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教父1

 某年聖誕夜,三個住居東京某公園的街友阿仁、小花跟美由紀意外在垃圾堆裡撿到了一名遭到遺棄的女嬰,小花將之起名為「清子」,取其聖潔之意。曾經有過家庭的阿仁建議將清子送到警察局去,但一直希望能生個孩子的男大姊小花卻堅持要找到她的親生父母。阿仁妥協了,三人開始了一趟自己無法想像的奇幻旅程。他們意外參加黑道大哥嫁女兒的婚宴、幫一名年邁的街友送終、逃過意外死劫、捲入一宗誘拐案件、面對各自的過往,並親眼見證奇蹟的發生。

東京教父2

    英年早逝的日本動畫大師今敏留下的作品屈指可數,特色多為虛實交錯,具相當魔幻色彩。當中,《東京教父》可說是他寫實色彩最為濃厚的作品。極其戲劇化的故事劇情,在今敏的巧手剪接及處理下,不但明快流暢、引人發笑、賺人熱淚,更充分顯現出對都市底層居民的關懷及悲憫。

    一如真實世界,《東京教父》裡的三位街友各有成因。劇中,具備「父親」角色功能的阿仁曾經有過一段婚姻,有過一個女兒。可惜終因其沉溺喝酒與賭博無法自拔而積欠大筆債務,拋家棄女,開始過起無緣生活,直到遇見男大姊小花。

    曾是變裝酒吧紅牌的小花也有過一段戀情,但卻因心愛的男人「在浴室踩到肥皂摔倒」逝世而告終。工作部分,則因一名來店裡飲酒的顧客以「臭老頭」稱之而發飆揍人,後來抱有罪惡感而主動離開。無父無母,同樣遭到雙親遺棄的他的確是扮演「母親」的不二人選。

    飾演阿仁與小花「愛女」角色的美由紀曾經是普通的學生,並養了一隻取名為「天使」的貓。其父忙於工作,其母篤信宗教。後來,美由紀懷疑父親丟掉了天使,父女口角,美由紀不慎以刀刺傷了父親,逃離家中,流落街頭。直到與阿仁和小花一起生活、旅行,她才逐漸明白父母對子女的愛,也進而與過去不成熟的自己和解,朝向成熟之路邁進。

    阿仁、小花、美由紀的人生際遇呈現出街友的幾種成因:賭博、酒精、家庭失和、失去工作,以及人生遭逢變故等。這些事物並不罕見,就在你我身邊,甚至我們都曾親身經歷。故而街友關懷組織芒草心協會的共同創辦人張獻忠再三呼籲:街友不是一種職業,而是這個人的現況,是暫時性的人生 狀態,絕大多數為非自願性。每當家庭、親友與社會失去其扶助功能時,就會有一名街友因而產生。而許多曾經風光、如今困頓的街友卻被貼上「好吃懶做」、「浪費社會資源」等標籤,在風吹日曬雨淋的環境中度過飽受冷眼的每一天。

    而《東京教父》的奇幻劇情,正是今敏送給街友,送給這個社會的美麗禮物。

    由於故事的起始點是聖誕夜,因此女嬰清子顯然與「聖子」一詞產生了連結,而三位遊民也就順理成章地成為了「東方三賢者」。不過特別的是,聖經中的智者是來獻上禮物,電影中的智者卻換成了等待被救贖的街友,一場表面上是找尋嬰兒父母,實際上是找回自我人生的大冒險隨即展開。這趟旅程的目的為何?一、見證冥冥中的確有股力量在引導努力行善者往更好的地方走去。二、尋找人與人、人與社會之間的聯繫,讓街友不再是都會邊緣人,而是城市不可或缺的,必須坦然接受並施予援手的一份子。

    在這趟旅程中,最最吸引觀眾目光的,想必就是接二連三的「奇蹟」了吧。顯而易見的奇蹟包含偶然巧遇被壓在汽車底下的黑社會老大、躲過救護車撞進便利商店的死劫,跟不可思議到會讓人淚盈滿眶的最後一幕:花子抱著清子從積雪的大樓頂跌落,雖然勉強抓住了長長的廣告布條,布條卻承受不了一大一小兩人的重量而鬆脫。尖叫、驚駭、心跳驟停。此時,忽然一陣強風吹來,將布條吹成了彩虹的拱形。布條輕緩而溫柔的下降,與此同時,太陽的光芒忽然出現,照得空氣中的冰晶一閃一閃,美得如夢似幻。

    人與人之間的曲折緣分以及善意,則大大小小點綴其中。是巧合,卻又是命運,也是自我挑戰。

    巧遇黑道老大,讓阿仁遇見了當年借貸給他的黑道。滿腔怒火一觸即發,自找死路的危機逼近,一位喬裝女服務生的東南亞籍男殺手卻程咬金般的出現,代替他懲罰對方。但話又說回來,賭博、飲酒終究不是被迫,卻是必須自我檢討的人格弱點。這段命運的相會讓我們知道惡有惡報,但藉由將此事件打斷的作法,使得阿仁的怒氣在意外宣洩掉的同時,也讓他以及觀眾有時間去思考掌握人生的究竟是命運?還是自己的個性?

    後來,阿仁在拜訪一位生命來到盡頭的老街友時,遭到幾個假借「過年大掃除」的名義行「欺負艱苦人」之實的年輕人,被打得奄奄一息。自然,這幾個年輕人的行為十足不可取,理應遭受法律的制裁。但若從虛構作品,從神話的角度來看,這幾個年輕人正是邪惡力量的代言人,是會給主角帶來 「絕境」的惡龍,卻也是一段不能逃避的挑戰。唯有經過逼近死亡的洗禮,主角才得以「重生」,並帶著「極大的財富」回去。怎麼樣的財富呢?一是友情,他用長 久以來為了女兒積攢下來,一直小心保護不被年輕人搶走的錢支付了小花的醫藥費。二是親情,因為送小花到醫院,他才能遇到當護士的女兒,跟家庭以及過去的自己取得了和解。第三則是劇終的頭獎彩票,暗示各人不但都找回了歸宿,也獲得了天賜的獎賞。

    當然,全片最大也最重要的緣分就是女嬰清子。孩子是精卵的結合,卻也是生命的贈禮,是人類得以生生不息的幼苗,是我們的過去及未來。藉由「賭命守護新生命」的行為,三個原本漂泊世間的都會邊緣人經歷了人生的大動盪,卻也找回了自己的人生,找回了人的尊嚴,並原諒了過去的自己。

    《東京教父》很戲劇,不真實,但卻掌握到了現實作品向來難以尋得的「純善」,並由三個最不可能的人去做出了最大的犧牲,拯救了他們自己,也或多或少開拓了觀眾的視野。雖然很多街友其實都是因為產業變革、工傷、疾病或其他因素才流落街頭,但歸根究柢來說終是缺乏來自親友及社會的扶 助。非自願陷入這種狀態的「人」更被視為應該解決的「社會問題」,所以各種驅趕的聲浪從未消失,卻少有人注意到多數街友其實自卑又努力,比誰都想要脫貧,卻難以得到社會的資源及輔導,只招致歧視的眼光。請想想,如果沒了親友,如果身有病痛,如果意外奪走了我們的一切,我們跟街友之間是否真有高下之差?甩掉 所有俗世的賦予,回到純粹的,嬰兒般的狀態。說穿了,我們不都是在大太陽底下謀生的一個人嗎?抱持同理心,理解人生總有高低起伏,適時關懷他人,也接受別人的關懷,我們就能造就一個「有緣社會」,讓人人得以盡自己的一份心力,共同邁向更美好的將來。

(原文刊載於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第81期) (2015年的影評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