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2193.JPG

會知道強哥,是因為《無家者》這本書。強哥曾混過黑道,五零年代中期在南投一帶是有頭有臉的角色。入伍當海軍後逃兵,後來也成了逃犯,前前後後總共在監獄關了二十三年。關在警備總部的期間,強哥跟美麗島思想犯黃信介、姚嘉文、林義雄、施明德、呂秀蓮、陳菊等人接觸過。多年以後,時任副總統呂秀蓮曾到人安基金會發便當,從眼神判斷,對方還認得他。這麼一位充滿傳奇的人物,本人又會給我怎麼樣的感覺呢?我非常非常好奇。可惜在我知道的時候,強哥已經不是「街遊」的導覽員,改在賣大誌。
 
好幾個月過去,上上禮拜吧,在臉書上偶然看見強哥有帶一團導覽。等等?是同一個強哥?是!立刻報名,同時用期待的口吻跟眼神誘惑兼說服小石共同參加。
 
四月二十二,我們一早先到植物園,後來在涼亭裡接到電話,承辦人員問我們今天下雨耶,還來嗎?去,當然去。午後三點半,雨忽大忽小,「不一樣的眼光」導覽團正式出發。
 
「書本裡看得到的,網路上查得到的,我不講,因為那個你們去查就有了。」年屆花甲的強哥身體筆挺,說話抑揚頓挫,自信又有禮,眼睛炯炯有神。「我今天的主題分成三個部分:老人文化,街友文化,情色文化。」
 
強哥說,艋舺公園裡的老人平常有五、六百位,最多的時候達七、八千位。聚集這裡做甚麼呢?喝酒、聊天、喝茶、打屁、吹牛、討論六合彩明牌、下棋、用象棋賭博(有賭就容易吵架,但吵架的通常不是當事人,而是一旁插花的)。「在這裡可以消除寂寞、紓解壓力,家人也因為老人家有個固定去處而不用操心。所以這裡街友有多少個?我算過,不到一百個,算過好幾次。為什麼數量會變?因為年紀大的會過世。現在這裡最老的是一個老奶奶,九十四歲。」這裡常有人來發便當,每次領便當的動輒兩三百人,他見過一個非街友去領,就問那位大姊說欸,這是發給艱苦人吃的耶,怎麼會來領?大姊說不領白不領啊。以前這一代也是「賊仔市」,也就是小偷市集,但他問過一個衣物攤販,攤販說沒啦,不是偷的,是從舊衣回收箱挖出來以後整理過拿出來賣。後來104年5月時因為發生了香腸哥以剪刀刺殺駐衛警的事件,所有的攤販才都消失。(轉移到一旁的西昌街去了,下午去就會看到)
 
「以前這裡是露店市仔,攤販本來就會賭,早年是『菜市仔賭』,後來黑道介入後就變成了『角頭賭』。(民國)八十六年拆掉以後,這裡才有大水池。」強哥指著一旁的水池說。「五、六十年前,他們叫乞丐,後來變流浪漢,然後變無業遊民,現在變街友。以前他們怎麼過活?四個字,自生自滅。當攤販洗碗、吃客人吃剩的東西。現在比較好,叫天助自助,除了社福制度以外,還可以靠舉牌、發傳單、出陣頭、抬棺賺錢。」強哥邊講,後方一位坐在地上的街友邊同步發表他對強哥、對大眾、對社會的議論。「以前街友本來可以睡龍山寺裡面,後來亂搞啊,破壞寺廟的東西,就不行了。現在睡外面,有發睡袋,可是也有人很糟糕,會把睡袋賣掉,再拿那個錢去買米酒。龍山寺旁邊還有假尼姑啊。坐在輪椅上,帶著外傭要化緣,天底下哪有請外傭的尼姑?」
 
此時,一個大姊走到我們後面的垃圾桶要打掃,強哥指著她說:「之前有議員,說這裡都是遊民,要驅趕,可是不是嘛,大部分都是老人啊。還有你看她,她是會來這裡打掃的街友,男女總共六個,每個月可以領一萬塊,維持這邊的整潔。至於街友為什麼會變成街友,有五個因素:家庭因素,經濟因素,酗酒,吸毒,自我放逐,我就是最後一種。」
 
強哥提到自己民國五十四年高二時就加入黑社會,到民國九十年才出獄。「所以很多團體都會希望我去講,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混黑道十個有九個沒好下場。你的人生想要走平坦的高速公路,還是想要像我一樣走彎彎曲曲的產業道路?」
 
老人與街友文化至此告一段落,接著強哥帶我們來到「茶室文化老街」,開始說起情色文化。
 
「會來這裡開店的喔,不是流氓的姊妹就是小三,要有黑道背景,還要跟白道疏通。這裡喔,都是合法掩飾非法。所以啊,這些店的老闆都是街友,信不信?出了事要抓去關,所以十個街友九個有前科就是這樣。裡面有阿公店(基本消費是兩百元坐兩小時)、摸摸茶、飲酒店。這裡可以喝茶,喝酒,還可以,有女生,我不要講那麼白,還可以場外交易,知道甚麼意思啦喔?裡面有一百五十家,小姐有三千人以上。分早晚班,早班是三十歲到五十歲,晚班就年輕貌美。十分之一是台灣跟東南亞人,剩下是中國來的。怎麼來的呢?依親或假結婚,那些假結婚的丈夫一個月可以拿五、六千塊。白天來的都是低下階層,晚上就有年輕人。猜猜看大家都拜甚麼神?對啦,豬八戒,天蓬元帥,台語比較難聽,叫豬哥神。掌管這裡的幫派有十個,以前才會打打殺殺,現在大家輪流拿錢,照月輪,但白道那邊就不是這樣,每個月都要拿。」強哥邊說邊笑。
 
進華西街,強哥在亞洲蛇肉店前面說吃蛇膽顧眼睛,在台南擔仔麵前面則要我們往那望,看右邊那根柱子。強哥說那根柱子是早期的木製電線桿,外皮是黑的,「叫龍柱」,現在包上一層金皮,因為老闆不忘本。離開古山園旅社後來到華西街的後段,強哥介紹這裡以前叫「寶斗里」(我小時候長輩常提到這個名稱),裡面有二百五十位公娼。當然也有私娼,還有被父母賣掉的、原住民的雛妓。「很可憐。年紀還不夠大不能賣怎麼辦?打賀爾蒙。妳要跑?那妳沒多久以後就會浮在淡水河上。不過做這種的沒好下場。我一個朋友家裡以前就在做這個。爸爸海洛因中毒暴斃,媽媽販毒被判無期,到現在都還沒出來。」陳水扁廢公娼以後,黑幫「芳明館」的勢力就衰頹了。曾經的娼妓年紀也有了,就改去西昌街那裡「站壁」,一次五百,中國籍娼妓也知道那是她們的地盤,不會進去。
 
「以前說一府二鹿三艋舺,世界各地的文明發跡都從河流開始。有船運就有工人,有工人就有吃喝嫖賭,就有黑道。所以萬華才有五流:流氓、流鶯、流浪漢、流動攤販、流動工人。工人會打架,受傷或殘廢以後沒辦法做事了,就變成街友;以前被國民黨在大陸抓來的兵有的來台灣以後成了逃兵,最後也變成街友。以前老大跟我說過:𨑨迌人出來外口走跳,不是靠婊,就是靠賭。也說𨑨迌人跟做婊的穿同條褲。」
 
為什麼最後一次出獄後沒再重返本行呢?因為強哥的媽媽勸他說,都五十多歲了,你還有多少本錢可以關?孩子再不孝,也該送父母上山頭。於是經過茶店外仍被朋友的妹妹熱情招呼進去唱歌的強哥,就這麼退休,成為了亞洲第一位街友轉行的導覽員。「連台大校長都來聽過我的導覽!」聽他導覽過,跟他聊過天,看過他的自信神情跟眼神,你就會發現真的,不聽強哥說萬華,你要聽誰說萬華?
創作者介紹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