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英文譯者。曾獲得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譯作有《英國家長這樣提升孩子大腦力:教育權威精選200個親子益智遊戲》、《我家沒有驕寵兒:認識被溺愛症候群,心理學博士教你正確愛孩子》、《我是馬拉拉》(合譯)、《我是馬拉拉【青少年版】:一位因爭取教育而改變了世界的女孩》、《伊莉莎白不見了》、《反轉四進制》、《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合譯)、《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治癒力》、《我讓你走》、《木偶奇遇記》、《漫畫原來要這樣看》、《背叛的幽靈》及《綠野仙蹤》。創作曾刊載於人間福報、中華知識經濟協會電子報、自由時報、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等。

合作、活動邀約、邀稿,請寄信至luketsu@gmail.com

請注意,本站的任何心得或評論文章在正常情況下並不會迴避劇情或結局的討論

目前日期文章:201610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真實的人類.jpg

《影片資料》

片名:真實的人類

影片年份:2015

導演:揚.亞祖─貝彤

片長:262分鐘(加長版)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砂丘之女及其他.jpg

(譯者:鍾肇政、劉慕沙,純文學出版社)

本書收錄了鍾肇政所譯的〈砂丘之女〉及劉慕沙所譯的〈紅色的繭〉、〈棍子〉、〈魔筆〉及〈無關的死〉。而〈砂丘之女〉因於另一文章中討論過,故在此略過不談,留待日後看完電影版後再論。

〈紅色的繭〉

一名無家可歸者四處遊蕩,想尋找自己為什麼沒有家的理由。「我於是在偶然經過的一幢房子前面停下來,心想,這幢房子會不會是我的家呀。自然,比起其他的房子,這個人家並不特別具備足以顯示那種可能性的某種特徵,不過,每一幢房子都可以作如是看法,同時,也不足以成為『不是我家』的任何證據。」這樣的邏輯在都會裡自然行不通。於是他又想,那至少我可以把水泥管當家吧。不行,因為那都是別人的所有物。那公園的露天長椅呢?不行,那是「大家」的所有物。故事末了,男人從左腳開始慢慢化為絲線,絲線逐步纏住身體,最後他成了一隻沒有內容物的空繭。他有了家,他就是他的家,但他也不存在了。

這則故事描繪的是失去所有人際關係的街友(homeless)永遠在尋家的哀傷,但也可以延伸到每一個孤單的靈魂上。而如若化為繭可視為某種死亡,那麼的確,到頭來我們掌握的或以為掌握的其實皆是空。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沙丘之女.jpg

(譯者:吳季倫,聯經出版)

「為求慎重起見,我想問一問。到目前為止,我是第一個倒楣鬼嗎?……

「不是的。再怎麼說,這裡的人手實在不夠呀……不管是有錢人也好,窮人也罷,能在外地找到差事的,一個個離開了村子……畢竟這村子窮得只有沙子……

**************************

簡單來說,《沙丘之女》的劇情是 「一個男人受到欺騙,被囚在沙洞的深處,本來一直想逃,久而久之卻適應了那裡的生活,融入當地,不再逃跑」,似乎有點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味道(尤其體現在後來為女人辯解一事上) ,但說起來,人不是經常如此嗎?久而久之就適應了原本不想接受的一切,沉淪或提升?難說。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流浪者之歌.jpg

(譯者:楊玉功,校譯丁君君,漫遊者出版)

在這一次的閱讀之前,我對《流浪者之歌》留下的印象不深,年紀跟經歷吧我想。最早是在國中圖書館裡讀到,但啥都不記得了。接著五專有看,初出社會也有看,但時機總未成熟。然後就是現在,祖孫三人僅留我一人的現在,從客服轉職成翻譯工作者也參加過幾次文學獎比賽的現在,曾經歷過深深的痛苦、深深的哀傷及深深的快樂的現在。

《流浪者之書》改編自釋迦摩尼佛的傳說,但非常特別的是,小說將悉達多(釋迦摩尼佛的本名)跟佛陀拆成兩個人物,書中甚至還有兩人見面及對話的描寫,引起了一些讀者及譯者的反彈(詳見譯者序)。然而若你跟我一樣花時間慢慢地讀,融入赫曼‧赫塞與楊玉功、丁君君的文字之中,融入悉達多歷經苦難後悟道的平和喜樂之中,或許你會跟我有一樣的體悟:悉達多是悉達多,但悉達多也是摯友僑文達、佛陀、船夫、伽摩拉、小悉達多及河流石子乃至於古今中外的神祇魂靈。每一個看似分離的有無生物均是一體,每一個看似不完滿的時刻都完滿圓融。

身為一個不安份的靈魂,我總是在尋找些不同的東西,心底有很多的恐懼、徬徨、無助、憤怒、哀傷、自卑、驕傲、不滿。藉由這一趟書中之旅,我似乎有所獲得,縱使無法斷言,但也許更能樂在此刻,至少這是我對自己的期許。如果你跟我一樣對人生有些困惑,不妨讀讀《流浪者之歌》,或能有一些收穫也說不定。但正如書中所言,智慧無法傳授,言詞總流於片面,造成衝突。只要能找到自己的快樂,只要能找到自己的平靜,只要能付出一些愛給人,讀不讀《流浪者之歌》,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

最後要說一下,我非常喜歡這個譯本,文字很美很美,讀起來真有如沐春風之感。推薦給大家。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黃狗的窩1.jpg

布娜、烏吉杜耶以及他們的三個孩子:六歲的娜莎、四歲的娜莎瑪、一歲的拔特巴亞住在一望無際的蒙古大草原上。昨天,去城裡念書的娜莎回來了。雖然城市讓她大開眼界,但她還是喜歡與家人一同生活的日子。

今天早上,為了讓帳篷附近的牧草休養生息,烏吉杜耶一大早就趕著羊群到遠方去吃草了。娜莎醒來後不久,母親對她說:「去幫我撿乾糞回來。」娜莎於是拿起糞叉出了門。走著,走著,她聽見了隱約的嗚咽聲。循著聲音,她走近一塊底部有開口的大岩石。猶豫了一下後,她爬進了岩洞,抱出了一隻小狗,並依牠白底黑點的花紋,將其命名為「點點」。

放羊回來的烏吉杜耶要娜莎把這隻狗帶回去,懷疑曾住在洞穴的牠與狼群是一夥的,會吸引野狼來襲擊他們的羊群。頑固的娜莎說甚麼也不肯。

因為爸爸進城去賣羊皮,趕羊群去吃草就成了娜莎的責任。趕啊趕的,娜莎發現點點不見了,便隻身一人回頭去找。她爬上高聳的懸崖,不停喊著:「點點!點點!」最後終於在一座空木棚裡找到了躺在地上休息的點點。

出門前,媽媽曾告訴她要注意看著山頂來辨認自己所在的方位好回家。天漸漸暗,厚厚的雲遮住了山頂,雨開始落下,娜莎在廣袤的草原上迷了路。此時,她聽見了歌聲。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遠大前程.gif

讀完狄更斯的《孤星血淚》(又譯作《遠大前程》),譯者是羅志野,麥田出版。
 
我第一本狄更斯是《雙城記》,很驚訝,這位一百多年前的小說家非常厲害!景物、人物描繪寫實生動,節奏明快不拖沓,人物與人物之間經常會忽然冒出新關係,似乎一切都是命運,是註定(因此情節戲劇性很高,娛樂度很足),真不愧大師名號。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