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Richard走進天堂咖啡館(Cafe Paradis)跟酒保Erik聊了起來,他被上司從加州忽然指派其他任務,結果夏威夷衫都還沒換就來到丹麥,現在則要開始等客戶出現。

個性守舊喜行善事的Arvid被女友Hanne批為全天下最無聊的男人。到銀行上班,一個叫Preben在沒有抵押品的狀況下要借2500克朗,Arvid依銀行規則拒絕卻被對方威脅。

Richard說自己要找的是Arvid Blixen,之前在銀行工作。Erik問他怎麼不直接過去找他, Richard說事情不是那麼容易。他第一次聽到Arvid的名字是12天前。

Arvid的同事Henning買了一個網球拍,Arvid正在試揮時銀行發生了搶案,持著獵槍的歹徒踢倒一位女職員後跳過櫃檯。Henning哭了起來,搶匪問清他是同志後要他停止哭泣否則將送他上同志天堂,Henning難過的趴在地上。見綁匪背對著他Arvid使用網球拍擊倒對方,被媒體譽為英雄。銀行給了Arvid14天假期,他計畫帶著Hanne去巴黎,進門卻發現家已經被清空,只留下四處散落的麵包(Hanne喜歡拿著吃,Arvid則要她使用盤子才不會碎屑落一地)。進入只剩下電視的客廳,牆上的噴漆字寫著"下地獄去吧Arvid"。

Arvid開始粉刷牆壁,電鈴響起,開門後一個女人迎面打來,質問Arvid為什麼要打Franz(銀行搶犯的名字)。女人自稱是Franz的太太,她無法正常受孕,需透過人工的方式協助,但那需要一大筆錢,因此才會計劃行搶,但這一切都只因為Arvid想逞英雄所以毀掉了。女人說完後離去,Arvid在門口撿到她的皮包,女人名叫Astrid,裡面有Franz跟她的合照。Arvid把錢包送回了給她。

回家時Arvid被Preben跟他的朋友撞見,Preben追上他,先用瓶子敲了他的頭後他對跌在地上的Arvid又給了一記迴旋踢後罵他法西斯豬才跟友人離去。回家到Arvid打電話給Hanne並把發生的事情跟她說,Hanne只覺得他在撒謊。Arvid懇求她回來被拒,電話被掛斷。看到照片,他想起了自己的哥哥。

Harald,Arvid的哥哥監督手下兩個廚師Martin及Peter做菜,問清了是印度籍幫傭Vuk買的菜後就進去罵他買錯菜並把整盒菜丟到他的面前。弟弟的來訪讓Harald直覺是否父親過世,Arvid則回答他們的父親九年前就死了。



一個人進去酒吧點了酒,Richard等Erik忙完後繼續說Arvid的故事。

Arvid陪著哥哥開車去搬貨,Harald問了Arvid的來意,Arvid說他要搶銀行 - 他知道運鈔車的路徑跟時間但不知道怎麼下手,而Harald是他唯一認識的罪犯。Harald聞言笑了起來。

回到餐廳,Harald宣佈他們要去搶銀行並把部分所得送給Franz及Astrid讓他們能離開並生下孩子。Arvid說阻擋搶匪是不對的行為,人不應該破壞他人的幸福。Harald簡單說明了他們的計畫 - 運鈔車到了預定地點後他們先派一台車把它撞倒,然後Harald跟Arvid出現把司機丟出運鈔車,最後他們用一台起重機把運鈔車載走。

Vuk因車子太爛(Volvo)而拒絕,Harald用槍迫他答應。Vuk成功撞翻運鈔車,Volvo也不幸翻覆。成功把運鈔車夾上了起重機的承載處也救出了Vuk,Harald痛扁浴血司機後打破玻璃將他們丟上馬路,Arvid斥責哥哥瘋狂但被Harald令坐下閉嘴。回到餐廳,Harald要兩個廚師把斷手的Vuk先運到其他地方,Arvid批哥哥殘忍,把兩個人弄成重殘都是為了錢,更因為他是瘋子。Arvid認為哥哥樂在其中。Harald面無表情,說自己做這一切只因為Arvid是他的弟弟,他把整袋錢都給了Arvid。



把錢都給了Astrid之後Arvid來跟Harald合好。Harald各給了兩個廚師2000元,Vuk的部份則因他會亂花錢所以沒給他。Arvid說他們還要從監獄救出Franz,Harald承諾幫忙,但要弟弟不准再叫他瘋子。進了餐廳,Vuk要求他也要分贓,他要寄錢給祖母,兩個廚師不斷幫Vuk求情,Arvid則說哥哥種族歧視,Harald隨即命令兩個廚師各給Vuk 600元。

酒客Jørgen提議玩牌,Erik跟Richard皆同意。

Vuk的介紹人,另一派的老大問起了Vuk雙手的傷勢,他要Harald下次有什麼決定要先跟他說,只要Vuk幫Harald工作一天,他就是Harald的責任。

回到餐廳,Arvid在冷凍庫裡找到Harald的塑膠炸藥,決定利用這個救出Franz。他們到一處廢棄的工廠區進行試炸,當所有人都躲在遠方且帶上耳罩時另外那幫的老大忽然載著正在聽音樂的Vuk回來後兩人小聊一段開車離去。Vuk看到大家揮手叫他很開心,下一秒咻的一聲被炸飛。

Vuk失去了聽覺。

眾人開著裝滿水的車來到監獄的外牆,在牆壁跟車中間安置了炸藥,碰的一聲牆壁被炸開,警報聲大作。他們在瓦礫底下發現了昏厥過去的Franz;牢房外,兩個聞聲而來的警衛命Vuk趴下,但他聽不到。一夥人離開牢房,Harald射倒了兩名警衛救了Vuk,罵了髒話後把他攫上車。

Harald請了黑市醫生來幫昏倒的Franz看診,醒來的Franz卻給了醫生一記頭槌,醫生意外死亡。從喉嚨處架住Franz的Harald非常生氣的把他往後拖並痛扁之,Harald的槍掉了出來。為了阻止哥哥Arvid開了兩槍,當下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動作,包含Vuk - 流彈射進了他的腦部奪走了他的命。Franz建議將兩具屍體埋在Söndermarken公園。

Jørgen贏走了兩人的錢,Richard繼續說故事。



Franz聽了Arvid的故事後感到一陣困惑:他沒有妻子,他痛恨小孩,Astrid則是他愛要錢的妹妹。Arvid跑出了餐廳,Harald殺死了Franz,兩個剛回來的廚師看來又要出門了。Harald在冷凍室找到了他困惑的弟弟。

Arvid:我什麼都不知道了。

Harald:你想知道什麼?對錯本來就不存在,一切都是你自己決定的。在中國你可以在不引起注意的情況下吃掉一整隻狗。在那裡你只要了解什麼不能做然後別去做就好。

Arvid:你不相信這種事情吧!

Harald:我信。

Arvid後悔自己應該要跟Hanne一起去巴黎而不是搞出這一切。Harald問Astrid騙走他們的錢是不是很讓人生氣?Arvid答是。Harald又問這裡是不是他媽的冷?Arvid答是。兩兄弟相視漾起微笑一起走出冷凍庫。

兩兄弟來到Astrid的家,隔壁鄰居說她買了貂皮大衣去南非度假了。Arvid領著Harald到Preben的樂隊練習室所在建築,Harald要Arvid做點什麼,否則就會像父親一樣沒用。另外,Arvid在銀行用腦袋工作,因此對Arvid來說最殘忍的事情就是打他的腦袋。他問對方的職業是什麼,Arvid回答吉他手,Harald便說那對他來說最殘忍的事就是開槍射他的手。確認了一次Arvid該做的,Harald把衝鋒槍交給了他。

敲了門,Harald一拳揍倒了應門人,Preben對著Harald怒視,Harald掏槍射穿了他的腿,Preben坐在地上大叫。Arvid退縮了,選擇用菸灰缸砸Preben的頭。Preben恐嚇將殺死他們兩人,Arvid生氣但又不敢動手。Harald把Preben的右手架在椅子上,Arvid瞄準他的手,衝鋒槍的後座力太大,他一不小心幹掉了整間房內的樂手。蹲在地上的Harald起身,帶著弟弟離開。

幫派老大帶一票人來找兩個廚師質問Vuk的下落,其中一人說他愛上了一個漂亮女孩後離開了,他們要老大去問Harald。老大要兩人若看到Vuk就叫他打電話回家。

Harald說他一直想要把一整個樂團的人宰掉。把弟弟載了回家,兩人暫時分開。

Arvid在空蕩的家打壁球,Hanne出現要來拿電視,屋內最後的一件家具。Arvid希望Hanne回來,Hanne說自己只要電視。

Harald說自己不知道Vuk的去向,老大說完如果Vuk發生事情的話他們那夥人會很難過後離開。Arvid出現,說自己殺了Hanne。Harald問Hanne是誰,Arvid說來拿電視的。Harald問Hanne在哪裡,Arvid說在客廳跟廚房。Arvid說自己也許該離開一段時間,但他需要錢,不過他知道要怎麼做?他問Harald,你會幫我嗎?

Jørgen又贏,Erik質疑他作弊,Richard打圓場。

四人到了銀行前面,Arvid說管警鈴的人等下會在隔壁的天堂咖啡館吃中飯,這意味著他們還有半小時的時間可以休息。Harald命令一個廚師進去咖啡館買點水,廚師進去時有三個人正在玩牌。Arvid提到老爸是在整理稅帳的時候死的。

搶完正到車上準備離開,對方老大忽然帶底下人馬出現對著他們開槍,眾人開始逃竄,戰火一路波及到咖啡館,Harald則掉進河中。兩個廚師跟Arvid躲進了餐館,老大追了進去。Harald從水中反擊射死了一個槍手,卻因背上的錢太重而不停下沉。丟掉錢搶了槍,Harald殺進咖啡館宰掉了大部分的敵對人馬,交鋒時Arvid的同事同志Henning及一名女職員(開頭被搶匪Franz踢倒的)死亡,Jørgen則趁著混亂不停伸手拿吧台上的錢。Arvid站起身來想跟Harald打招呼,被埋伏在一旁的老大一槍貫頭殺死。混亂、悲傷、憤怒,Harald直往老大走去,老大邊對Harald開槍順手殺死了躲在一旁的Jørgen。Harald殺死了老大,為弟弟留下眼淚,兩個廚師從吧台後面出現,Harald問兩人怎麼沒有把Vuk埋好?一名廚師哭著說因為天色太暗而且他們的鏟子太小。我們只是廚師啊!他說。三人一起步出咖啡館。

一陣白光出現,死者的靈魂紛紛從屍體處站起。頭上出現光圈的Richard告訴他們已死的事實,並說若冥界的使者沒有出現他們可以跟著他上天堂。綠眼的酒保Erik出現,他正是冥界使者。Erik把欺騙他的Jørgen打入地獄,Richard說他只要Arvid。Hanning有微詞並要求見Richard主管,Erik問了他"你不是同志嗎?"後也將他打入了地獄。最後的女子說自己沒做過什麼錯事,Erik反問她是不是有跟男人胡來,她回答自己確實在聖誕節那天因喝醉而跟Lars發生了關係,但這應該不是什麼大事。"下去再說吧!"Erik把她也打入了地獄。Arvid問起死掉的黑幫份子,Richard回答說他們是屬不同部門管轄的,可能跟帶走Vuk的是同一人,天使們稱他們"穿逗趣褲子的人",他們總是遲到。Richard要Arvid趕緊跟他走,免得趕不上公車。Arvid問說他不是殺了Vuk嗎?Richard說那是不同部門的人。Arvid再問他不是殺了Hanne?Richard說她要偷東西所以不對。而且重點是,天使問,你不是總相信自己做的是對的嗎?Arvid回答是這樣沒錯。

"就是這樣。如果你相信你做的是正確的事,那麼你做的就是正確的事。不管別人怎麼說都改變不了。"

"可是我殺了一整個樂團耶!"

"反正他們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好吧!老實跟你說,我跟你爸是好朋友,我答應他不計一切一定要把你帶上去。小心腳邊的階梯....糟糕,那被Erik帶走的女人叫什麼名字"

"Gunna Quist"

"她真的在我的名單上,我寫的太趕了,字跡不清楚,你看。唉,可憐的女孩"

=================================



在我印象裡面,硬派喜劇一向是英國人的特長。相對於美式的所見即所得幽默,英國人擅將笑料以正經甚至殘忍的手法呈現,以情緒間的落差造成更大的笑果。"殺手沒有假期"、"活人甡吃"、"斷頭氣"、"殺手妙管家"....都或多或少帶有這樣的感受。在笑的同時,我們也體認到自身的殘忍。這次我看的"吃狗的中國人"也是此種類型的佼佼者。

一個勇敢擊退銀行搶匪的行員被搶匪的妻子指控為幸福的破壞者。為此,他夥同久未聯絡的流氓哥哥及其兄手下的兩名廚師一名雜工一起去搶銀行,計畫將所得全部送給搶匪妻子,然而人算終究抵不過天算,有些他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

編劇Anders Thomas Jensen寫出了一部脈絡完整又意外重重的電影(據說改編自真實事件)。最開始,主角Arvid是個乏味的公務員式男人,他的世界就是照著自個兒的規矩去轉動。擊退銀行搶犯所帶來的崩壞超乎其想像,而其為了贖罪而去找哥哥幫忙更是把他週遭的人都捲入了一場風暴當中,猶如"黑血狂奔"裡的主角一樣不知情的害死了無辜的生命。我以前曾遇過一個女人,她不是壞人,但由於其思考上的偏差而導致她參與的事情都會變調而讓朋友們深受其害。世界上最恐怖的不是壞人,而是思想偏差的好人,Luke如是說。

除此之外,我們也看到人跟命運的角力。

Arvid跟其兄Harald努力為了讓別人的世界更美好而奮鬥,但有種註定老早就等著他們。故事開始時一個美國人Richard走進了天堂咖啡館,開始跟店長產生互動。觀眾不免心想,這人是誰啊?不知不覺間,Richard成了敘事者,所有人的故事似乎都在其腦海中游走,頓時間天堂咖啡館竟成了命運三女神的織衣間,外面的人類只能如線偶般的被牽動。劇情進展到了最後,Arvid還是為他正當的犯罪付出代價送了命,這也是天使來到咖啡館等他的原因。妙的是,此時的人類忽然又戰勝了命運。Richard在Arvid逼問下招供:他跟Arvid的父親是好朋友,受其所託來帶他上天堂。沒錯,重點不是你做了什麼,而是你的靠山是誰。看看那個沒靠山的Gunna Quist,只因Richard的字潦草到自己看不清楚而就莫名奇妙的被帶進了地獄。交友要慎重啊!

特殊的劇情以外,"吃狗的中國人"也有著相當的動感,導演Lasse Spang Olsen幫電影加了十足的流暢度,整部電影就像塗了奶油的平底鍋一樣的滑順,其中追逐或槍戰的部份也讓人看了舒服暢快,殺人的橋段更是讓我心曠神怡,除了搶銀行時的爆炸過度誇張外,電影的攝影或動作指導部份沒有什麼好挑的。另外很棒的一點是音樂。"吃狗的中國人"音樂出現的時間不多,但時間搭配的很好:頭尾的溫柔輕音樂情歌、Arvid被Astrid罵以後心境慢慢轉變的運動員向上之歌(大概這種感覺)、還有我最喜歡的,劇情進展到重要段落時一定會有的天啟之歌。幾個中音男人的合唱好似希臘式的命運合唱曲一般,唱頌著主角們即將遇到的人生變劫,頗有命運不可違之感。

殘忍、血腥、獨特、好笑、命運...."吃狗的中國人"有著相當多的元素,混合的也相當好,我已經在期待被稱為續作的"老人們在新車"(Old Men in New Cars)會帶給我怎麼樣的感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