖亦武的《中國底層訪談錄》。這兩本書都已經絕版,但後者的內容有節選後另外出書,出版社為允晨文化。坦白講,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家出版社。前幾天跟個資深的出版社從業人員聊起允晨,對方說:「就是白先勇的那家嘛!」是,我家小石架上的幾本白先勇都是允晨出的。好奇地在博客來上查了一下允晨出的書,非常獨特且非主流,於是對總編輯廖志峰產生了興趣,就趁著今年書展去跟偶像碰了面、簽了名、拍了照,並對他散發出來的和善、謙遜與濃濃人文氛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2767316_1042182195848140_2004290271_n.jpg

一如其人,廖志峰的文字非常溫暖、有愛,對出版的愛,對文字的愛,對世界的愛。他在〈字裏行間的生活〉一文中形容自己就跟薛西弗斯一樣不停在推巨石上山(真的很像。書展那天大出版社的攤位都沸沸揚揚,允晨那裡則像隱蔽的綠洲),總算推到頂了,文字巨石再度落下,他又陷進跟文字與作家間糾結難解的掙扎與快樂之中。就是因為這些堅持不懈的出版人,我們才有一本接著一本或許僅能引起少數人共鳴 (他在〈倉庫〉一文中輕描淡寫卻又略帶指責、感嘆地說:「有些人就是冥頑不靈」,這裡說的雖然是讀者,但似乎也暗暗指向出版了大量非主流著作的自己) 的經典好書可看。

《書,記憶著時光》集結了廖志峰多年來在《文訊》雜誌及報章上的文章,分為講述書及生活感受的「書時間」,以及讀書紀錄及相關所思的「書語錄」。 「書時間」 讓讀者看見他似是偶然又像註定的踏入出版這行的諸多感想,以及那些日子的日光月色在他身上腦裡所留下的時光曬痕。而 「書語錄」 則讓我們看見一個愛書人如何在人海中孤單地跟許許多多的作者、書籍相遇相知,最後搭起一座橋梁,讓文字得以印刷成冊,與有緣人結緣。三月十一是廖志峰的生日,在祝賀生日之餘,我謝謝他出版了這麼多特別的書。他說,「特別的書給特別的心靈」,於是過知天命之年不久的「大叔」跟望向不惑之年的「中叔」就這麼互相取暖。

值得特別一提的是,縱使閱書無數,廖志峰的文字仍舊樸實動人,字字真摯,像個坐在對面喝茶(雖然我猜他應該比較想喝紅酒)的溫厚老朋友。我特別推薦小有奇幻感的〈行話〉及最後的〈編書狂〉兩篇文章,後者讓我們看見了編輯辛苦(痛苦?),不為人知,又只能皺眉隱忍的一面。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血狂奔.jpg

印象中,第一次邂逅筒井康隆是在重慶南路上的東方出版社。十五六七歲吧,因為被老爸的二手菸嗆膩了,所以散步到書街晃晃。那段時間很愛看日本小說:松本清張、赤川次郎、村上春樹還有很多我已經記不起名字的,但有點想開發一下新的作家,因此拿起了筒井康隆的《黑血狂奔》。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主角絹介是一介瘦弱、膽小的普通職員,那天去到小酒吧喝酒,意外遇上流氓胡鬧,遭到挑釁,不久便因發怒而失去意識。醒來時店內能砸的東西都砸得差不多了,也到處都有血跡。事後問起店內的小姐,她說絹介爆走之後,嘴裡一次次吼出:「耶斯克列曼度」……

再回神時,書已讀完大半,這對容易分心的我相當難得,遂決定將書買走,以表敬意。

一晃眼,二十年過去了。

重讀,依舊迷人。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