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從美國回來,我的心情下探1000點,整個綠油油。美國夢,沒了、女人,沒了、家裡的事業,沒了。唯一剩下的,是仍舊樂觀的老爸跟不知道何去何從的我。

"哈哈,計算錯誤不小心賠了一點,下次再賺回來就好了,哈哈哈"

一點都不是應該"哈哈哈"的階段,我也不認為賠掉一整棟房子是"一點"。但是老爸開心,我也不好說什麼。活著,不能事事都怪別人。命是自己的,人生當然也要自己來才行。

雖然,心裡的惆悵似乎沒那麼容易消除。

回國後的第三天,Mary媽主動跟我聯絡。從我們交往開始Mary媽就一直跟我保持良好的互動,她說,長久以來她第一次看到女兒的男友是正常人。我很驚訝,Mary之前的男友到底是些什麼樣的人? 當然,後來從她選了牛仔離我而去之後,我開始看出些端倪。她對"有趣"的人比較有興趣。

話說回來,當天Mary媽是這麼跟我說的

"Luke啊,我Mary媽啦"

她一直都是這麼稱呼自己,這也是我很欣賞她的地方: 她很開放,沒什麼不能說的。

"聽說我家Mary跑啦?"

夠直接,很刺。

"對,什麼都沒跟我說"

"不好意思ㄋㄟ,我家女兒每次都這樣不吭一聲的跑走。不過你放心,一旦她走就不會回來跟你糾纏要些什麼以前的紀念品啦之類的"

我,我應該高興是吧....

"沒關係啦伯母,只要她開心我就開心"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賣假了啦,你心裡很難過我知道啦! 我女兒這麼漂亮,又每次都超死忠,年糕一般黏呼呼的,沒有男人事後不難過的啦~"

很了解嘛!

"唉,我女兒野馬一樣,我這做媽媽的也管不住,你就節哀吧!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再跟我說吧!"

啪的就掛了電話。

聽著電話那頭的嘟嘟嘟,心情越發難過。我不怪她們,畢竟感情這種事情需要兩個人才能上演,獨角戲是不存在的。只是,戲都演了一半忽然宣佈換角,我沒有信心還能夠接納下一個女演員。

當時是這麼想的。

==================================================================

我穩住腳步,看見她對我吐了舌頭(應該是),跳進一輛計程車走掉。我馬上記下車號,也在回到家後傳了簡訊確認她還好。寫完才發現自己還有另外一封新的簡訊沒有看。點了開來,號碼不認識,內容是這樣的:

"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與其說我相不相信,我比較好奇的是不會等下有奇怪的小姐打來說要約我見面以後比如說傳染愛滋病給我還是要詐光我的錢財。基本上,我這人比較謹慎點,目前為止倒是還沒被騙過。但話說回來,這種文案的詐騙簡訊我倒是還沒看過。

正準備確認一下發話者的電話,手機響起了"天空之城"的主題曲。是Mary媽。

"Luke啊,我Mary媽啦"

真是令人懷念的開頭。

"今天那個是你女朋友嗎?"

"這...該怎麼說呢?"

"不知道就不要說。還不確定但是有感覺就對了"

跟她女兒一樣很了解我。

"不簡單喔,我女兒回國以後馬上來找你,而你居然有另外一個女孩已經陪在身邊囉,呵哈哈"

"伯母,妳打來應該不是要說這個吧? 怎麼了嗎?" 我趕緊制止這個話題繼續擴大。

難得的,她的語氣透露出些許傷心。雖然成分很少,但這是我在Mary媽身上從未感受過的。

"在IKEA餐廳遇到你們以前,其實我女兒跟我說了很多,當中也包含了一些對你的歉意跟後來發生的點點滴滴。簡單來說,我女兒離開你以後先在德州待了一陣子,後來又去了華盛頓,內褲什麼地方的還有密蘇里,甚至還跑去夏威夷,然後"

"是內布拉斯加,Nebraska"

"隨便啦,總之她跑了很多地方,幾乎美國遊遍了才發現她最懷念的還是你,她是這麼跟我說的"

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我心裡有個什麼跳了一下。

"其實她離開你三個月以後就跟那個牛仔吹了,回去紐約的時候發現你也已經離開。當時她心裡很難過,為了療傷又繼續四處遊蕩,當然中間都是靠著男人過活,你也知道我女兒,沒有依賴別人她很難活的下去"

我知道。很痛很痛的知道。

"在餐廳時其實她不停跟我提到很想跟你再來一次看看,她相信你是她愛情的終點站,她也希望是。她說,你身上有種不可思議的吸引力,難以言喻的"

即便如此,還是甩了我。

"所以你呢?"

"我?"

"你怎麼想,想繼續跟我女兒在一起嗎? 還是想要跟今天那個女孩呢?"

"事實上,她有男朋友"

"哈哈,幾年沒聯絡,你已經大膽到這個地步了嗎? 我女兒相中的男人還算有點膽量"

話不是這麼說。

"那個,伯母,我明天還要上班,先這樣吧! 我有答案會再跟妳說,好嗎?"

"好啊,但是要先跟你說,你如果要跟我女兒繼續生活,美簽去辦一下"

"啥?"

"我女兒會在聖誕節之前回美國,你也應該要儘早過去才好團聚啊! 免得她又跑了喔,哈哈哈"

一點也不好笑。

"那,Mary現在英文應該很強了吧!"

"這你就不了解我女兒了。沒,沒什麼太大變化,她依靠比手畫腳度過了六年,不簡單吧! 跟我女兒在一起啊,去南極都能過活"

我可以想像我們兩個到了南極,然後"她"依靠男人過活,我則去跟企鵝同居捕魚。

"好啦,我累了,要去睡了,你想想再跟我說。還有啊,我女兒今天很難過喔,看你事後要怎麼補償她,回來到現在還沒跟我說話,都躲在房間裡面呢"

應該是因為時差的關係在睡了吧,我知道Mary不是那種容易情傷的女人。她是容易讓別人情傷而自己翩然離去的類型。

啪的電話又掛了。什麼都沒變,時光彷彿從來沒有移動過,六年前的月亮還是掛著。

躺在床上想了一下,又或者說什麼也沒想的看著天花板發呆。時針指過了12點,我還是理不出個什麼頭緒。算了,睡吧。

黑色的小土狗在柱子邊打著可愛的哈欠發呆,看著我搖了搖尾巴,隨即又看往其他的地方。走進萊爾富,我買了個狗罐頭出來跟新朋友打招呼。忽然意識到有個女孩有點生氣又有點好笑的看著我。

我從床上彈了起來,凌晨一點四十二。我想起來了,手機上的號碼是雨竹,鉅展是顯示卡公司,我們見面的地方是....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