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9629_659848407382884_266547444_o-11.jpg

   影片欣賞網址

  由於菲律賓工資低,Vicky只好付出高額的仲介費來到臺灣當看護工,然而工作內容卻從最初的家庭幫傭擴展到了所有的家務工作:除了打掃一棟三層樓、九人大家庭的房子及洗衣、煮飯以外,忙完後還得去一家涮涮鍋店準備所有材料,直忙到三、四點才得以上床睡覺,早上九點又得起床餓著肚子開始打掃家裡。然而因為Vicky還得照顧一位白天睡、晚上醒的老爺爺,為防他出事,她也很難有完整的睡眠時間。最慘的是,她的雇主還曾藉著酒意,意圖用錢換取她提供性服務。Vicky苦苦哀求他十分鐘,雇主才離開。她把這件事情跟雇主的兄姊講,雇主否認;她撥打了外籍勞工保護專線1955,對方說要申訴必須提出證據,但她的手機既無照相也無錄音功能,如何保全證據?她試著請仲介幫忙尋找其他雇主,可是前提是他們得先向勞委會正式呈報此情況,同時雇主也得簽解約文件,程序冗長而費時,她又有極大的經濟壓力。在意識到自己孤立無援、求助無門後,Vicky成了一名「逃逸外勞」,住在收容逃跑外勞的中心,過著不停更換雇主的生活,期盼有一天能夠回國開間網咖,跟女兒團聚,一起過著簡單的日子。導演去了一趟菲律賓,採訪到了Vicky的姊姊Alma。Alma說,她覺得Vicky現在過的日子比在菲律賓時還差。

    影片指出,在拍攝當下,臺灣約有二十萬名來自菲律賓、越南及印尼的外勞,其中約有三分之一被列為逃逸外勞,Vicky的故事,僅是其中之一。而外籍勞工的工作內容遠多於原先聘僱合約內的紀載及無法有效檢舉雇主惡行等情況,值得社會關注。

 

    來自美國明尼蘇達州的沃爾夫在2009年時來臺就讀政大,當時住在景美萬芳醫院對面的他,每次聽見垃圾車的旋律而出來倒垃圾時,就會看到許許多多的外籍勞工同時也都出來了。滿心的好奇促使他上前攀談,並慢慢了解到他們的全年無休、遭到性騷擾、沒有手機沒有護照、被交代不准跟陌生人交談等的生活樣貌,於是以此為題完成了碩士論文,並於之後找了朋友韋齊修合作將該主題拍攝成紀錄片,兩人花了兩年半的時間,除了跑遍菲籍勞工聚集的各個教堂以外,也三度前往菲律賓,才將之完成。原文片名的由來取自英文中常說的「I Have it Made」,原意為無須費太大的勁就能獲得成功,把made換成maid以後,即表示「請了外勞,萬事靠他(她)」,而中文片名則指外籍勞工需要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完成三十六小時的工作量,充分凸顯了他們的辛勞與困境,同時表示許多外勞之所以會逃逸實非得已。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