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專寫火星的科幻作家在太太過世後毅然決定領養一個聲稱自己來自火星的孩子。男孩隨身攜帶一台嗶嗶叫的類電動玩具。他可以讓棒球打者全壘打、讓紅燈變綠燈、吃出東西的顏色(但吃不出藍色)。作家全心全意的愛孩子但也半信半疑孩子的出生之謎。在正式取得孩子的撫養權後,此議題讓父子兩人的心又產生了距離。趁著男人去參加新書發表會,孩子跑出門說要回家。結局呢? 當然是皆大歡喜。



男人、狗、配角一


由約翰庫薩克領銜主演,帶點科幻味道的親情倫理劇,其親姐瓊安庫薩克也在此片演他的姊姊,十分具有說服力。



老姊一出,誰與爭鋒。


最早看到劇中的小孩,我的腦袋裡只出現違和感,這種感覺持續了半部電影才逐漸被影片的氣氛所抹平。來自火星的孩子題材當然有點趣味,但其古怪的行為卻沒什麼說服力。奇異能力的展現以平淡的手法帶過,讓謎團不單只存在作家,更存在觀眾的腦海。到底一切都是巧合還是孩子真的有奇異的力量,這點我到最後還是沒有辦法下結論。不過我選擇了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部電影。



雷朋眼鏡是不是有贊助啊?


為什麼作家會領養這個男孩? 除了男孩出生之謎吸引著他之外,當然更是一份親切,一種看到從前被欺負的自己的同情心。這樣的行為拉近了兩人的距離,也迫使作家自己努力去說服自己男孩只是有點反社會情節,他可以改變男孩對成人的觀感跟對世界的態度;他卻忘記孩子不是他,孩子有自己的想法跟信念,豈是外人所能更動。從這裡,我們可以看見故事所代表的其實是孩子跟成人世界的衝突。



吃冰的父親與囚禁在紙箱中的孩子。


孩子有著自己的世界,一個成人也經歷過,但是忘記了的世界。離開夢幻島後的成人忘記自己的冒險,成了律師、商人、健美先生,開始以頑固的腦袋去忽略孩子的夢想。直到孩子知道如果不進行妥協,現實世界將會分崩離析(男孩如是說"'cause if i'm myself, they won't let me stay with you)。成人先向孩子伸出援手,然後開始不停消費孩子的夢想,最後把孩子同化,成為另一個成人。



"兒子,記住,98、58、89。這才叫女人"


然而成人註定是邪惡的一方? 不,我們仍然著迷於魔戒的幻想世界,仍然不切實際的期盼會遇到有錢的英俊男子或美麗女子瘋狂愛上自己。終究我們只是披著大人皮的孩子。於是,就在作家面臨老闆的"Why can't you be what we want you to be?"時,他內心的孩子睜開了雙眼,救回了即將離開地球,離開他身邊的兒子。



看報紙的父親跟玩腦充血遊戲的兒子。


這是一部我不會想看第二次的電影,有些環節的處理怎麼看就是不對我的胃口,然而橫亙其中的感覺確確實實的有其況味,讓看完電影的我咀嚼了三天才寫出這篇落落長的文章(其實是懶惰的藉口)。我沒有像阿達一族的媽媽Anjelica Huston所飾演的女老闆一樣感動落淚,斧鑿的結局少了幾分魄力。但,父親最終接受了反社會情節的兒子,兒子也抱著父親痛哭,那種合為一的力量還是小小的觸動了我。雖然,我還是不推薦這部電影。



阿達媽:"哭的就是我啦!"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