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 這不是一部大多數觀眾會有興趣的電影. 對我來說, 看這部片子多少有點心理上的折磨. 我想某些人可能會有跟我一樣的感覺: 對人性的了解, 對人性的期待, 對人性的失望. 習慣上, 我們會把自己從動物界中獨立出來, 所以才會有"人之異於禽獸幾稀"這樣的句子出現. 問題在於, 縱然我們有毀滅一切的能力, 我們仍舊脫離不了那些基督徒稱之為"蛇的誘惑", 我稱之為人性的東西. 我們是人, 但是我們也是靈長類的一支, human這個字並沒有讓我們高級一點或低階一點, 我們只是被各式各樣自己創造出來的制約束縛住而已. 這並不是好壞或善惡或悲哀的問題, 這是事實.

James是一個事業有成的律師, 為了工作的關係常常沒辦法準時晚飯時間回家. 儘管他努力的想成為一個好丈夫, 他注意細節的習慣仍然給他的太太Ann帶來很大的壓力.

一日, Ann偶然遇到了剛從倫敦回來, 個性有點雅痞的Bill. 她無法自拔的愛上了他, 只因跟他在一起很舒服, 不會帶給她任何的壓力. 然而, 這件事情因為一件車禍而整個像浸了汽油的紙一般快速的燃燒開來. James家的幫傭Maggie的老公發生了車禍死亡. James懷疑到了Bill身上, Ann卻在這個時候公開了兩人的關係而且表示車是自己開的. 愛妻的James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幫著撒謊, 而Ann也答應將結束她與Bill的關係. 然而, Ann沒有辦法停止自己對Bill的渴望, 不管是心理上還是肉體上. James傷心欲絕, 卻也不想就此結束跟Ann的關係. 終於, Ann受不了心裡的壓力, 決定跟Maggie承認是她害死了她的先生, 同時也叫警察來家裡打算公開這一切.

警察來了之後, Maggie跟警察說, 因為Ann剛回來所以頭腦有點亂, 不好意思還讓警察白跑一趟, 至於她之前提到有看到Bill的車這件事, 也是她誤看了. 對Ann來說, Maggie是在她因為偷錢被Bill發現而失業十年以後唯一提供給她工作機會的人, 是她給了自己人生, 所以她選擇遺忘這件事.

隨著時日的過去, James跟Ann的關係回復到了從前. 可是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 James得知Bill得到了癌症, 可能不久人世. 他去看了Bill, Bill叫他不要跟Ann說. 然而, James在知道結果會是如何的情況下, 他還是告訴了Ann. 而Ann也收拾了行李離開了他, 去陪伴在Bill的身邊. 最後, James告訴Ann他理解她, 也希望她不要因為任何的事情有罪惡感. 結果, Bill死了. Ann離開了James身邊.

看了上面的這些情節, 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人會覺得很吐血一類的, 打從心底覺得這不太可能. 不過, 我身邊真的就有類似這樣子的人. 或者應該這麼說, James代表的是男人某些部分的綜合體: 我們忌妒, 我們頑固, 我們恨, 我們愛, 我們緊握, 我們放手. 當然以我自己的情況來說, 我想我可能沒有辦法跟一個確定會再一次離我而去的女人維持關係. 可是, 若感情真的很深呢? 若事後回想起來, 某些事情確實是我的錯呢? 不知怎的, 也許因為身旁就有例子吧, 我很能體會那種感覺, 也在電影的某些畫面非常的痛心. 只是, 當機會真的在身邊的時候, 我們真的會讓它無聲的漂走嗎? 還是, 我們會抓住它呢? 男人都是機會主義者, 也許, 女人也是.

在透過一連串的閱讀之後, 我知道了一些根植於人性的個性. 就像男人會不停的外遇一般, 女人也會容易的受到花花公子的誘惑. 這些並不是罪過, 這只是人性的一部分. 但即便知道如此, 我們仍然不可能能夠處之淡然. 也許, 這是我們一輩子都要面臨的課題. James說 "我們都會做我們自己認為是最好的決定, 可是我們見不到自己造成的傷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