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邊沒有我想像的那麼涼。

看她牽著多多的背影,我明白我當時所做的決定是正確的。

交往到第七年時,我跟她決定去公證結婚,她老爸氣炸了,我老爸一句話都沒說。我們搬出了各自的家,搬進一間二十年的老公寓,有很多霉味的那種。沒什麼錢,兩人偶爾吵架,日子還算過得去。有了多多後我放棄玩重車,兼了第二份工作。多多慢慢長大,日子過得不算太好,但聽見老婆跟孩子在浴缸裡的嬉鬧聲讓我甘之如飴。

衝動,有時候還是能喚來幸福的,對嗎?

她穿著無袖白色洋裝,生產沒有更動她的曲線分毫。和緩,溫暖,平靜的曲線。多多開心的跳著、跑著,一下撿石頭,一下看巨岩縫隙中躲著的螃蟹(「不要靠太近喔~」她對著多多喊),一下看堤防上匆匆忙忙跑動的海蟑螂。不時地,她會回頭看我,給我一個微笑。我回望她,靠上去從背後摟著,邊輕啄她的臉,邊輕聲在她耳畔說

「我愛妳」

然後我們一起看著多多赤腳踩上溼溼的沙,跟海浪追逐。

一個踉蹌,多多跌了一跤,海浪緩緩湧上。我放開她,往多多跑去,把他抱了起來。

他笑得好甜好甜,然後是一聲

「把葡?」

「是『把拔』。」我說,眼睛瞇了起來。

太陽好大。

睜開眼時,海浪已經退到離我三步遠的地方。無人的海岸線,空曠得凍人。

鬆開的鞋帶無力在沙灘上躺著,我腳濕透的穿了進去,鞋底沙沙的。

從右臀的口袋中拿出了她的請帖,我不知道該撕碎了丟進大海,還是該帶回家做紙類回收。

還是.....

回家的路上,天空下起了毛毛雨。

太陽,很大。

創作者介紹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