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帶著嬰兒的母親穿著簡單的布衣在穿過荊棘森林後在荒野上奔跑,一個巨大的藍色手掌從天而降擋住了她的路,玩樂似的不停將她推倒後彈出。巨大、上面有著不規則變形蟲般形狀的落石跟藍色尖刺不停落下,母親不停的往前逃,逃進一個果實如同狗爪般的直立植物區,卻在離開該區域時被藍色的大手抓上了天。嬰兒抬頭看著母親,看著母親摔死。



路過的父女嚇跑了惡作劇的孩子,"多麼可憐的人類(影片裡稱之為Om)與她的嬰兒啊",女兒Tiwa這麼說。"可以讓我帶他回家嗎?我會答應好好照顧他的。""好吧,我們不能讓這隻動物死去。"

該父親是紅眼,藍色皮膚,耳朵部份像魚鰭的Traag族人的長老(Great Master)之一。

在母親冥想(Meditation)之際(他們的眼球變成一片紅,會有一顆靈魂之球往上飛升),Tiwa等不及的秀給母親看她的新寵物,父親則要女兒別打擾她。使用會發出紅藍黃三種光線的機器,他們給嬰兒套上了項圈,而與其對應的錶則可以利用項圈上的磁力將嬰兒拉回。Tiwa給他取名Terr。

長老們在類似球場的中心開會。他們在一個上面無蓋的方形建築物中討論關於其他星球上人類進化的問題,他們的討論會藉由方形的四面牆播送出去讓所有在場的人都能看的到。"馴養的人類不是問題,重點是那些野生的,他們生的太快了!""我們已經研發出新的長效武器,我懷疑他們抵擋的了。"



Terr被當成洋娃娃不停換上各種衣服。由於被泡到水裡很不開心,他咬了Tiwa一口並逃到了一間房中。包含Tiwa父親的四個人在裡面,兩面牆及天花板上伸出黑黑的觸手改變了他們身體的顏色,甚至讓他們合成一片錯綜花紋的肉團,更能幻化成葉子。Terr的出現打斷了他們的行為,Tiwa趕緊帶著他離開。



Tiwa在化妝,Terr偷偷把白粉換成了黑粉,看見Tiwa臉上黑一塊就得意的嘿嘿笑,黑粉卻被Tiwa一口氣吹到了Terr身上而產生了圍繞他的煙霧;Terr跑著,頭上一朵雲不停下雨又打雷。

一Traag周等同於人類的一年。Terr長的很快,Tiwa很喜歡他。

Traag人用一種類似髮圈,上面有許多圓形突起的儀器進行學習。由於一點小意外,導致Terr能透過他的項圈學習到抱著他的Tiwa正在學習的知識。星球的地面長出水晶困住了Terr,Tiwa教他吹口哨就能破壞水晶,Terr邊走便吹壞了撞見的所有水晶。



一天,Tiwa的朋友邀請她帶寵物去比賽角力。擂台上,只見兩個女人的頭髮被綁在一起不停對打,她們各自的伴侶則在主人的手上幫腔加油。兩個女人被勾離開了擂台,Terr上陣,對手帶著雞冠頭帽。Terr冷眼看著對手的動作而不出拳,對方開始唱起了歌,Terr則上前掐住了對方的脖子,直到被Tiwa拿回手上。

在Tiwa的父母透過房內的肉瘤物吸取糧食時,Terr偷使用了放在地上的髮圈學習器,兩人聽到聲音靠過來看,進而禁止了Tiwa聽課的時候讓Terr在身旁;不久後,Tiwa跟其他的孩子開始了冥想課程,只見飄在天空的紅色氣泡中有著每個孩子的靈魂。

隨著Tiwa逐漸長大Terr開始不受注意,他決定帶著髮圈逃跑。Tiwa發現了此事,但拒絕了母親使用項圈找回他的要求,怕因此傷害了Terr,但沒有選擇的情況下Tiwa終究還是順從了母親。Terr被快速拉回,一個野生的女人用角狀物幫他割掉了項圈上的固定帶救了他。

帶著髮圈,兩人經過一棵住在類鳥籠的植物中,帶著邪惡的微笑專門殺害棲息在它鼻子上長出的可控制枝條的長著魚頭以脖子上的傘蜥蜴狀組織飛行的鳥類,搖一搖後它便隨鼻把鳥丟在地上摔死,地上滿是鳥的屍體;兩人又經過一隻長著五隻眼睛四肢如槍(Spear)拖著垂地的粉色身軀前進的巨大生物。穿過外牆的裂縫,Terr的新朋友帶著他來到野生人類的聚居所 - 廢棄公園內的大樹。野人們看到他的服裝都大笑,其中一個邊笑邊敲擊偷回來的Traag儲物盒,被該盒子吃掉沉到了沙地裡。

帶著髮圈且知道哪個盒子是陷阱,Terr被村裡的法師質詢,他的朋友幫他說明Terr是因為髮圈裡的教學所以能辨識盒上的文字。睡覺時Terr被外頭的動靜吵醒,他看見一個頭上有髮飾的人在分發一種發出亮光的圓形物,吃食後的人類身體也會發出對等的亮光。在場的人都吃完後,女性開始褪掉身上的衣物,髮飾人把剩下的圓形物往下灑出,女人開始跑,男人開始追,在Terr的注視下,倆倆走入暗處交合。

村裡的另外一派(上段的髮飾人)反對使用髮圈學習Traag人的知識,更要Terr依村子的規定使用戰鬥生物進行決鬥。Terr跟另外一個人開始在身上綁著具攻擊性的藍色生物 - 頭長的像螃蟹的夾子,兩隻腳像鳥類的腳,有環狀尾巴 - 在決鬥,Terr在肩膀受了傷後進行反擊並成功殺死對方,他成功獲得了大樹的住民權。



Terr的朋友帶著他來到服裝區,那裡的地上充斥類似著長著眼睛的巧克力球,頭上插著許多的大頭針,嘴巴還會不停冒出泡沫,同樣長著環狀尾巴的生物。生物靠近包圍了Terr,泡沫覆蓋了他,生物開始在他身上織起衣服,完成後又分散而去。四個女孩繞著穿新衣的Terr開心的舞著。

第一次的遠行,Terr跟同伴們一起穿越腦部林(像平坦的腦部,遇到水會產生突起)及有著枝幹的單粒南瓜林帶回了不少盒子,但回到公園時卻被另一邊的住民空樹賊(Hollow Tree Bandit)用吊著的藍色爪子從天而降襲擊他們奪走盒子。

頭上長著巨大翅膀,嘴巴尖銳,龍狀身體雞形腳,尾巴末端葉狀的生物襲擊了大樹村。刺出洞後,牠深入黏黏的舌頭,食蟻獸般的獵食人類。在法師的帶領下,人類用藍色的爪鉤抓破了牠的翅膀讓牠落地後刺穿牠的眼睛中間,血如泉水般湧出,人類用大碗飲用牠的血液更以之淋身。



所有的公園外牆都被寫上了Traag的文字"殲滅人類"(de-om),髮飾男認為Traag人就是要來懲罰他們偷走了知識,法師則提議他們設立哨站以第一時間獲得Traag人進攻的資訊。Terr走到空樹賊的領地後被襲擊抓入他們的聚會所,面對女長老的質詢,Terr說自己要來警告他們Traag將殲滅他們。Terr被綁了起來囚著。

白天當人類都還在沉睡之時,Traag人使用了他們的新兵器:藉由一個多孔發射器,許多外型如同圓形滅蟑器被大量射出後噴出致命氣體毒殺人類,被馴養的人類則擔任偵查兵被Traag人用繩牽著確認野生人類的情形。空樹村長老割開了Terr的繩子讓他得以回大樹村警告同胞。包含Terr的女友及兩村的長老在內,倖存的人類逃出了公園,卻遭到兩個Traag人的襲擊(兩人支持馴養人類但覺得野生人類是害蟲)而造成重大傷亡。他們用爪鉤鉤倒並殺死了其中一名Traag人,另一名則逃走,大樹村長老死亡。空樹村長老要大家停止哀痛,她會帶大家去一個Traag人不會發現的地方。



穿過拍拍林(夾子狀的銀色葉子會不停開合造成響聲)及鞭鞭林(鞭子狀的葉子會不停擊打地面),一群人來到一組傳輸帶,通往一座廢棄的火箭集中區。Traag人在集會上提到野生人類在各地區都造成了麻煩,其中一區的人更殺死了他們的同胞,此外更令人訝異的是他們居然不用開啟就知道Traag盒的內容物是什麼。最終,Traag長老們決議停止人類的飼養,並使用最終兵器對付人類。

一種嘴像河馬,身體像米其林巨人,長著雙腳及短尾的粉紅色生物舔了舔剛孵出來的其他生物幼蟲,趁著牠在享受時吞掉了牠。在不遠處的火箭廢棄區人類蓋起了他們的城市,利用Traag的儀器縮小火箭並計畫去髮圈課程裡曾提到的衛星奇特星球(fantastic planet)查看情況。Traag人的偵查小艇沒有發現他們的行蹤,但Terr知道維持不了多久。瀕死空樹村的長老知道唯有在奇特星球他們才有可能建立起自己的家園。Traag人利用滾球、吸塵器、偵查艦的光波及吸入式切割器大肆屠殺人類的同時,Terr的兩台火箭出發了。

火箭順利抵達奇特星球,他們發現了無數的無頭男人及女人的雕像,皆不會動作。忽然,Traag人的靈魂球大量飛到,人類此時終於知道他們的秘密:透過靈魂球Traag人可以跨星系見面並產生婚姻關係而得到必要的能量,這也是他們繁殖的唯一方法。看著無頭男人接上藍球,無頭女人接上紅球,摟著不停旋轉跳舞。利用火箭上的武器他們破壞了雕像,所有殲滅人類的行動被迫中止,失去靈魂的Traag人四處漫遊不知所措。

Traag人認清滅亡對自己不會有好處而主動跟人類談和,而這也給他們的思考帶來一波新的衝擊。奇特星球一樣保留讓Traag人進行冥想之用,他們另外製造了一個衛星名為Terr,人類在其上平安的活著。

===============================



跟我之前看的"時空操縱者"同樣的法國動畫大師René Laloux於1973年執導的動畫電影,也是他的第一部動畫長片,榮獲坎城影展特別獎,金棕櫚獎(等同於最佳影片)提名,以動畫片來說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同時,它也是我看過最恐怖的科幻電影之一。恐怖除了來自影片的畫面,更來自影片傳達出的相似感與譴責。

主角Terr的母親被異星人Traag族所殺,好心的女孩Tiwa收養了Terr當作寵物,正如其他Traag人做的一樣。隨著Terr逐漸長大,他腦中意外習得的知識讓他成為人類的救世主,除了把Traag人的知識帶給人類,更協助他的同胞辨識出哪種儲藏盒內藏著Traag人設下的陷阱。Traag人開始對人類大肆屠殺,Terr帶著同胞來到異星發現了Traag人的秘密,平衡了兩族的籌碼,也讓Traag族認清自己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偉大而與人類和平共處。

這是一部啟示電影,講的是外星人屠殺人類;但換了個角度,卻是我們屠殺其他物種的故事。

我們稱獅子為百獸之王,森林的領袖。他們獵殺動物過活,維持了大自然的生態。我們稱自己為萬獸之王,把獅子掛在牆上或放在客廳地上、獵豹當成寵物;把海底之王鯊魚做成羹湯、鯨魚做成罐頭或蠟燭;把老鷹養在籠中、把鴕鳥做成冷凍食品當山產販售。世界上沒有一種動物敵的過我們的大小鐵彈,我們征服了世界。電影"魔龍傳奇"裡講的是中世紀人獵殺龍的故事,可能嗎?絕對。

但是,這樣的殺戮還滿足不了我們,我們需要更多,需要其他的,更高智慧的敵人。於是,我們把矛頭轉向自己。

希特勒以亞利安人為最優秀之超人民族的理由大肆屠殺猶太人;印尼人以華人賺走了他們的錢財為由強姦、屠殺華人;日本人以娛樂、打擊叛軍為由在南京屠殺中國人;部分原住民種族以獵人頭(出草)儀式解決紛爭或當成男子的成年儀式甚至影響其族內的社會地位。

殘忍嗎?有人說這是一種社會成長下所產生的必然體制。透過對自族的消滅,我們能夠解除人口過多、糧食危機、居住地不足的種種問題。我相信,那卻是人類內心中的黑暗使然。當然,你也可以說這是一種王者的詛咒。我們永遠要征服征服征服,不用去考慮種族的存亡,因為世界以己身為中心旋轉,如同雄獅也會獵殺其他家族的小獅子一樣。沒有對錯,只有強弱之分。沒有殘忍或慈悲,只有勝與敗。

這是我們的獸性,是我們的原罪,上帝也無法洗淨。

電影"天外來菌"裡,人類對環境的過度開採導致喪失了對抗某種致命病毒的唯一法寶;紀錄片"鯊魚海洋"指稱人類對鯊魚的屠殺終將打亂海洋食物鏈並造成所有物種的生態浩劫;由於部份語言如英語或中文或其他語言具較大的商業價值,較少使用的語言約2500種瀕臨滅絕。透過對環境、對其他生物、對語言或對其他任何我們有影響力的事物進行殲滅,我們終將統治世界,成為孤獨的帝王,在滿地的岩漿中垂頭行走,腐蝕在紅色的平原上。我們無法改變這結局,但有機會延遲它的到來,微小的機會。

這是,我們給自己的考驗。



以Cut-out也就是剪紙動畫風(最著名者我想應該是"南方四賤客")繪製成的"野蠻星球"是部針對成人所製作的電影,裡面的特殊景色及奇妙生物讓人咋舌,而其中所蘊含的深黑色扭曲更讓觀者產生了恐懼,對自身內部黑暗的恐懼。唯有透過這樣的了解,我們也才有一絲超越自己的機會。
創作者介紹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