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成功的實驗讓Dr. Edward Pretorius及其助手Crawford Tillinghast順利連結到異形生物的存在,然而卻因為Pretorius執意能量全開而導致他的頭被異形吞噬而亡。意外發生後,Crawford便因為其怪異的證言而被送入精神病院治療。一個對怪異現象非常有興趣的女醫師Katherine McMichaels在聽完他的供詞後對他進行腦斷層掃描,發現他們的實驗成功的讓Crawford的松果體成長,便向想知道真相的探長申請由她接管Crawford並重演實驗當時的情況以發現真相。由於死因太過離奇且無殘留血跡,探長同意了Katherine的請求。



找了警察Buford Brownlee協助,三人回到Pretorius的大宅,而就在Buford跟Katherine在尋找電源開關時,Crawford趁機逃離他們的視線。重新連接了電源,三人來到頂樓的實驗室,Crawford拿著斧頭大叫著往機器衝去企圖毀滅它但被Buford阻止。終於Crawford同意協助修復機器重演事件現場,此時的他也對美麗的Katherine產生了愛慕之意。隨著機器的開啟,類似大型音叉的裝置產生了磁場,先吸引了異形魚跟水母並傷害了靠近的Buford,隨後更出現了應該已經死去的Dr. Edward Pretorius。Pretorius說自己沒有死亡,"只是到了另外一個境界"。出於好奇Crawford趨前碰觸了Pretorius的肩膀,指頭隨即陷入他腐爛的肉中。Pretorius大笑,扯掉了自己臉上的皮膚,"這不過是肉體,我的精神是無敵的",隨著話語,他臉上的肌肉宛如蛔蟲般的蠕動著,不久後臉上即長出了許多觸手。後來其頭顱更爆裂噴漿,還蹦出了一隻異形生物,幸好Crawford緊急切斷電源救了大家。



白天,Katherine在誇獎了Crawford之後便決定再次進行實驗,她認為透過加強松果體也許就能了解精神障礙 (Dysphrenia) 病患的腦袋,而她也從該實驗中得到某種性快感。Crawford嚴詞拒絕,Katherine遂改口說大家先睡一覺再說。某種神秘的呼喚讓Katherine醒來,穿著睡衣來到頂樓,她再次打開開關企圖再次體驗那種異常的快樂,此舉也讓Crawford甦醒並跑上頂樓要關閉電源,Katherine則用吻阻止了他。右半身化為畸形肉塊的Pretorius再次登場並抓走了Katherine。他撕開她的衣服,用左手撫摸著她美麗的肉體。Crawford跑出了房門,中途跟穿著內褲的Buford會合,一起來到地下室要關閉總電源,卻在那裡遭遇到頭部五角形的巨大食人蟲襲擊。就在Crawford被吞進半個身體,Katherine被Pretorius的頭部長出來的怪蟲吞掉半顆頭時,Buford緊急拉開電源線,所有的異形生物隨之消失無蹤。而Katherine也隨即的拔掉了所有連接上機器的電源線。

雖然知道自己犯了錯,Katherine卻仍然有進行實驗的打算,Buford則要她趕快穿上衣服帶著受傷的Crawford三人一起離開這不祥之地。Buford離開不久,Katherine看著以前Pretorius留下的性虐待刑具忽然有了異常的性渴求。她穿上皮衣畫上口紅,對昏迷的Crawford上下其手,更探進其神秘之地並企圖姦之而後快。Buford進房,Katherine改而誘惑他,具正義感的Buford則要她注意天花板的鏡子,看看她自己成了什麼樣子。一股奇異的力量將斷開的電源線全部重新連接,機器再度被啟動,Buford首當其衝要破壞機器卻被其所發出的電流阻止,槍則因磁力而被吸走。Crawford跟Katherine衝上來,卻被忽然出現的異形嗜肉蚊襲擊,Buford用斧頭砍斷了電線,電流卻仍然繼續穿越斧頭繼續流通。Buford機警的利用手電筒趕走蚊子,但沒想到手電筒也被磁力吸走並將光束集中在Buford臉上。所有的嗜肉蚊同時進攻Buford,硬生生的吃掉了他身上所有的肉殺死了他。身體如肉瘤脖子如巨蟲的Pretorius出現,他的額頭上長出了一條奇特的肉柳,上下不停的擺動著。他抓走了Katherine,並增幅了Crawford松果體的發展,讓他也長出一樣的肉柳條,被抓住的Katherine藉機拿到了滅火器噴灑機器,終於讓機器停止運作,Pretorius也隨之消失。



回到原先的精神病院,Katherine奇特的故事並不被探長相信,他更因為失去了Buford而對Katherine感到憤怒而讓Katherine成為了原先Crawford的主治醫生Dr. Bloch的病患。Dr. Bloch企圖取出Crawford頭上的肉柳條未果,下令對Katherine進行放電治療。此時的Crawford醒來,注意到房間無人的他趁著警衛不注意逃出病房。他感到飢餓,卻對人類的食物沒有興趣。當Katherine發現他時,他正在吃一顆腦。Katherine輕聲的要他回去治療,此時他頭上的肉柳條忽然跑出,並偵測到了Dr. Bloch美味的腦。Crawford攻擊了Dr. Bloch,吸出了她的右眼球後開始吞食她的腦部。



Crawford的逃出讓Katherine的手術暫時中止,Katherine則利用頭上的照射燈撞擊了手術醫師,並駕著箱型車逃離了醫院。Crawford走出了醫院卻只來得及看到離開的Katherine。一輛救護車駛入載來一位流浪漢,Crawford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趁機攻擊了一名男醫護人員,不久後則攻擊了另外一名女性。此時的他忽然恢復神智,放著流浪漢不管開走了救護車回到Pretorius的大宅。



把炸彈設好了放在機器上,準備離去的Katherine卻遭到Crawford的襲擊。他將她拘束在從天花板懸掛而下的手套環上,不停訴說自己對她的愛。不理會Katherine的勸說,Crawford頭上的肉柳又跑出來作亂,Katherine見說服無效,一口咬掉了肉柳,讓Crawford終於恢復神智。機器再度自己啟動,肉塊版的Pretorius也再次粉墨登場。Crawford逃出房間企圖衝往地下室,卻被長出翅膀的Pretorius邊旋轉邊吃掉了頭。待在房間的Katherine看到了異形魚飛入,她故意晃動自己的手讓異形魚咬掉了她手上的皮環,並利用火柴吸引異形魚後逃出房間。她衝下樓梯,看到沒有頭的Crawford跟異形Pretorius,她轉而逃回不斷流瀉出水的頂樓。倒數時間30秒,Pretorius抓住了她的腳並大笑,然而就在此時,Crawford破Pretorius的嘴而出要救Katherine,但又被吞了回去,再度竄出Pretorius的頭。Crawford沒有放棄,持續的跟Pretorius抗爭,最後化成骷髏頭的他咬了抓住Katherine的手,讓Katherine在爆炸前順利破窗跳出。頂樓爆炸,跌在草地上的Katherine膝蓋骨清晰可見,看著包圍住她的人群,Katherine開始大叫....

======================================================



改編自舊時代恐怖大師H.P. Lovecraft的短篇小說,由拍過"幽靈人種" (Re-Animator)跟許多恐怖怪異片的美國恐怖大師之一Stuart Gordon於1986年所執導,主角則是恐怖片的常客Jeffrey Combs。電影看到一半時我發現很小的時候曾經看過,留下了點印象,所以也算是我的童年少數回憶之一。



故事大綱蠻簡單的:一個科學家發明了一台能增幅人腦內松果體的機器,並藉此跟異形生物交流。科學家死亡,助手活了下來但除了女主角以外沒人相信他的故事。一夥人來到房子重演實驗,死去的科學家已經變成異次元怪物追殺主角等人。最後怪物被消滅,但活下來的只有女主角。非常短篇小說的格式。

為了電影時間,我猜此故事被拉長了應該至少有兩到三倍,導致結構稍為散了些,不過娛樂效果卻還是相當不錯,這點我很滿意。由於當年的特效並不發達,許多怪物是真的做出了巨大的模型來拍攝,比起CG動畫來說別有一種真實感。噁心的魔頭導演很聰明的以特寫頭部的方式進行處理,讓觀眾看不到下半部的人身只看到噁心的魔頭跟頭上的蚯蚓肉條不停蠕動。演員表現雖略帶生澀不過尚可,Jeffrey Combs跑下樓梯後幾個轉角的回頭十分戲劇化而好笑,不過他最後衝出怪物身體時魄力十足,我都想起立鼓掌的程度。



簡單、有趣、不耗腦力,就算腦袋被主角吃掉還是一樣能看的懂這部電影。22年後的今天來看雖徐娘半老可也風韻猶存。還不錯的恐怖小品。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