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英文譯者。曾獲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菊島文學獎散文佳作,林君鴻全國兒童文學童話獎第二名,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小說佳作,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譯作有《英國家長這樣提升孩子大腦力:教育權威精選200個親子益智遊戲》、《我家沒有驕寵兒:認識被溺愛症候群,心理學博士教你正確愛孩子》、《我是馬拉拉》(合譯)、《我是馬拉拉【青少年版】:一位因爭取教育而改變了世界的女孩》、《伊莉莎白不見了》、《反轉四進制》、《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合譯)、《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治癒力》、《我讓你走》、《木偶奇遇記》、《漫畫原來要這樣看》、《背叛的幽靈》、《綠野仙蹤》、《溜冰大冒險》及《天涯一海島》。創作曾刊載於人間福報、中華知識經濟協會電子報、自由時報、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等。

合作、活動邀約、邀稿,請寄信至luketsu@gmail.com

請注意,本站的任何心得或評論文章在正常情況下並不會迴避劇情或結局的討論
這天,春樹、玉米、我,三人約好到華西街附近的古山園拍照。



時候尚早,忙碌的玉米還沒趕到,春樹跟我就先到吉野家解決晚餐。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印象中約有兩年未造訪廟口夜市,以前討厭人多的地方,所以對這裡的洶湧人潮十分反感。很幸運,今天人數還好。

先來到廟口的刑記吃鼎邊趖。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二月八號上午十點,我打電話給艾文,問他要不要去我們討論已久的海門天險。

「我想說你不會打來,我就可以去運動」

想得美。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座位上悠悠轉醒,左小腿上還殘留著刀療留下的些微痛楚(好像跟泌尿系統有關),我在台北車站下了車,換乘淡水線到石牌,晚上跟山姆約好在天母美麗華戲院看「狼嚎再起」。

出捷運站後往左邊走,心裡有股說不出來的迷茫。問了一位清秀牙套女學生,她跟我說天母是在反方向,「要坐公車」。謝過她,我開始往反向走。

走過一家服飾店,覺得有東西在呼喚於是回頭,拍下櫥窗裡的模特。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月十日,夜,我搭捷運到中山站準備赴約。經過一道小斑馬線時,眼前一個防止車開上人行道的圓頭石柱被撞離了水泥地,是技術不好的駕駛?還是技術太好的駕駛?



很快就在一條巷子裡找到今天的目的地。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某一個風和日麗的上午,我搭捷運到昆陽站,準備體驗我人生第一次的刀療。


站內玻璃上的剪影

確認好地址,我大無畏的前進。為什麼呢?因為我遲到了。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大致上來說,影評只有兩種取向:喜歡、不喜歡,你一定會比較偏向某一邊,這幾乎是定律。

「鬼魅」,讓我混亂了。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以「24反恐任務」拿下包含艾美獎、金球獎在內多項大獎的最佳男主角的Kiefer Sutherland在飾演科幻電影「極光追殺令」裡的醫師一角時就已經得到我的注意,此番他與我頗為欣賞的導演Alexandre Aja(「顫慄」、「魔山」)合作的電影「兇鏡」,自然屬不可錯過。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綿羊一直以來都是善良、服從的表徵。將其嗜血,甚至類殭屍化,乍聽之下是個有趣的題材,但不免讓人憂心:這種惡搞的怪異血腥喜劇,能看嗎?更何況,中文片名還將它翻譯得如此低俗!

有一半的時間我打哈欠,不過另外一半時間我笑得很開心。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Mark在賣場裡的劇院工作,Stacy是劇院對面一家熱食店打工的學生。羞澀的Mark不知道如何跟Stacy求愛因而跟好友Mike求助,Stacy則在好友Linda的展示下學會如何口交。當Stacy被一個大他十歲的帥哥奪走處子之身並拋棄後,她投向Mark的懷抱,他卻在最後一刻因車子是跟姊姊借來的而夜色已深故喊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意義是三小?我只知道義氣!」

未映先轟動,「艋舺」一片在拍攝期間即遭受負面批評。除了聲稱其過度誇大萬華黑道暴力的一面,還連帶破壞了部分剝皮寮老街的建築牆面,而文化局為復興萬華經濟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剝皮寮附近攤販則是期望電影,能帶來新一波的商機。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早上玩了一款叫「Spore」的遊戲。玩家從細胞生物開始玩起,隨著時間的演進變成陸地生物、部落生物、未來生物。過程中,玩家會遇到不同的物種,通常有兩種方式跟他們交流:以音樂或供品同盟;以經濟或武力征服。

朋友或是敵人(friend or foe),簡單易懂。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曾提過老爸是個崇洋的人,就連看的A片都洋味兒滿滿。這樣的老爸,到底是因為電視廣告還是我曾經苦苦哀求才帶我去戲院看「倩女幽魂」,我已經失了印象。但在童年的回憶裡,它確實是極少數我們父子倆一同坐在紅色戲院椅上觀賞的中文電影。

多年過去,我一直想找機會檢視當年的跟現在的我眼光是否相同?還有,為什麼是我喜歡「倩女幽魂」,真的只是純粹年少無知嗎?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幾年前這部電影在台上映時,有兩三個朋友問我看過否,我一律回答沒有。暴力、殺人、殘虐電影不是找幾個受害者、幾塊橡膠、幾種器具、幾罐番茄汁這麼容易。

Eli Roth告訴我:當然不止,還有芥末。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巫婆啊,"祖母說,"平常過著一般人的生活,看起來和藹可親的,但透過她眼睛中的紫光最容易判別;其次,巫婆都是禿子,她們戴著的假髮底下充滿膿包;然後,因為沒有腳指頭的關係,她們一定穿著平頭鞋;另外,小孩的味道對她們來說像新鮮的狗便便,因此那些經過小孩時會捏起鼻子的也是巫婆。我小時候有個朋友被巫婆抓走,警察怎麼也找不到。後來,她的爸爸在他的畫裡發現她朝窗口往外望,神情非常孤單。每一天她都會在不同的地方,也許餵鴨,也許在林子裡,但沒人看到她怎麼變到其他位置的。對我們來說,她永遠都是靜止的。她越來越大,越來越老,然後有一天她就消失了。"

"死了嗎?"孫子Luke問。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