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題,做了兩個夢。

一:我在一個大宅洗澡,肥胖的同事忽然敲了門,對著滿身是泡沫的我問

"水裡面本來都是人的內臟,為了掩蓋它的味道所以加入了動物的內臟,你沒關係嗎?"

我用搖頭表達了我的平靜,她離去,我繼續把澡洗完。

走出浴室是錯綜的房間,我來到一間類似廚房的地方。一個囚人在我眼前付了錢給另外一個男人。男囚開始往出口走,他的女兒正在外面的世界等著他,身體不住的顫抖,他的冷白的彷彿上了霜。他邊走邊吐,躺在流理台上休息,又吐出了更多的穢物。吐著吐著他終於一動不動,此時他的頭開始裂開,身體加速腐化,皮膚漸失,全身的內臟破皮露出。終於他的內臟也腐敗消失的剩下肺及部分的腸,一種黑色猶如巨大水蛭的生物開始出現啃食剩下的內臟。看著屍體全數消失後,我走出房子,後頭是一座有著綿延皺褶的大山,後方的天空處似乎有著池子。越過不停下山的民眾,我手腳並用不斷上爬,爬到了頂,天色已黑。

我醒來,太熱了,把厚被丟到一旁,換蓋了小被,同時開了電扇。繼續做第二個夢。

在兩個男主管的邀約下我參加了一個位在大賣場的比賽,一名主管要認識的show girl給我一個禮盒,那禮盒有香腸跟餅乾,分成兩盒用透明塑膠紙包在一起,主管說那是一家化妝品公司送的。走入地下層,我跟主管們一起加入了虛擬的射擊競賽,敵眾我寡,我拿著有電子狙擊儀的大槍殺了不少人,忽然敵方來了坦克,我的槍對付不了它。繞過柱子我到了坦克的後面,用槍要駕駛人投降。我方勝利,下一場,我選擇加入變種隊。

鏡頭一轉,我看到Dev Patel(貧民百萬富翁的主角)夥同另一個白人要強姦一個同樣是演員的年輕女孩。白人用藍波刀劃開了女人無肩的淺色上衣,粉色點綴的雙峰加強了他們犯罪的欲望。事成,白人到綠色池水的湖邊看著水發呆,一個女人走近他,他靠了過去拉開她的衣服,沒穿內衣。男人說了些什麼後用槍射破了衣服,接著把女人抱到水裡面並用手開始入侵他的下體,男人準備進去。

停。

我倒帶並放大,女人走近時男人靠過去拉開她的衣服,並說

"除非妳讓我用槍射破妳的衣服我才願意愛妳"

男人先將衣服拉開,接著把槍由下而上的瞄準衣服,他不敢看,睜開眼時衣服雖然已射破,女人的額頭卻也多了彈痕,而她的嘴張的老大。男人大叫

"Elena,不要"

他將屍體抱到水裡,含著淚水,準備姦屍。

醒來,我隱約可以感受到男人忘不了強姦女孩的快感卻也難掩對愛人Elena的罪惡感。Elena靠近時他企圖找回年輕肉體帶來的刺激卻也為了焚身的罪惡感痛苦,他決定用槍射破她的衣服,心裡其實也有了底:Elena可能會因此死亡。他不敢看,射死了愛人,又苦又悲,儀式仍然需要被完成。

最後,對Dev Patel致歉,夢裡的你張大眼睛跟嘴巴準備侵犯女孩的樣子跟你電影裡的形象完全不符,只是悶熱夜晚的怪夢情節之一,請見諒。
創作者介紹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