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去了宜蘭一趟, 住在頭城的頭城農場. 農場裡面有幾件事情:

1. 小豬非常的可愛. 我走過去以後, 小豬都很緊張的躲到一個角落的小屋去. 後來我蹲下來學豬叫, 小豬們都跑來我面前看我, 真是可愛.

2. 路上的蛇很大. 要從動物區回去住宿區的路上, 我遇到了一隻大概1.5公尺的蛇. 一開始我以為是木頭所以閃過它, 回頭後發現....它還真大....

3. 水真的是出奇的大. 跟我去Spa游泳池的水一樣大. 拿來沖臉一下子就會有麻麻的感覺喔~

之後, 去了福山. 不幸的, 我對於植物的知識非常的狹隘, 對我來說我只能看的懂樹的大類, 樟樹就是樟樹, 我分不出各種樟樹有什麼不同, 即便聽過解釋也一樣. 所以去到那裡說實在蠻可悲的. 不過倒是做了另外一件事.

福山的導覽員跟我們說, 有一條小徑可以連接教育中心跟影片中心, 路程約50分鐘, 就在廁所的旁邊. 一開始聽的時候沒聽清楚, 聽到的名稱叫做"黃泉道", 聽起來很屎的名字. 後來才知道原來是黃藤道. 而上面就是裸子植物區. 導覽員說因為那條路遊客很少有走完的, 所以有些路上的草可能長一點. 實際去走了以後卻發現, 路可以說已經不存在了, 只是留下了像路而充滿了雜草, 爛泥, 蛇洞, 落葉, 蜘蛛絲, 山狗的叫聲的一條只能稱為"徑"的山路. 走著走著, 甚至還有似乎是受到什麼類似熊的強大外力摧毀的休息亭. 真的應該改叫黃泉道.

走了兩小時以後, 我們活著出來了. 經歷了應該有20多個蜘蛛網. 說實在, 走了這樣的兩個小時, 加上兩人只吃了早餐, 累了. 於是我們不走山路, 走一般的路回去教育中心. 該死...只要15分鐘就到了...我們兩個到底剛剛做了什麼...



朋友跟我說我的名字的最後一個字不好, 會讓我這個人總是飄忽不定, 成天遊來蕩去. 如果去掉第三個字, 也許就會很成功也不一定. 當然這也會帶來副作用, 也許我就會成為一個非常努力賺錢的有錢人, 一天工作15個小時, 發現的時候自己已經70歲. 想出去玩卻不小心在浴室滑倒過世. 所以我, 還是這樣最好, 而且我本來就喜歡這種流浪的感覺. 管他是不是違反社會的常規, 沒害到人過的開心就好. 請叫我浪人...



三個禮拜來都在看同一本書. 裡面提到男女腦袋功能的異同. 據統計, 男人的空間概念比較強, 所以比較會看地圖跟認路. 女人則是語言能力比較強, 所以學習語言能夠學的比較快. 只要在路上迷了路, 男人都會打開地圖看位置, 女人則會說我們去問路人....大致上是這樣. 可是如果套在我身上, 除了玩遊戲我空間概念極強以外, 現實生活的我卻很會迷路; 我學習語言的能力非常強, 發音幾乎都能夠不帶台灣腔; 一迷路, 我就會趕快問路人, 很少打開地圖看....綜合以上各點, 我是Gay嗎? 可是我非常喜歡女人啊...不過看來我很有潛力...


創作者介紹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