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英文譯者。曾獲得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譯作有《英國家長這樣提升孩子大腦力:教育權威精選200個親子益智遊戲》、《我家沒有驕寵兒:認識被溺愛症候群,心理學博士教你正確愛孩子》、《我是馬拉拉》(合譯)、《我是馬拉拉【青少年版】:一位因爭取教育而改變了世界的女孩》、《伊莉莎白不見了》、《反轉四進制》、《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合譯)、《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治癒力》、《我讓你走》、《木偶奇遇記》、《漫畫原來要這樣看》、《背叛的幽靈》及《綠野仙蹤》。創作曾刊載於人間福報、中華知識經濟協會電子報、自由時報、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等。

合作、活動邀約、邀稿,請寄信至luketsu@gmail.com

請注意,本站的任何心得或評論文章在正常情況下並不會迴避劇情或結局的討論


火焰及檸檬是丹麥於二戰時成立的官方反抗組織Holger Danske resistance group的頭號殺手,目標盡是蓋世太保的軍官或情資人員。一次他們被指派殺死三個人,其中一個目標是女人,這違反了火焰的原則,於是檸檬自告奮勇卻只傷了目標女性的手臂,最後仍由火焰出面解決。第二個目標Gilbert看到火燄要來殺他,表明自己是德國反抗組織的人,並在槍對上頭時不住祈禱讓火焰下不了手。在暗殺最後一個德國軍官時火焰遭到反擊,檸檬於是開車衝撞對方載走火焰。身受重傷的火焰遭到上級的指責,表示Gilbert是個老江湖,火焰不該與之對談。太太來告訴檸檬女兒的生日到了,檸檬想盡父親的責任,太太則說一直以來都是靠她的父親維持這個家。借了些錢,檸檬帶著太太回家幫女兒慶生。

兩人來到斯德哥爾摩開會,高層表示由於他們的暗殺行動造成了蓋世太保在各地屠殺民眾,並揚言以後將循此例辦理。英方在聽到了兩人的上司Aksel Winther表明他們將繼續行動的立場後表示不想捲入此一紛爭。會後不久檸檬代替傷勢未痊癒的火焰,利用一個女孩拿著花束把槍藏於其後,順利殺死了Gilbert。檸檬成了英雄,夜間,他去襲擊一家跟納粹有關的雜貨店,帶了些日常用品及一個娃娃去看女兒。女兒拿著娃娃進屋,檸檬想跟太太車震,未料太太說自己喜歡上了別的男人。回到藏匿處,他開槍發洩,火焰把那把槍送給了檸檬。



因同伴的洩密而讓反抗軍痛失三名同伴,餐館中檸檬奉命用槍指著一名同伴的頭以釐清敵友,確認沒問題後他放下槍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致歉。街頭發生了鎮壓,火焰來找之前偶然認識但不知對方職業的Ketty Selmer出去吃飯,Ketty只說自己負責幫Winther送信,其他的一概不談。餐後兩人發生了關係,Ketty要火焰承諾以後不問不該問的事情。檸檬開車進入市區,他要太太的新男人善待她及她的女兒,否則不會放過他。

新任務下來,Winther要他們去殺洩漏情報給敵方的Ketty。火焰翻閱了Ketty屋中的文件,發現一張自己的畫像。Ketty回來,火焰要她表白身分,Ketty說她是情報單位的人,Winther才是壞人,先前要火焰去殺的那三個人均是因為知道Winther不為人知的過去才會成為滅口的目標。鑒於殺死Gilbert時確實沒有遭到反擊,火焰信了Ketty的話。兩人來到餐廳,主人說Winther因為身分敗露已經逃到斯德哥爾摩了,此舉更加深了火焰的疑慮,相較下檸檬卻認為他們應該殺死Ketty。火焰計畫了一個行動。他們襲擊了餐館,火焰拿著槍進入儲藏區試圖殺死蓋世太保的首領Hoffmann,Hoffmann則願意將兩人的拘捕令延後24小時讓他們有機會逃離國家並待到戰爭結束再回來。隔著一面牆,Hoffmann說兩人之間其實沒有什麼差別,都在殺人,希望給彼此留一條退路。火焰仍舊堅持著,直到警笛聲響起才讓他帶著同伴倉皇離開。



火焰帶著同伴跟同樣帶了人的Ketty見面,她說Winther將出現在後天斯德哥爾摩的聚會上,她希望火焰也去,兩人牽手後道別。火焰如期出現,會中提到他們計劃將兩人升任成指揮官並塑造成英雄,火焰拒絕,反質疑Winther濫用權力試圖抹滅自己的過去,高層則表示此後這種情況不會再發生。兩人離開後先在路邊處決的一人,火焰來到老家的餐廳跟久未見面的父親談話。在得到兒子不會在餐廳內殺死Hoffmann的承諾後,父親將Hoffmann的情報告訴了火焰。出了店門,火焰卻看到Hoffmann載著Ketty進去用餐。回去後火焰用槍對準Ketty的頭逼供,她說自己是受了組織的命令才會靠近Hoffmann,她真心愛的只有火焰。以提供車牌號碼及行車路線為交換條件,Ketty希望事後火焰能到斯德哥爾摩跟她見面,兩人從此離開這一切的是非。火焰跟檸檬帶人在路邊堵Hoffmann的車,亂槍掃射後才發現車上只有一對父子,父親已經死亡,兒子肚子中彈血流不止。火焰踢開了Ketty的門,裡面空無一物,桌上留下一封信,表示Hoffmann已經發現了她的身分,因此她先啟程去斯德哥爾摩,希望火焰去跟她會合。回到藏匿處,檸檬說小孩傷重不治死亡,火焰決定兩人穿著德軍制服潛入敵陣刺殺Hoffmann。



兩人的身分被路檢軍隊發現而押入了敵營,他們的同伴也有數名在那裡。聽到將被送往集中營,檸檬表示自己將越牆逃走,要火焰趁亂離開。檸檬上牆時被擊中,德軍叫了救護車來送他到醫院,檸檬卻在車上用槍殺害了德國軍官後逃回了自家,並找了護士來幫自己包紮。護士離去,檸檬脫下眼鏡準備休息,大批的德軍殺到。他先用槍在樓梯口攻擊破門的德軍,後續回到二樓窗口反擊,再用手榴彈突襲企圖上階梯的德軍。彈盡,他拿著手槍走出屋門,被德軍亂槍射死;火焰回到了住處,冥冥中似乎感應到了檸檬的遭遇而往身旁張望。另一批德軍來到他的住處,主人夫婦要他趕緊躲往地下室。聽到大批的人馬湧入,他把手槍在眼前排成一列,另一列則是一顆白色的藥丸。火焰選擇用藥丸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兩人的屍體被集中在同一輛車上,德國士兵紛紛上車嘲弄屍體拍照留念,Hoffmann阻止了他們的惡行。回到屋裡,Hoffmann把火焰的賞金兩萬克朗給了Ketty,並把火焰留下的信給她。信裡火焰提到無論如何都將相信Ketty,她不禁落淚,隨後帶著行李上了火車離開。兩人的屍體被送往臨時的墳墓區掩埋,戰後則均被視為英雄予以國葬,兩人也都獲得了追封的獎章。

============================



改編自歷史事件,本名Bent Faurschou-Hviid的火焰及本名Jørgen Haagen Schmith的檸檬是二戰時丹麥反抗軍最具行動力的兩位,火焰的綽號來自他的一頭紅髮,檸檬的綽號則是因為Jørgen在雪鐵龍(Citroën,英文的檸檬)汽車公司工作時他破壞了大量的德國轎車及卡車。兩位主演的演員都非常優秀,飾演火焰的Thure Lindhardt曾在西恩潘執導的電影"阿拉斯加之死"飾演一角;飾演檸檬的Mads Mikkelsen則是"皇家夜總會"的反派Le Chiffre,另外飾演火焰父親的Jesper Christensen則是兩集最近的007電影裡面的Mr. White,飾演蓋世太保首領的Christian Berkel最近的演出則是在"行動代號:華爾奇麗雅",角色名為Colonel Mertz von Quirnheim。



片長兩小時,主要講述兩個殺手的心路歷程,可惜前半的時候導演敘事功力不夠而讓故事過於累贅,如果電影時間控制在一小時40分左右的話應該會緊湊許多,另外在介紹檸檬的私生活時著墨則是不足,出場不到三分鐘的小配角被出賣而遭殺害一段雖只是後續檸檬逼供同伴的導火線但張力的處理有待加強。另外比之火焰的相信自己檸檬則趨向相信組織,但兩人衝突的時間太短,導致必要性似乎不大。


真正的火焰

本片的優點即在對殺手生活及心理的描寫。火焰有頭腦有行動力,但在組織與個人之間他傾向相信自己的選擇,也許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但組織裡面並不喜歡這種人。他遊走於天秤的兩端,一下自發性的愛上Ketty,但在組織命令或在看見Ketty跟Hoffmann貌似親密時又開始懷疑自己的愛人會不會是雙面間諜。影片最後Ketty出賣了火焰,但正如檸檬曾經提出的質疑,"如果她真的是叛徒,為什麼火焰沒有被出賣",不禁讓人懷疑Ketty有沒有可能真心愛著火焰,只是因為多次找他共渡此生的要求均被拒絕,讓她回到本身的情報員性格而選擇賣愛求財。真相到底如何?永遠只有當事人知道。


真正的檸檬

另一位主角檸檬個性屬服從型,他的第一次殺戮是對朋友、對組織的忠誠及對生活的不滿而下定決心。正如殺過人的都知道,第一次永遠是最困難的,第二次以後則會逐漸麻痺。漸漸的,他有了不輸火焰的兇殘,開始嶄露頭角。然而在現實的人生當中,他卻是個失敗者。他不常回家,女兒丟給老婆照顧,家計全靠丈人資助。日子久了,老婆開始懷疑檸檬到底對她還有沒有感情。意識到家庭危機的他開始想辦法彌補,但組織的任務焉能不理,且那也是他信心的來源。終於,老婆開口說自己有了男人,他知道自己的不足,對她最後的疼愛是手放開。



對死亡的選擇也是兩人間相當有趣的差異。一直以來安排了多次暗殺計畫的火焰選擇的是藥物自殺,他不想禍延父親及房東,因此平靜的死去;比之檸檬則利用家裡的重武裝帶了至少十名以上的德軍陪葬,因為他已經孑然一身。當沒有東西可以失去時,人的反抗力將是最高。最諷刺也最令人感慨的則是蓋世太保首領對兩人的敬重。交手了這麼多年,最大的敵人反成了最好的朋友,他令手下蓋起兩人的屍體以示尊重,也將火焰最後的信轉交給了Ketty。換個時空或活過二戰,也許三人會變成至交。戰爭讓他們成了對立,友情卻意料之外的聯繫了他們。

過去不可被遺忘,歷史永遠在告訴我們曾經犯下了多少錯。然而當時刻來臨時,人民是否又有選擇的權力?或也可問,人民真的知道什麼是必要什麼是不必要嗎?未來不可知,人類永遠有衝突,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戰後人類還能存活著用棍子跟石頭打架,也是萬幸。
創作者介紹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