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揹著一間大紙屋,後面跟著應該是他兒子的年輕人揹著另一間。

一個年輕男人去參加莫子樂團的吉他手徵選,他是莫子的粉絲,綽號叫鐵樂貓。曾經莫子光芒萬丈,如今則成為市場非主流派中的非主流,除了幫知名樂團暖場外沒啥功用,新專輯更是乏人問津。相較之下,莫子女友凱西則被歸為新一代創作女歌手,未來一片光明。兩人相戀多年,在莫子音樂天賦的影響下凱西編曲的能力加強不少,如今兩人間卻因為莫子跌停凱西漲停而出現距離。至少,莫子拉不下這張臉,就連房子要被法院拍賣了,他仍然鐵著臉,露出諷刺冷淡的微笑,拒絕被協助。因為,他是莫子。



專做燒給往生者居住用的紙屋的林師傅已累積數十年功力,故而成品兼具美觀與細膩,但卻也因為這已達藝術境界的技術讓他的作品比一般市價高出許多,目前只有部分熟客才會找他做。"我是做口碑的!""死掉的人是會幫你宣傳喔!"家計主要靠他的太太阿月嬸幫人整理墓地來維持。但阿月嬸跟一般做這工作的人不同,她看得到鬼魂,能跟他們溝通,偶爾被纏得受不了也會幫他們做點事情,問候一下對方家人或什麼的。他們的兒子小剛在房仲公司穿玩偶裝打工發傳單,不怎麼幫忙家裡的事業,一家三口倒也相安無事。

不幸的事情發生了。林師傅生病了必須開刀,否則將不久人世。硬脾氣的林師傅決定在有生之日幫自家蓋棟最高級的地下豪華住宅,阿月嬸跟小剛則一致傾向他應該開刀而非只冀望死後世界。在幫一個鬼魂朋友拜訪了他住在即將拆除的原住民的太太後,對方請她幫忙辦件事解決他太太也順便解決她家的事。與此同時,小剛賣掉了網路遊戲上的地盤換來八萬塊,當然遠遠不夠開刀費,但已經足夠讓老媽開眼界:"電腦裡的地也能賣喔!"小剛不服輸,他去跟房地產公司申請當銷售員,上司被他的誠意感動,給他一個月的試用期。一向害羞,口頭禪是喔的小剛做得並不順利,直到一個男人的出現才改變了這一切。

凱西搬出了跟莫子共住已久的家,但仍想辦法在工作上提攜他,然而只要有凱西的經紀人出現的場合莫子總不免一頓火氣。忌妒,忌妒這能待在凱西身邊的男人;恨,恨沒用的自己。



阿月嬸在亡者的指示下進入了一棟建築的廢棄地下層,看到了個洞便鑽進去。一、二、三、四、五、六、七,指定地點,拿出電動圓鋸往上頭的牆壁開始割。火花四射,一個圓逐漸成形。石壁落下,光芒現出,一堆紅袋子掉了下來。阿月嬸爬進去,偷走了銀行裡的兩百多萬元。

男人告訴小剛自己就是前陣子來拜訪林師傅的男人的弟弟,他想買下他們家的違建以讓病入膏肓的父親之後當墓地用,另外還將買下小剛正在賣的低價房子裝潢後轉手賣給小剛,並讓他再高價賣出。小剛搞不太清楚狀況,心裡覺得這樣不好,但也沒其他辦法了,照著做吧!

在凱西出席的挺原住民晚會上問得了國宅的售價後,阿月嬸把整筆錢挑了個清晨丟進亡者之妻的家,貪別人的錢來幫自己不是她的作風;最後,她打電話給前陣子的黑道客戶商討借錢一事。

小剛的業務蒸蒸日上,這天他帶林師傅來看他們未來的家,也就是莫子過去的家。本來就不喜歡這間房子風水的林師傅見無處可去的莫子躺在地上睡,便要兒子別趕他,"反正我們暫時也不會搬進來"。

手術相當順利,林師傅因住不慣醫院而提早回家。還沒走到家門,便見黑道客戶在那探頭探腦,不久後更出現了來勘查未來墓地的風水師。林師傅知道了妻兒所做的事情,生氣之餘也只能無奈,讓黑道拍了幾張他精心製作的死後之家的照片。

喝了點酒,意外知道凱西幫自己還了不少債務,自尊心受創的莫子回家休息,想想未來,想想那拿錄音帶給自己簽名的鐵樂貓。粉絲只剩下這點點的人了吧!他心想。另方面,黑道將林師傅的作品照放上了網路,引起電視台的注意並製作了專題節目,林師傅有生以來第一次受到關注。



這天,凱西知道自己的作品入圍金曲獎後開心的大叫,但同樣入圍的莫子並沒有出席慶祝晚會,他拉不下臉。進門時發現鎖已換,莫子無奈的爬上頂樓,屋裡,小剛吃泡麵的手停了一下。心有顧慮的凱西搭計程車趕往莫子家時,他正在屋頂上寫歌給凱西,給這個曾經深愛他,每年生日都會寫歌給他的凱西。寫完最後三個字,野玫瑰,一陣風襲來吹走他手上的歌詞,他想伸手去撿,忘了底下是一片虛無;看見即將掉下的莫子,凱西在人行道尖叫後坐下,她身後馬路上那台車隨之緊急剎車,車主正是幫小剛賺了不少錢的設計師,他的父親剛剛過世了。

莫子死後公司幫他開了場紀念演唱會,也找人幫他寫了本自傳,關於一個音樂鬼才的故事,書大賣。無數的花朵被丟到林師傅的新家門口,小剛把他們收了起來,順便把屋裡莫子的遺物上網拍賣換現。林師傅要做給自家人的大紙屋被搬走了,搬到黑道經營的靈骨塔前當作宣傳。日落餘暉照射下,紙屋似乎泛著一層火光,林師傅卻只感覺到心中的低溫。

找到了莫子留下的歌詞,他留給她的唯一也是最後一首歌,凱西心情陷入混亂。在那場紀念他的演唱會上,凱西穿過長廊離開了會場。會場外的大型螢幕上正播放著莫子的紀念照,凱西看著,回頭,一陣風吹過。

=============================



收到"一席之地"試映會通知時已經是活動前一天晚上約八九點,寫了封信過去沒回音,隔天回了但細節還沒談好中午的放映時間就到了。管他的,揹起筆電就走,找到外表看起來很有年紀的學者影城走了上去,對方問我哪來的,網友,我回答,簽了名就順利進場。

找了個中間的位置坐下,本來坐離我兩個位置的女人不知怎的換到了後一排的右方,形成我獨佔一排的局面。偷聽我左後方英文很好應該是作家的女人聊男人(真想透過內在去吸引男人,不過我的內在外在條件都很不錯啦,哈哈哈),我微笑附和緩緩點頭,說得真好,跟這種女人交往應該很有趣。忽然,左邊入口一個女人的身影吸引了我的目光,天啊,張鳳書耶,我以前看"我們一家都是人"的時候超喜歡她的。眼神對上,我微笑點頭致意,她也回禮,果然是出席過大場面的人,對陌生人一點不畏懼。她身上的香水味道高雅,我怕忘記於是拿出小筆電做紀錄,電影居然也沒預先通知的就開始了,包含女作家等不少還在聊天的觀眾都愣了一下。



劇情及人物分析:

打著"繼海角七號後,又一部融合音樂、愛情與喜劇的動人電影",導演樓一安找了莫子儀跟路嘉欣出演一對音樂情侶,男方事業走下坡女方則反之;還找了高捷、陸奕靜演出一對靠賺死人錢過活的夫妻,他們的兒子唐振剛則是個不擅溝通,但卻傻人傻福的少年。"還我一席之地",導演似乎藉著片名這樣大喊,但我看到的卻是"男人,就那根硬屌,沒了"。

"一席之地"的故事有兩個主幹:莫子及林師傅,兩個堅持己見不肯跟現實妥協的男人。為此,不再受市場歡迎的莫子選擇封閉自己的內心,寄情音樂,疏遠從來沒少愛過他的凱西;眼見市場均走低價路線,林師傅寧可靠老婆養家也要守護自己的紙紮屋技術。瞧見墳墓就在前頭,他轉身,開始做起死後的豪宅。台語有句通俗講法"懶趴爹咧"(請想像以前的豬哥亮講的會比較有感覺)去做甚麼事情,對,男人就是這樣,面子拉不下來。死,我都要死的有骨氣。我不要解決問題,我不要面對問題,我要昂首挺胸褲襠裡豎起自己的旗闊步向前,因為,我是男人。

於是,房子被拍賣了,莫子寧可賴在別人家裡,也不要在女友面前丟臉;即使開刀成功機率偏高,即使把頭壓低一點作品也許很快就能打入市場,林師傅仍大聲的跟家人炫耀豪宅蓋的多漂亮,死後葬在自家外頭風水多好。莫子退向陰暗的角落蹲下開始吐煙圈,林師傅踏進棺材跟閻羅爺言歡,好一幅安詳的假象。

男人選擇的死亡天堂。

他們真的退無可退嗎?不,莫子身邊大家都想扶他起來,但他堅持要自己站起,哪怕膝蓋骨已經破碎都死命堅持;林師傅祖厝被奪讓他對人生喪失希望嗎?不是。他們是佔了人家的地蓋起違建,法律上根本站不住腳,有人要花錢來跟你們買不屬於你們的東西應該要偷笑吧!靈地寶地不是自己的地又有何用?他們,是住在泛黃相簿裡的過期靈魂,巴著習之以常的二手光環不放,"我要我要,我不管我不管",男人吸著奶嘴在地上大哭大鬧。

莫子把自己逼進死胡同,小剛的臨門一腳讓他走上頂樓回想過往,開始把感情寫成一首歌:晚安野玫瑰。

以野玫瑰為題材的歌我知道的有三首,一是海角七號片尾中孝介跟范逸臣合唱的"野玫瑰",一首曲調甜美,歌詞卻多少帶點男性霸道的歌曲;二是趙傳所演唱的"男孩看見野玫瑰",那年夏天美好卻也遺憾的回憶;三是"晚安野玫瑰",觀眾最深刻的應該會是裡面反覆出現的"都帶走吧!"莫子寫歌要凱西走,靈魂深處卻是渴望她永遠別離開。歌詞飛了,他不能放,於是,走了。

林師傅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以為家人湊到了錢,倒也乖乖的去看病,比硬梆梆的莫子有彈性許多。在知道住的房子被兒子賣了、糊的房子被老婆賣了,他剛動完刀的心臟也差點停了。活了下來,他繼續原本的鴕鳥心態,住老地方觀賞自己糊的紙房子。直到紙房子被扛走了,林師傅才終於認清一切都已經過去了而離開原本的死胡同,走進早就該踏入的人生分岔路。不壞,只是需要適應,就像紙屋也開始要適應大眾的眼光一樣。生命,必須向前走才行,林強知道,我們學著去了解。



演員:

高捷的表現自然生動,只差了點做紙屋時眼神中的那種專注;陸奕靜自言自語功力一流,配上服裝跟神情實在有夠像怪怪的婦人,我不自覺豎起大拇指;唐振剛呆呆的表情很可愛,整體來說得宜;莫子儀的低沉嗓音我實在沒興趣,頹廢扮相很棒是沒錯,但因劇情上的限制沒太多演技發揮的機會;路嘉欣甜甜的,表現還OK。



我不是很欣賞的點:

從頭的紀念莫子演唱會飛行船到尾的凱西回眸,觀眾可以看出"一席之地"主打的是年輕路線而選擇了樂團為重心,以金屬搖滾吸引年輕觀眾族群觀賞,更以死亡做為全劇的結尾以創造震撼效果。然而以我來說,林師傅的段落吸引我許多:紙紮屋的師傅、通靈的太太、喔喔叫的兒子、裝潢舊屋出售牟取暴利的設計師、走地道偷銀行、原住民部落被迫遷.......比起來那個老把自己關著的莫子不知道是在悶什麼,雖說對人物的刻劃較深、主題也一致但引不起我太大興趣,音樂也不是我有興趣的類型。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電影失了衡,導演想要的焦點跟觀眾看到的焦點產生分歧,導致最後的結尾反而成了弱拍,尤其對我這種對死亡題材已經見怪不怪的觀眾來說更是如此;莫子將死之際對比凱西及將撞上的車那段剪接上可以快速俐落點,會加強不少緊湊跟衝擊。最後一景的長廊可解釋成凱西對莫子的回憶或情感的混雜漫漫無盡,但實際在椅子上坐著看時只覺得"走真久啊"而沒其他的感覺。



感想:

一席之地的故事趣味性十足,尤其本土觀眾在看的時候會產生很大的共鳴:燒紙屋啦、賣虛擬地盤啦、通靈啦、房地產業務員在路上進行膽量訓練啦、金曲獎啦等的,非常親切。讓觀眾笑的點還不少,但敝人跟張鳳書屬於比較冷靜的觀眾所以笑聲較少,不過整體來說還是很開心。"一席之地"是今年國片我喜歡的第三名,僅次於"陽陽"及"不能沒有你",技巧跟劇情表現上超越"海角七號",但題材的選擇上不知道年輕族群會不會喜歡。總之,看得很開心。


後話:

本來想跟張鳳書要求合照或簽名什麼的,想想人家是人妻,等下被誤會就不好了,於是放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