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活動中心後,不甘寂寞的阿狗很快跟了上來,一臉『你們要走了喔.....』



然後就老實的去過自己的狗生了。

毛在草叢中發現了阿喵。



阿喵隨後自己上了樹。





可愛的禁菸招牌發現!



旁邊則立著另一塊。



接著三張則是我們三人拍同一景各自不同的版本,先來艾文。



彷彿在說『別誤會,我是狗』。

然後是毛。



『貓!在哪?樹上嗎?』

最後是我。



『貓...?好像聽爺爺說過這種動物,長什麼樣子去了...』

經過一木造民宅,外頭的桌上擺了食物。



...看來這家的貓吃完飼料後會來根菸。

角落的籠裡擠了一窩喵在睡覺。



因為雨勢實在太大,毛跟艾文跟一隻貓一起躲在屋簷下,





我則在拍完不停汪汪叫的大白狗後去尋找「有喵的所在」。





阿貓一匹...





阿貓兩匹...



阿貓...ㄜ...三匹,別咬我啊...



阿貓四匹。這隻真有魄力。



阿貓五匹,探勘任務順利成功,回報主子們去。

雨勢正大,但躲著未必會小,只好邊唱著『咱三人,作群拿著一支小雨傘』邊毅然走入雨中,頗有慷慨就義的胸懷。

阿鴨發現!





不久後就走到我跟艾文上次來時有逗留過的民家前拍貓。





由於毛忽然發現自己的相機也有倒數拍照的功能,我們於是當場秀了起來。







拍得興致正夯,後頭的門開啟,一個眼鏡宅男從裡頭走了出來。從天氣開始聊,然後就開玩笑的要把毛大衣長長的下擺剪掉當作貓棉被,知書達禮的毛當然客氣的應對著。聊到跨年的天氣後,我找了個機會打斷他的話,我們要往下個地點去。

但他的故事,還沒結束。









告別無聲憂鬱胖喵,我們穿越雨幕到了平時應有小吃店的一排房屋的屋簷組成的一小方廣場,也就是我剛拍到一隻眼神很殺的金吉拉的地方。

唷,睡著了。





老大請恕罪.....

然後,首先介紹毛色好漂釀(這不是錯字)的虎斑貓~









合照時間,艾文首當其衝...







告白被拒。


對嘛,這樣溫柔多了

再來是毛。











最後是我...自拍應該是這樣操作,對吧?







換黑喵~



一樣他們先。















換我換我~





唉呀,被偷親了(羞)

拍完紙鄉小貓,



時間有點晚了,我們還有瑞三煤礦的遺址想看,只得依依不捨跟貓群告別。走到天橋旁我才知道,原來不捨得的,不只是我們。





回到車站一樓小解出來,我看見一隻小喵,怕生的牠讓我拍一張後就跳上鐵軌逃了。


眼睛比例真是驚人

巨貓像發現,惡搞時間到!













艾艾艾艾文...你的手.....

沒有,我什麼都沒看到(髒東西自動過濾機能啟動)



其實也不餓,但你們都知道的,又冷雨又大,聽那滴答滴答肚子自然就會咕嚕咕嚕。



OK吃,但那湯也未免鹹過頭了。

跟上次一樣,我們筆直朝願景館走。





呵,連警衛都曉得要愛喵,這裡真是喵喵們的天堂。





礦產曾是猴硐的天然資源,但隨著沒落,現在成為了歷史懷舊的一部分。喵喵雖是後起之秀,卻是人類賜給自己的永不耗竭的天然資源。





脫下半濕的外套,卸下半濕的背包,關東煮從胃腸遞出的溫度讓我昏昏欲睡,就連影片中某個鐵道迷噴出的大滴口水都無法喚醒我半分。當下,我們決定擇日再訪,雨終究還是太大了。





再度回到車站。

毛毛忙著要買明信片寄給同事宜潔,我則用渙散的眼神看店裡其他產品。





正當我看著店貓發呆,忽然聽見外頭有聊天的聲音。女生是毛毛,男生...男生...

是眼鏡宅男先生。

艾文去上廁所,我則選擇拍咖啡機上的貓。





約莫五分鐘後艾文出來了,我的照拍完了,毛毛聊完了,宅男則跑去跟另一個當地人講話。毛毛見我們出現,小聲的問我們怎麼沒有來救她。我跟艾文相試一笑,沒說什麼。她說宅男先生確定我不是她的男友後就開始講些五四三,什麼「你們都市的女孩子一定...」「上次有個女生來,貓咪一直躲在她的裙子底下,我就叫她把裙子撕一半給貓睡,她就把裙子留了下來」(這句是暗示....)「不行我們不能再聊下去,不然我就要跟你要電話了」(這句就明顯了)毛毛虛應著,對方總算知難而退去跟別人聊天。

毛,你差點變成猴硐人呢!(被飛踢)

毛買了精美的月台票收藏。



再見,猴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