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2187年,不死人Colin MacLeod在已成廢墟的紐澤西州尋找他此生唯一的仇敵。從吊滿屍體的鐵鍊下走過,Colin輕而易舉擊殺了幾名正在吃人肉的變種人,老大Malike因而現身,Colin也再一次知道自己沒有找到仇人。Malike用巨型電鋸開始攻擊Colin,過程中也說出了那句不死人間最經典的台詞:There can be only one。而當Colin一刀砍下Malike的頭時,他仍未意識到自己的死亡。

活化(原文為Quickening,一名不死人砍下另一名不死人的頭時會拿走對方所有的知識及能力,同時也將發生類似電磁風暴的情形)的情況被遠處高樓上正演奏電吉他的Marcus Octavius所瞧見,他的眼裡露出異樣的光芒。

Colin提著Malike的頭去附近的都市領賞,負責的指揮官接到了命令要把Colin帶到首長的面前。乘著車在街道上,高樓大廈早已荒廢,病毒、污染、洪水、基因工程幾乎讓所有的居民滅絕。半途Colin赤手幹掉了所有護送者下了車,一名目睹此情況的黑人小孩Joe出現表達善意,Colin則問了他當地酒吧的所在地後給了他一百美元。

進了酒吧的Colin開始喝酒,一個名為Dahlia的妓女對他說了句"你不需要那個,你需要的是我",讓他想起千年前的往事。

西元125年,當時的Colin(影片並沒有提到他當時的名字)是北英格蘭一支部族的首領,帶著嬌妻Moya率領部眾對抗欲統一天下的羅馬人。隔天就要上戰場了,Moya深知己方人馬根本無力對抗羅馬的大軍,因而在酒裡下了藥迷昏Colin,隻身前往羅馬的陣營要求與指揮官Marcus談話。Marcus接見了她,Moya以肉體相誘希望羅馬人能放過她的部族,Marcus明言拒絕了她,Moya便以暗藏的匕首刺進了Marcus的胸口,血激射而出,地毯一片鮮紅。完事的Moya企圖潛逃回村,未料到應該已經死亡的Marcus又復活並抓住了她,還將她綁在十字架上親眼看著羅馬大軍屠殺她部族的成員。藥效未退的Colin雖醒來卻無力持劍奮戰,被火焰燒斷的樑柱壓倒在地無法動彈。再次醒來時天空一片灰濛,他至親的族人跟好友都化成一句句沒了呼吸的屍體,深愛的女人Moya則被立在小山上的十字架上。Colin放下Moya,奄奄一息的Moya要Colin承諾自己一個人好好活下去,別去復仇。

"我承諾...."

Moya閉起雙眼,微笑死去。

"....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會報仇。"

妓女Dahlia帶著Colin從酒吧的後門離開,並到了教堂點起蠟燭祈禱。Colin不相信上帝那套,Dahlia則說這不是上帝的錯,人類造就了自己的地獄。

Marcus對自己所統治的中心城市施政還算滿意,並囑咐負責領導研究團隊的科學家要按期研發出新式病毒。競技場上,美豔矯捷的Kyala殘忍的用爪擊殺害了對手。16世紀時Marcus在日本的戰場上發現了她具有不死的能力且清麗動人,因而留在身邊除了訓練成戰士外更是完美的性伴侶。接獲殺害Malike的兇手逃亡一事,Marcus仍選擇與Kyala小度春宵。

在Dahlia的帶領下Colin進入了人類的地下城市,住在外城貧民區的民眾都在這裡努力的活著,但病毒仍逐漸侵蝕當地的安寧。Dahlia將Colin帶回家,希望能以肉體說服他幫忙潛入中心城拿疫苗,Colin以事不關己為由拒絕。離開地下道,Colin在靠近天空的巨大電子看板上看到了仇人的面容。

當年,Colin殺死了守衛後偽裝潛入了羅馬軍營地。Marcus的現身讓Colin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觸動,胸腔的鼓動十分的激烈(非同志的)。他衝上前要報仇,卻寡不敵眾而被俘。Marcus給了Colin一個騎戰決鬥的機會,Colin不敵,雙眉間被劃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血大量飛濺。受到驚嚇的馬載著失去意識的Colin穿梭了綠野,Marcus追上,卻發現Colin剛好掉進了巨石圈中(不死人的聖地。在裡面時不可以打鬥,否則不僅得不到對方的力量還會引發毀滅性的爆炸),只好悻悻然離去。無數個晝夜過去,Colin臉上的傷逐漸痊癒,一名只剩靈魂的德魯伊教徒Amergan出現。他告訴Colin他擁有不死人的能力,除非被砍頭否則永生不死;但相對的,他仍舊感覺的到痛苦(將劍舉高高的Colin馬上被電擊)。他要Colin好好活下去,別想著報仇的事情。Colin不聽,衝到海邊時發現羅馬大軍早已搭船離去,海鳥則昂起叫聲嘲笑著他的後知後覺。

回到現代。Colin用拔起的告示牌砸壞了電子看板,Dahlia提議她可以幫忙Colin混進Marcus的基地,但Colin必須協助她拿到病毒的疫苗。進入下水道,Joe表示自己要同行,三人於是一起進了秘密通道。在垃圾場砍掉了食人巨鱷的頭後,Colin用高超的劍術斬壞了守衛的機器人,三人順利闖入實驗室搶到了疫苗,卻也得知一個更可怕的消息:他們已經研發出致死率100%的病毒。警報聲響起,Dahlia跟Joe準備逃出,Colin卻感應到Marcus正在上層等候著他的到來而搭上了電梯。透明電梯不停向上,Amergan附身在鴿子上嘲笑他只為了復仇而活,朋友跟愛人對他來說什麼都不是。

成功擊敗羅馬後,Colin仍被Marcus打敗,但在同行軍士的幫助下又苟活了下來。時序推移來到了蘇格蘭一役,身為外地人的Colin再次戰死,其誠感動高地人而賜之家族名姓。是夜,Colin再次從死神的手中逃了出來,高地人認為他是妖怪,只有深愛他的Deborah挺身而出不讓同胞傷害他。最後氏族首長出聲要大家放Colin走,但同時也要Colin千萬別忘記他的名字。日本、法國,Colin兩度戰敗,但仍僥倖的活了下來。



電梯到了頂樓,Marcus露出一貫的笑容跟Colin開打。Colin照樣打輸後從屋頂跌落。準備離開的Dahlia跟Joe看見了Colin墜落的屍體,Dahlia要Joe先走後揹起尚有氣息的Colin,用炸藥炸出了一條血路後一同離開。

夢境中,Amergan對看著Moya墳墓的Colin斥責,說木頭都比他聰明。雖然Moya已經死去,但她的靈魂是不滅的,也成功的穿越了時間一次又一次回到他的身邊,但Colin卻被憤怒跟衝動所迷惘而看不清真相。事實上,Moya、Deborah乃至Dahlia都是同一個人。

醒來時,Colin的傷已經好了大半,而城市的居民視他為奇蹟,身為領袖的醫生希望他能帶領大家跟Marcus軍奮戰奪回屬於他們的城市,Colin應允。回到了Dahlia家,她說上帝終於回應了她的祈禱,把Colin帶到了她的身邊,兩人在決戰的前夜跨越千年的時間再次結合。

提早醒來的Colin用扳手卡住了門讓Dahlia無法參戰。居民們通通離開了地下道開始對路上的Marcus機器大軍展開反擊。Joe帶著Colin走小路直接去奇襲Marcus。Colin成功潛入但遭到了開直升機的Kyala的反擊,趕到的Dahlia利用槍械射穿了她的太陽穴讓直升機墜下,她隨即示意要Colin快走,她負責善後。

Colin又站到了Marcus的前面,Marcus笑著升起了一個儀器,告訴他若時限內Colin沒有停下這台機器,病毒將隨著空氣殺死所有的人類。Colin奮戰小傷了Marcus,但在欲停下機器時卻被他偷襲刺穿了胸膛。病毒的流瀉造成鳥類的大量死亡,看著鳥屍發呆的Dahlia被Kyala的爪刺穿了腹部,但相對她也把炸藥塞進了Kyala的嘴成功帶著她一起下地獄。Dahlia的死喚醒了Colin,他閉上眼回擊了Marcus,斬斷了他的劍,斬下了他的頭。隨著活化的機制發生,其所帶來的電磁風暴抑制了病毒也摧毀了機器大軍。Colin再次踏上旅途,不再有復仇,而是找尋他永生的愛戀。

===================================



自1986年第一部電影"時空英豪"開始,不死人MacLeod家族就開始活躍在電影及電視界,其經典台詞"There Can Be Only One"更是一時間家喻戶曉,每個觀眾都在期待這不死人的戰鬥是否有結束的一天。不過大家想想,鬼都可以為錢推磨了,好萊塢怎麼可能讓這顆搖錢樹枯萎呢?於是在評價爛到爆的07年電影續作"Highlander: The Source"之前,製作公司找來了曾執導過多篇著名動畫電影如"妖獸都市"、"獸兵衛忍風帖"、"吸血鬼獵人D"及"駭客任務動畫版"其中一篇的導演川尻善昭來幫他們執導一部講述不死人Colin MacLeod由於被復仇矇蔽了雙眼而看不到真愛就在眼前,最後打敗宿敵後同時也找回了內心平靜的高地人相關動畫:"時空英豪:復仇之路"。



編劇David Abramowitz已在這行吃了二十多年的飯,主攻電視劇,這次是他的動畫劇情處女作。按理來說,由於製作上不需考慮特效或演員酬勞的問題,故事應該可以寫的天馬行空氣勢磅礡。可惜不知是製作人的要求還是David老兄功力不足,"時空英豪:復仇之路"的設定非常近似於北斗神拳:荒涼的世界、握大權的獨裁者、敵人隔了好幾秒才意識到自己的死亡、為愛走天涯....等,了無心意。另外常附身動物上告誡Colin的德魯伊Amergan可視為他自身的良心,這設定非常近似於同年年初於美國上映的"爆炸頭武士"系列動畫影集,劇中主角身旁也是常跟著一個囉囉嗦嗦的忍者,同樣也是在旅途接近盡頭時就消失而去。所以,除了高地人本身的不死相關設定外,"時空英豪:復仇之路"並沒有走出傳統劇情的窠臼。而在缺乏好故事的前提下,導演川尻善昭雖然很努力的想維持他一貫的水準,卻也只能端出一盤色香味均不足的川燙空心菜。

我向來不擅長給答案,看過太多的人事無常讓我學到事物總有其兩面性,鮮少有絕善或絕惡的存在。然而偏向一邊的思考模式既簡單又方便,把人定義成好跟壞幾乎可說是媒體努力讓大眾相信的。愚者自愚,我們總驚訝於某個大善人原來私底下居然是邪惡集團首腦的經典故事,總驚訝於美女脫光衣服後居然帶把,總驚訝於廣告打最大的藥品居然對人體有最強大的傷害。Colin MacLeod的復仇乍看之下確實沒有意義:曠日費時,又矇蔽了他自身的雙眼進而無法辨識出Moya早已投胎轉世的事實。但轉念又想,跟Marcus打架從來沒有贏過的他如果不選擇復仇,不順便在路上宰掉其他的不死人奪得他們的能力,不因追隨著Marcus的腳步來到荒廢的城市。那Colin有沒有可能在另一場戰鬥中因技巧太差而又害Moya的轉世送命?被迫居住在下水道的居民的命運又會落得怎樣的下場,最終也只能成為下水道的無名屍吧!如果沒有中辛(シン)的必殺拳,拳四郎又是否真能掌握北斗神拳的真髓呢?英雄,如果沒有經過試煉,只是活在安詳平靜的年代,誰又會知道他蘊含著英雄的潛力呢?人,就跟地球上所有的動物一樣為了種族的興盛,個體的社會權力努力的活著,爭戰永遠也沒有消止的一天。我想修羅道,是所有英雄的必經之路。也唯有不停的失去,才會讓我們真正的珍惜所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