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耀姫物語

劇本方面:

幼兒時期

劇本的走向大致如原著,但在細節處做了許多的描寫,例如「竹子」(鄰近的孩子因看到她能如竹子般瞬間長大而給她取的綽號)怎麼從掌中的小人變成嬰兒、老婆婆因神力或因感動而忽然有了奶水、輝耀姬的嬰兒時期等(非常非常可愛),也多添了一個重要角色「捨丸」(名字取得很好,就像台灣早年怕孩子養不活所以會取名阿貓阿狗,祈願能讓孩子健康長大不夭折)。

青少時期

將老公公對官位的奢望(意圖超越自身的階級)予以擴大,用實際的行為表現出「父母想要給孩子最好的,卻不在乎孩子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於是本來在山野中快樂生活的竹子便被迫住到京城的豪宅中,也象徵人類從天寬地闊的大自然裡搬進都市,作繭自縛卻自以為獲得了許多。原先自在過活的竹子如今有了「輝耀姬」之名,雖看似光輝明亮,實則暗喻她非此世之物,注定要返回月國。

成熟時期

這裡的成熟指的是月事的來臨。輝耀姬應當邁入結婚、生子的「常人之路」,但男人要的是什麼?美貌罷了,心靈什麼的一點都不重要,看似擁有一定決定權的女性更像是男性的「獵物」,千方百計狩獵後心滿意足拿回家當展示品的「獵物」。不同於原作,輝耀姬利用了五個王公貴族自己說出口稱讚她的話來賞他們耳光:真覺得我就像你們口中說的那種非凡之物的話,就把那與我相稱的東西拿來啊,親手證明你們對我的癡戀吧。五名王公貴族兩個拿假貨,一個出海要獵龍卻嚇得半死(不同於原作,船夫倒是非常鎮定),最高竿的喇叭達人洞悉女性的弱點,用朵路邊的小花就差點拐到輝耀姬,都拐出了眼淚呢,幸好他的妻子忽然出現訓斥了他一頓,這才破了他的計謀(結果只是個怕太太的花花公子)。要拿燕子之子安貝(狀如螺,似女陰,故象徵安產)的貴族則摔斷了腰不久死了。此段引出了輝耀姬對人心、人世醜惡的厭惡,帶出了後面的劇情,但其實更大加撻伐了身處高位之人的傲慢與野蠻。就連皇帝也不過是名好色之徒。

歸月

心生倦怠的輝耀姬在心中期望離開,月之人(電影中為神佛之國,原作中比較接近仙人)準備來迎接。輝耀姬回到故鄉跟已娶妻生子的捨丸見了一面(如真如幻),這段雖訴說倘若輝耀姬沒有入京,也許他倆如今已結婚生子云云之「可能性」,但考量到輝耀姬終是因動了情而被懲罰落入凡間的「罪人」,因此不能獲得幸福似也是「天注定」。而且捨丸既然都能拋家棄子,這男人真的能夠抗拒誘惑嗎?不知道,人世間的一切都是未知數。因此故事到了最後,當輝耀姬披上羽衣之時,她必須遺忘,必須屏除七情六慾、忘情忘愛,才能從情情愛愛的苦海中超脫。澎湃的海浪壯闊激美,但平靜無浪才能長久。最最幸福,實是甘於寧靜。塵緣已了,雖不捨,但對永生之人來說終是須臾。

音樂、美術、配音:

如同吉卜力的其他作品,《輝耀姬物語》的配樂依然由久石讓操刀。配合劇情,這次的音樂偏向哀傷,不停暗喻女主角最後的離別。不同於過往有幾次音樂的情感大於畫面的情感,這次的音樂巧妙地托住了畫面,成功地增幅了影片的情緒。

美術方面,《輝耀姬物語》選用了近似於水彩、水墨的方式來呈現,在古樸與細緻間取得了完美的平衡,其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在命名大典上的輝耀姬爆走一段。一改之前溫暖偶爾蕭條(配合角色心境)的筆觸,線條忽然變得混亂而蒼勁,動感痛感軍十足。

配音員的表現都很適切(印象中以前曾有幾部宮崎駿的動畫女主角的音調很冷),可惜幫老爺爺配音的地井武男因心臟病而過世,改由三宅裕司接替,兩者的表現有明顯的落差。

整體來說:

重新詮釋經典的做法在各國都算常見。今人的意見多了,影片雖能不落窠臼,但卻極可能為顛覆而顛覆,少了樸拙之味;但若一味新瓶裝舊酒,則又少了些重新詮釋的意義。超過兩小時的片長,《輝耀姬物語》努力解讀經典,刻畫出輝耀姬的心境,也算拍出了新貌,也拍出了觀眾如我對古典文學的興趣(巧妙連結了嫦娥的做法相當聰明)。雖然看完後少了一種很強的情緒留存下來,但《輝耀姬物語》仍可算是動畫中的中上乘之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