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教授朴振南在課堂上讓學生看外科醫生金東原和其妻金仁英為日本人動手術的古老黑白紀錄片,並強調影片內容將會出現在考試中後讓學生下課。回到辦公室,他聯絡女兒一起吃飯,並囑咐女兒不需要特別過來,自己能夠照顧好自己,女兒仍然執意過去。女兒給了父親一本老相簿,並告訴父親他曾經任職過的安生醫院即將在今晚拆除,父親跟女兒約好家中見面後就掛斷了電話。

他走進已成廢墟的醫院看著斷壁殘垣,看著自己的過去化為灰燼,那奇幻的過去。

飯桌上談到了自己兩任妻子都在跟他結婚後不久人世,教授跟女兒吃完了飯,送了她們母女二人回去,這卻成了他們最後的晚餐。躺在床上,他想起37年前那四天之間發生的事情,他早已在當時死亡。

當年的振南仍然喜歡在空餘的時候畫圖,希望藉此消減自己看見屍體時心中的不安。由於院長對自己的養育之恩,他不但來到醫院實習,更接受了院長的要求迎娶僅有一面之緣的院長去日本留學的女兒葵當做妻子。當時一樁奇怪的殺人事件發生: 一名日本軍人被利器所殺,由於其身上的文件並未遭竊,故無法判定兇手的動機到底為何。負責進行解剖的是女醫師金仁英,振南看完解剖後馬上就克制不住的吐了。。隔天送來了另外一具女屍,她在自殺後被冰雪封了起來,美貌完整的保持著。在停屍間值班的振南第一眼就愛上了這名女子,常常把她的屍體拉出屍櫃觀看,甚至畫了女子的肖像畫。女子帶著一枚戒指,奇怪的是戒指自發的離開手指掉到了地面。同時他也注意一個女尼開始出現在醫院中,似乎是為了法事而來。

在院長問了振南出生年月日後的某個夜晚,走廊一隅的誦經房傳來了哭聲。振南前去觀看,女尼誦著經文,一個身著黑色和服的女子哭倒在地上,四周白布蓋著的桌上放著兩張照片,照片上都被覆蓋了符紙。女尼回頭看見了振南,他趕緊離去。女尼繼續開始誦經並敲起了木魚。一陣突來的吹熄了蠟燭,木魚聲持續著。

他回到自己停屍間旁的小木桌,女子的肖像畫離奇的消失。他聽到了敲門聲,原先他以為來自房門,卻發現聲音來自屍櫃,無名女人的屍櫃。好奇心混雜著恐懼,他慢慢的靠了過去,看見了屍櫃把手旁爬著的蝸牛,水開始從屍櫃流出。他鼓起勇氣打開屍櫃,空無一物,只有水不停的流出。振南眼前深不見底的黑暗中看似十分平靜,"趴噠趴噠",女屍嘴巴張著黑洞往前爬來,把振南拉進了屍櫃,門應聲關上。夢中,他跟女人結了婚,生了孩子,兩人裸身躺在純白的床上擁吻著。天色已亮,振南趕忙離開了女屍的嘴,吐出口中的黑水,女屍的嘴也同時冒出水來。醫院附近的山頭上,院長感謝來幫忙的女尼。符咒打開,裡面的照片正是振南跟女子,而女子就是葵。兩人的照片被一同火化。院長說不能讓那個男人跟自己的女兒再有牽連,因此才會以冥婚的方式讓兩人成親,但仍舊不知道這樣是否對振南公平?

葵的素描在滿地的水中飄流著,赤裸的振南看著畫,女子的靈魂也在他的肩上看著自己的肖像隨著水盪著..

兩天前,全身是血的女孩朝子被送進醫院。她是一場嚴重車禍中的唯一倖存者,且毫髮無傷。行動不便的醫師李秀仁負責照料她。每到夜晚,朝子就會見到死去的母親在床邊講著聽不懂的話,用紅紅的眼睛滿頭是血的看著她;或看到那位她深愛的繼父的背影;或看到車禍時死去的老婦跟背上沒有臉的孩子朝她慢慢走來。朝子的夢魘讓她失去了說話能力,眼神也永遠呆滯著。秀仁一次一次開導朝子,並跟她說自己其實在很小的時候掉進過古井,摔斷了腿,後來是靠也掉進井裡的養雞先生不停鼓勵他,才讓他撐到村民來救助,但養雞先生卻撐不下去,緊握秀仁的手死去。終於,朝子坦然面對了無力承擔卻無法逃避的事實。

母親說她將要跟一個男人(註)結婚,朝子看到男人的同時也愛上了他。朝子日夜不停的監視著父母,更親眼目睹兩人夜晚在房間進行的性行為。一天,新父親帶母女倆出去玩,朝子本來在後座跳著,忽然跑去抱住了繼父,並揚言希望母親離去,父親是她的,她要跟父親住一起睡一起,父親是她的! 說完她往前抱住了繼父,開車的繼父無法握牢方向盤,車往路邊衝去。一個頭上頂著籃子的老婦人抱著小孩正在路邊,急速的車讓她閃避不及。

想起了當天的事情,朝子不停的落淚,哭喊著都是自己的錯。她回復了意識跟說話能力。然而不久後女孩忽然失去了意識,身體也無力的躺在床上。秀仁跟同僚們將朝子送往手術室急救,情況卻不停惡化。失去意識的朝子看見了將自己抱離事故車的母親把自己放在雪地上後跟她對面的相望著,母親臉上沒有一絲責怪,只是露出好看的微笑看著朝子。秀仁拼命為她急救,女孩忽然握住他的手後死去,臉上十足的安詳。

秀仁離開了醫院。提著皮箱穿著大衣的他拿起一張相片。相片中朝子跟母親站在一座四周圍著紅柱子大鐘前一起拍照。秀仁往大鐘的方向走去,越過了一台公車,卻臨面被一輛轎車撞上。躺在雪地上,他看見朝子從公車上沒說話的看著他,他的頭開始冒出血。

金東原醫師在黑板上寫下鬼神兩字,跟學生们說他雖然沒看過鬼,但他相信人有靈魂的說法。他的妻子金仁英正在幫他吊衣服,並說起現在的學生很容易就被屍體嚇的不敢正視(就是在說振南)。金東原想起自己多次跟妻子在陽光下的木椅並坐,但靠在他身上的妻子卻沒有影子。

殺人案又添一筆,一個逃兵在一間木屋中被利刃所殺,凶器跟手法與之前日本兵被殺時的情況如出一轍,日軍將領覺得應為同一名殺手。事件發生當晚,金東原做了惡夢。他回頭看身邊的妻子正沉睡著,她的蝴蝶髮釵也在枕頭旁橫著。在知道了殺人事件後,金東原懷疑起太太,質問她昨天晚上是否曾經外出或是否做了怪夢,但太太回答自己累了,忘記自己昨晚去哪,且要老公別管她做了什麼夢。

不久後,金仁英拿出一顆雪花球,說裡面的男女就是他們。金東原拿走了球,並用手電筒照著裡面的景象,讓影子映照在妻子旁邊的牆壁上,妻子非常的開心。然而同時,他卻也看到妻子在強光照射下並沒有影子。他讓妻子慢慢的走近,並隨著她的腳步想起了他逃避已久的過去。去年在日本幫日軍動手術時,頭部縫合到一半的士兵忽然醒來,拿起旁邊架上的手術刀刺進了金仁英的脖子,讓她命喪當場。然而雖然知道妻子可能不是人,他仍然很高興太太能夠陪伴著他逛街或看海,更希望妻子永遠都不要離開他。金仁英也很開心的回答自己永遠都會在他的身旁。

某天夜裡金東原再次醒來,妻子不在旁邊的枕頭上。他看見妻子往外走去,一隻蝴蝶則跟在妻子後面飛舞。他跟了過去,奇異的舉動讓一名剛好開門的護士起了疑心。屋外,護士被金仁英用髮釵殘忍的刺殺著,護士則在她的左腕上留下了抓痕。奪門而出的金東原看見瘋狂的妻子,要她把釵子放下,自己要去抱她。然而金仁英沒有停手,卻把髮釵插進了金東原的胸膛。

甦醒後,胸口的疼痛依舊,但不是致命傷。他看看已經死亡的護士,為了掩護妻子的罪行,將屍首丟下了前方的山崖。他回到屋內,怎麼也找不到妻子。日光照射進房間,他整理好行李準備離開這個沒有妻子的家。妻子忽然又出現,他很開心她終於回到身旁,並要兩人一起回日本。此時妻子卻指出他的左手有抓痕。他嚇了一跳,也忽然注意到妻子已經消失。他想起那些殺人案件,原來一切都是他所為,他正是連環殺人兇手。手上的雪花球滾到了地上。

金東原聯絡了軍方,坦承自己是兇手。接著他利用釘子跟皮帶將自己綁在木桌上,並留下一封署名金東原的信要來到現場的大佐別相信自己所說的話,因為他的身體裡住著自己及死去的妻子。大佐不久後來到,他敲了門沒有回應,打開門時只見到金仁英正看著他,並說丈夫出去了不在,要大佐進來喝杯茶。大佐走了進去,看見桌上的信件,嘴巴說出"徹底瘋了"後,他拿起槍走近木格子門,說"我聽說金醫生已經回日本了"以後,冷不防被從另外一邊拉開門的金仁英用髮釵襲擊。

醒來後,大佐趕往醫院,並質問醫院裡目前有誰。實習醫生回答有另一個實習醫生去驗屍了,大佐掏出了槍,帶領手下往驗屍間前進。李秀仁被送了進來,但是醫院已經沒有其他醫生。同事們要振南去叫院長來,但院長卻在看完女兒的照片後已上吊自殺。在看到朝子在公車上對著自己說我愛你的同時,李秀仁死去。眾人趕到驗屍間,只見實習醫生已經昏迷,金仁英拿著髮釵準備殺人。大家拿著槍對準金仁英,並要她放下凶器。忽然,金仁英變成了金東原,他說死去的妻子在他的身體裡面,要大家阻止他。大佐說話了。

"你不是金東原,你的丈夫去年在日本死了,他只是你想像出來的假象,妳是金仁英!"

她回想起丈夫死在自己的眼前,想起自己拿出丈夫的衣服散落在地上,想起自己在椅子上假裝靠著丈夫的肩歇息著,想起自己在課堂上穿著丈夫的衣服說自己相信靈魂。從來沒有影子的人不是她,而是她所幻想出來的金東原。在幻想中,她看見丈夫撫摸著自己的臉,身旁一片光明。她用髮釵刺死了自己。

看著過去的相簿,朴振南翻開最後一頁,是葵的素描畫。他想起葵,消失多年的葵,他知道她其實一直都在。忽然間,葵穿著學生制服出現在他的床上坐著,頭低低的。

"告訴我,如果妳要留下我孤單一人,為什麼那晚妳不帶我走?"

葵帶著眼淚靠近他,老人死去,素描畫掉到床上。

遠方,老舊的安生醫院已經開始進行拆除....

"那時,我們相信一切都是永恆的" 停電的那夜,故事的主角們點著蠟燭,他們心中這麼想。

註: 繼父的名字為恩地孝四郎,是1891-1955實際存在的人物,其職業為畫家、攝影師、詩人。本故事中的男人應該是以他為藍圖所設定。

================================================

先讓我抱怨一下,這故事真是長啊,打好久...

回到正題。這是由韓國導演鄭式兄弟所帶來的作品,類型的話則是屬於心理兼鬼片。以我所查到的資料來說,這部片的評價在國外不高。我個人不知道原因,但我很喜歡這部電影。

先從鬼片的部份開始談起。從鬼影跟七夜怪談後,拍的嚇人的鬼片我一部也沒看過。我說的不是那種忽然衝出來的那種嚇,而是那種明明知道眼前的是假象但還是會感覺到恐懼的那種嚇。奇談在這個部份處理的非常好。第一段振南的故事結尾時他往屍櫃裡面看的那幕。鏡頭慢慢的進入黑暗,從本來角落還有微光到全然的黑,忽然聽到了什麼,期待又害怕的聲音快速襲來,女鬼張大嘴加速靠近,讓我笑著罵了個"幹"(壞習慣,好孩子不要學);第二段朝子的媽媽坐在床邊吱吱喳喳的唸著奇怪的語言既恐怖又詭異,寒毛站了一些起來,隨後特寫女鬼的微笑表情那裡也很機車。之後不久朝子追著男人的背影到走廊,死掉的阿婆跟沒有臉的嬰兒慢慢靠近那裏也很毛,非常刺激。不過那種銳利的配樂(小提琴拉壞掉的聲音)我不怕,這點比較可惜。對了,講話那段讓我想到一次林正英(緬懷)主演的殭屍XX系列裏面他有吃泥土跟殭屍談話,裡面的殭屍語也是這樣的聲音,巧合?

美術跟攝影部分一定要誇獎。片中的場景幾幕很漂亮: 凍在冰塊下的美女屍跟飄落的櫻花、振南幻像中跟葵結婚,場景以木門拉開的方式前進,櫻花不停落下,美;女鬼媽跟朝子在雪地中看著眼前的鏡子,鏡屋跟雪的對比非常迷人;金東原用手電筒照雪花球讓影子映在牆上跟最後金仁英獨自站在海灘前這兩幕也都讓人驚艷。影片中還有太多導演的巧思跟攝影師的完美執鏡畫面,等待著識貨的觀眾細心觀賞。

劇情部份也是一絕。坦白說,我第一次看到劇情簡介時很擔心這樣的題材到底能夠帶來怎麼樣的效果,總覺得要不是不錯不然就是超鳥,而我相信超鳥的機率很大。相反,完全相反。除了前半小時因為交代劇情比較無趣外,剩下的部分沒有冷場,一幕又一幕的故事排山倒海襲來,轟的我眼睛大張目瞪口呆。最後故事的三重詭計設定很有趣。本來以為是靈魂,後來變成是心魔,到了最後居然是男女對調,而且幾乎沒有破綻(有一個微不足道的我就不說了),十分有趣的故事,人到最後也都死光了。所以才叫奇談嘛! 奇的好!

礙於經費有關,導演將故事集中在以愛情跟鬼魂以日軍統治時代的背景呈現。三段扭曲的愛其實都是反世俗的,分別為戀屍、戀父、戀舊。當然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鬼似乎也可以解釋成不存在,就像"神探"裡面一樣,其實一切都是幻覺,都是大腦製造出來的假象,而始作俑者居然是自己。然而這些反世俗的東西最後卻只帶來死亡跟人格扭曲,人有限的肉體最終仍然無法抵抗無限的精神力量而招致破滅。生命難,難在克服自己的心,難在壓抑自己的情。

演員表現不俗,故事架構有趣,美術設定亮眼,攝影手法迷人,驚嚇程度4顆星(部份劇情)。表現非常好的韓國恐怖電影,也是我非常少看到走精緻路線韓國電影。有機會請晚上自己一人看看,心臟病或高血壓者就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