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英文譯者。曾獲得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譯作有《英國家長這樣提升孩子大腦力:教育權威精選200個親子益智遊戲》、《我家沒有驕寵兒:認識被溺愛症候群,心理學博士教你正確愛孩子》、《我是馬拉拉》(合譯)、《我是馬拉拉【青少年版】:一位因爭取教育而改變了世界的女孩》、《伊莉莎白不見了》、《反轉四進制》、《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合譯)、《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治癒力》、《我讓你走》、《木偶奇遇記》、《漫畫原來要這樣看》、《背叛的幽靈》及《綠野仙蹤》。創作曾刊載於人間福報、中華知識經濟協會電子報、自由時報、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等。

合作、活動邀約、邀稿,請寄信至luketsu@gmail.com

請注意,本站的任何心得或評論文章在正常情況下並不會迴避劇情或結局的討論


回憶,請勿喧嘩:

一個因妻子離家而常見鬼的男人找上心理醫師,醫師說人只要失去親人就會有類似的情況。「包含失憶嗎?」「局部失憶是可能的」。

男人在停車場遇到警衛。警衛提起大樓未蓋好前他就看過一個女人的屍體躺在陰暗的水泥隔間中,一個戴眼鏡的男人則蹲在一旁。男人不想續聽,「我女兒可能回來了」。

一個倒在地上的女人轉醒,憑著一張洗衣收據想起自家。去咖啡廳打電話時她看到一個熟悉背影的幻象。一個小女孩走在對面的路旁,女人下樓衝過去,女孩坐上巴士離開,女人則成了後窗外逐漸變小的點。

女孩的姑姑在妹妹的房裡找到了被撕毀後黏接的照片,偕丈夫將女孩帶回家暫住。答錄機裡有留言,沒聲音。男人夢見妻子垂著長髮走到他的面前開始挖起右腦,腦漿跟血一路流到地上;驚醒,男人走進房間,妻子的屍體在地上,忽然抽蓄了一下;驚醒。

電話沒人接,女人叫了計程車要回所住大廈。司機起先沒動靜,女人欲下車時才開足油門急馳。見司機要開往相反方向,女人想跑,車門卻上鎖。手機響,司機接,車停,女人開車門跑。馬路中央,女人奔,計程車追。不到一公尺的距離,計程車閃過女人,駛離。

走進指示燈一閃一閃的女廁,女人開始梳洗雙手跟臉頰。後頭天花板有東西不停掉落,女人不敢回頭。有異,她把白襯衫袖子上拉,看見兩手佈滿黑色瘀血。有東西掉進臉盆,是手指。

終於回到家,女人想起在屋頂被殺害的過程,兇手是老公。

那天,妻子在爭吵後提著行李離家。杯裡的咖啡晃動,男人的心也隨之搖擺。殺人,肢解,裝袋。客廳地板上的黑色提袋拉鍊敞開,男人過去,妻子哀怨的眼神望著他。拉起拉鍊,提起袋子,搭電梯時的人影是錯覺嗎?他開車,離開小鎮。

「新鎮,您實現夢想之地」

========================

開頭的娃娃頭高速迴轉時我嚇得笑了出來,開始期待之後的發展。可惜導演金知雲填塞了太多佐料,派在烤箱中整個炸開,比微波爐的腦漿還雜碎。

垂長髮臉慢慢轉過是老招,用量太大很礙眼;陰暗的計程車司機雖可以解釋成冥界使者一類,給人的感覺卻相當突兀。「你要載我去哪裡?」女人問,讓我想到SOD(全名為Soft on Demand)出品的「泥醉計程車」類的色情片。打開車門在馬路中央跑是很鳥的示範,好孩子記得走兩旁的人行道;女人進屋時使用對臉鏡頭,偏偏女主角又沒什麼演技,動感也糟,可略;結尾追加的吵架花絮可有可無。

不及格。



輪迴,鬼影排排站:

在泰國有一種極受歡迎的偶戲,製作者會將靈魂灌入,戲偶各個身價不凡。戲班子也會模仿戲偶表演曲目,但卻被視為低俗的行業。有人把腦筋動到已無主的人偶上,殊不知其主於死期下了詛咒。

這個戲班分成人偶組與戲劇組。人偶組的領頭違反師父的遺願繼承了他的木偶,最後令夜晚幫他去河中丟木偶的妻兒落水身亡,自己也在日日見鬼病重後被無名火燒死。戲劇組領頭開心的接收人偶組領頭留下的人偶及他的徒弟阿剛。

在河邊洗人偶時領頭忽然被拖進水中,幸得阿剛相救,小腿似乎莫名被漁網纏住。在一名徒弟忽然氣絕身亡,其妻亦沒來由抓狂後,領頭決定拆掉玩偶,此舉則讓流血淚的妻子上吊身亡。

製作了一批新人偶,領頭仍將組回的玩偶混於其中間。他的孫女發現舊人偶後拆了它的右腳,正在看戲的領頭右腳也同時在一陣劇痛後開始無法行走。領頭之子見老婆跟阿剛眉來眼去,要領頭讓他跟老婆共同操偶,領頭卻以他心思邪惡且操偶技術不精而駁斥之。

這夜,領頭在床尾看見舊友的靈魂而大驚,拿起刀要驅鬼,卻打翻了油燈;領頭之子拿刀抓姦,斬殺了妻子跟阿剛後在偶戲舞台布幕上看見彷彿燃火般的紅色人偶影。大驚,他逃回父親的帳篷,只見大火已吞噬木屋。帶著女兒坐上船,領頭之子以為能逃過一劫,但在看見女兒手上的玩偶時變了臉色。女孩抱著人偶跳河,領頭之子救女心切也跳。好不容易救起,他卻看見玩偶的影子出現在女兒一旁樹上掛著的白布上。拿起刀,女孩朝父親的臉斬下。

「你認為木偶中邪了嗎?」

「是,老爺」

阿剛解開漁網離開後,領頭看見人偶從河中浮起,他五官扭曲,靠近...

====================

第二段,泰國鬼,導演為朗斯尼美畢達。

人偶一直是鬼片的好題材,我也曾在舊香居看到一本價格不菲的人偶書,雖愛不釋手但最後仍放棄,到現在仍念念不忘。以人偶的名義拍的鬼片我沒什麼印象,恐怖片倒是有兩組經典:分別是娶老婆還生小孩的鬼娃恰吉(第一集準備重拍)及今年預計要上第十集的Puppet Master系列,沒看過嗎?請看預告。





還有DJ弄了首殺人魔之歌,裡頭有恰吉喔!



經過這些溫暖的回顧後,讓我們回到「輪迴」。

故事走民俗風,沒有「回憶」太多梗的困擾,「輪迴」卻出人意料的平淡。鬼影四起,導演卻抓不到恐懼的呈現方式。義大利麵人人會做,好吃難吃天壤之別。不難看,只是淡。



回家,信與不信:

一個老式相館裡,師傅好不容易幫一個年輕人照好相,便轉頭問了紅衣小女孩

「妳到底要不要拍?」

一個警察帶著能見鬼的兒子搬進一幢短期內將拆除的大樓。除了老邁的管理員,尚有一個照顧癱瘓妻子的男人住在這裡。警察的工作時間長,小男孩必須照顧自己。他聽從父親的話面對恐懼,但紅衣小女孩的眼神仍讓他害怕。這天下課兩人見了面,接著,小男孩就消失了。

警察猶記得兒子曾提起過紅衣小女孩是男人的女兒。他質疑對方是否綁架其子,男人否認,更別說讓他進門。趁男人去倒垃圾,警察闖進他家,發現浴缸裡躺著一個女性的屍體。男人出現,打昏警察。

醒來時,警察發現自己被綁在一張椅子上。他奮力衝撞男子,再度被敲昏。

二度醒來,他被綁在電視櫃上,男子正在幫已故的妻子海兒塗指甲油。她已經死了,警察說。男子說以西醫的角度來看確實如此,但只要他以中藥每天幫她泡澡,並持續跟她談話,她體內的癌細胞終將清除,她也會隨之甦醒。

拿下堵他嘴的毛巾,男子幫警察針灸及開藥,並要他在調理期內忌口,他哮喘的老毛病就能康復。幫他把尿,餵他吃飯,最後甚至買啤酒給他喝。警察仍深信男子在理智的外表下有種無法理喻的偏執,死亡三年後會復活的說法根本就是他掐死太太後編織出來降低罪惡感跟寂寞感的藉口。看著男子固定跟妻子對話,警察用計證明一切都是他的幻覺。明天,就是明天了,男子生氣,但仍深信。

關鍵的日子到了,海兒直到下午都沒醒來。一個警察登門詢問同僚失蹤的事情,男子說他去澳門賭錢了。知道同事不賭博的警察佯裝離去,帶著大批人馬攻堅救出同事,同時逮捕男子,也將海兒當作屍體帶走。此時,她的眼皮似乎跳了一下,微微地。

感覺放心,卻又有點悲傷,警察環顧著他待了數日的房子。老婆得癌症,打掉孩子後做化療仍告不治,男人將她帶回家,親手掐死後卻又渴望她復活。這一切,只讓他感到哀戚。

海兒的右手食指,開始抽動。

男人安靜的坐上警車,但在看見海兒被裝在密閉鐵棺中抬上車要被載走時推開了身旁的警察。他追出,卻沒趕上。愣在馬路上,他聽見警察的呼喊。轉過頭,他飛了起來,撞上黑色休旅車的擋風玻璃,在車上滾了幾圈後順著車尾跌回馬路。

男人斷了氣,海兒也是。

海兒已死亡三年,但屍體的皮膚卻相當緊緻,不輸一般女性;她的頭髮跟指甲也仍持續成長,完全不似一具屍體該有的模樣。訪問海兒生前的醫師,醫師表示男子在六年前得了癌症,消失三年後再度出現已經奇蹟康復。造化弄人,這次癌症挑上海兒。

「脆弱的女人最幸福,也最堅強。這三年來我忍受過所有人對我的不諒解,我現在獨立了。」

畫面上開始出現海兒用中藥泡洗男人的屍體,正如男人對海兒所做的一樣。

警察,終於知道自己犯下一個大錯。

一雙手帶走了紅衣小女孩。小男孩跟她揮手道別後走出照相館,一回頭,照相館回復了原先被木門封起的模樣。相館內,男人、海兒及他們的女兒終於團聚。

========================

「甜蜜蜜」、「晚娘」、「投名狀」的導演陳可辛拍攝的短篇電影,為「三更」的壓軸。主要演員為黎明及曾志偉,當然,我們也絕不能忘記身材姣好的原麗淇。

故事講的大概是一名警官闖進一名深信已故太太能復活的中醫師的家裡尋子,最後卻意外導致一場悲劇的發生,結尾的冥界大團圓想必讓不少女性落淚。攝影、演員都有相當水準,兩名演技待加強的童星戲份不多,因此完全不損本片的光芒。敘事能力強,故事引人入勝,雖可預期但仍令人眼睛為之一亮。不愧是吳君如的好伴侶。

以寓言性來剖析,「回家」可說是典型的夢幻與現實的衝突。在傳統觀念裡,人死絕不可能復生也不應該復生,這才讓我們能學會珍惜現有。然而沒有人能坦然面對失去,因為那意味著生活的徹底顛覆。黎明飾演的中醫師不願意失去愛妻,選擇將她拖進自己的世界裡,要用超自然的方式將她復活,兩人就能在俗世不可侵的另一個宇宙過活。此時,曾志偉所飾演的變數出現。他告訴男人人死就是死了,更用他所熟知的邏輯駁倒男人,將他往物理世界的方向扯。由於信心的動搖,男人便逐漸走上毀滅之路。他認清跟愛妻的兩人世界已經徹底崩壞,只有死,
會讓兩人永不分離,甚至能跟未出世的女兒團員。



但如果從警察的角度來看,故事則有另一種解讀方式。警察為秩序的守護者,他們堅強、頑固,如奇幻小說中的矮人一樣高傲的守護自己的世界。當男子以另一種信仰的住民身分出現時,他一定要破壞他的信仰,因為那是「不能存在的存在」。他假意接受,然後回身一擊砸壞了對手膜拜的神像。他贏了,卻也認清自己的膚淺,世界的無限可能。以這樣的一種方式來看,男子必得回歸死亡,除了那是他曾經造訪的地域,更因只有透過他的犧牲,警察才能獲得救贖。他的兒子,也才能被釋放。



別讓我把這部電影複雜化了。「回家」是三篇之最,也是非常值得一看的靈異愛情片。怕看鬼的人可以忽略掉前面不怎麼樣的兩部,直接看第三部就好。我相信,你一定會找到屬於自己的感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lee
  • 我也覺得回家很好看..印象超級深刻的喔..
    寫得真好
  • 幸好當年我有寫劇情才能提醒現在的自己。
    謝謝你的讚美:) 新年快樂

    Luke 於 2011/02/09 01:07 回覆

  • 波昂刺刺
  • 天呀 LUKE大 你回家也寫得太好惹
    我剛看完~
  • 喔喔,這段很好看

    Luke 於 2013/06/19 16: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