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樵夫跟一個和尚躲在羅生門的廢墟下躲雨,一個遊民跑了進去。看著樵夫跟和尚憂煩的面孔,遊民的好奇心大起,追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故事慢慢的被說了出來。

樵夫說,自己某天要去山上砍柴,在路上發現了一頂帶著薄紗的帽子、一綑繩子、一句屍體。三天後,他在衙門說出了自己的發現。恰巧,一個人抓到了一個強盜。提起這件事,強盜不諱言的說,就是我幹的。

三天前,強盜在一顆樹下休息,看到一個男人牽著一匹馬,馬上載著一個女人。不以為意,強盜繼續打著瞌睡。忽然來了陣風,吹起了女人的面紗,強盜性慾大起,起了侵占女人的念頭。以自己私藏著許多寶刀要賣給男人為由,他將男人騙到了一個地方,把他綁了起來。回到女人的所在地,看到女人聽到自己男人生病而擔憂的臉,強盜起了妒意,決心帶女的去男人的面前羞辱他。看到自己的丈夫被綁了起來,女人憤怒的拿起隨身匕首攻向強盜。女人家的他怎麼是強盜的對手,三兩下匕首便被打落,身體也跟著被玷污,帶點半自願性的。完事後,女人表示無法容忍世界上有兩個男人知道她被強暴的這件事,希望他們能自相殘殺,她願意成為剩下來的男人的妻子。聽聞此話,強盜解開了男人的束縛,兩人大戰23回合,劍術較高強的強盜獲勝。回頭一看,女人卻消失了。

隨著故事結束,強盜被帶了下去,女人出現了。官兵們在山下的寺廟發現她躲在裡面,便將她帶了回來,讓她說自己所遭遇到的事。故事改變了。

強盜辦完事之後,留下夫妻二人,大笑的離去。女人在地上不停的哭泣,哭完後趕忙去看自己的丈夫。沒想到,丈夫沒有任何一句安慰的話,只是冷眼、睥睨的看著她。看到這樣的眼神,女人表示自己願意一死,只希望他不要再這樣看著她。男人持續無聲的注視著自己的髮妻,女人混亂了,拿起匕首靠近男人,殺了他後昏去。醒來後,發現丈夫的屍體上插著自己的匕首,她恍恍惚惚的四處遊走,發現自己來到一個池塘。多次的嚐試,她總是沒辦法順利的自殺。只得難過的繼續活下去。

女人下去後,官方找來了能通鬼神的巫女,藉此召喚死去的男人靈魂回來作證。附身在女巫身上後,他說起了自己的故事。

騎完,女人說自己願意跟著強盜離去,條件是要殺掉男人。聽聞此話,強盜大怒,將女人踩在腳底下,轉身問男人想怎麼處置她。當下,男人便原諒了強盜的過錯,不過心頭的震撼仍舊無法平復。看著男人不發一語,強盜解開了他的繩子後離去。女人也在強盜離開不久後逃離現場。終於接受事實的男人站了起來。想起這奇恥大辱,他拿起掉落在旁的匕首,自盡。

故事外的雨,仍然大把的從羅生門上面的天空滴落。看見樵夫神情有異,不停的大叫著男人是被刀殺死了。他追問樵夫,又得到了一個故事。

巫山雲雨結束,強盜仍然不滿足,跪下請求女人嫁給他,他將作牛作馬的服侍她。女人覺得這種事不該從自己口中說出,應該兩個男人以武力來決定。膽小的強盜跟懦弱的丈夫原先不肯,女人哭完後大笑,反譏這兩個男人沒出息。心念一起,一場沒有技巧、荒唐、胡鬧的決鬥開始。費了很大的勁,強盜殺了男人,卻在追逐女人時跌倒,讓女人逃走。轉身,強盜回去拔起了男人身上的劍,離去。

雨仍然在下著,羅生門的後面傳來了嬰兒的哭聲,遊民衝了過去,拿走了籃子裡的和服。樵夫斥遊民為惡魔,遊民反唇樵夫偷走了匕首。樵夫無言,遊民冒雨離去。和尚抱起了孩子,哭聲不斷。樵夫走向和尚,伸出雙手看著孩子。和尚非常的害怕,不希望孩子受到任何的傷害。樵夫說,自己已經有六個孩子了,多一個也不會妨害。和尚感動的望著他,將孩子交了過去。雨停了,樵夫離去,羅生門上的招牌看著這一切,不發一語。

改編自芥川龍之介的小說,黑澤明執導,三船敏郎主演強盜,影史上非常重要的作品之一,也是黑澤明最為人難以忘懷的經典之作。透過幾位演員生動的演出,故事劇情的撲朔迷離,黑澤明引發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人的本性到底是什麼? 為了自尊,三個人說了各自版本的故事: 強盜訴說著自己的英勇、女人說著自己的貞節、男人談起自己的無奈。這一切,不能說是誰對誰錯。誠如遊民所說,人的本性就是說謊,說對自己有利的謊。試想,我們活著難道就不是這樣嗎? 難道不希望保有一些尊嚴嗎? 聽起來也許有點刺耳,卻比什麼都還要真實。

還記得自己第一次看這電影,已經是十多年前的往事。當時看完後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女巫被附身後的臉: 原先的眉毛剃光,在上面畫著國字"八"那樣的眉,在我年輕的心靈留下了恐怖的印象,也許也是從那天開始,我開始喜歡看女人的眉毛,不喜歡那些畫出來的假眉。這次看,經過了多年恐怖片的洗禮,恐懼不復存在,心中留下的成了無限的蒼涼。了解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是好事,看到自己內心的黑暗面卻多少讓人害怕。不管從什麼角度來說,這部電影都是屬於人生有機會一定要看一次的電影,尤其是在年歲越長,在社會打滾越久之後。畢竟,認清自己心中的真實,我們才能懷抱著更大的自知而活下去。
創作者介紹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