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一起上路去有著隕石坑的狼溪國家公園 (Wolf Creek National Park) 踏青,並計畫參觀後沿著路繼續前行到其他城市玩樂。途中他們經過一個加油站,一群醉酒的壯漢調侃三人,幸好在酒保勸阻下沒發生什麼大事。到了隕石坑開始下起小雨,過程中男子Ben Mitchell親吻了也喜歡他的Liz Hunter,留下另一名女性Kristy Earl自己在傘下躲著雨。準備回程時Ben跟Kristy發現他們的錶同時停止,而車的引擎也忽然無法發動。三人在車上過夜,一個男人忽然開車靠近並自願幫他們修車。在他的鑑定下有個汽車零件損壞必須更換,他邀請三人去他家,三人似乎也沒什麼其他選擇。



拖著車幾個小時,他們來到男人Mick Taylor的營地,是當地數百座廢棄挖礦營地的其中一座。三人喝著Mick提供的山泉水小聊一下,Liz注意到Mick看Ben的眼神不友善,擔心 Ben的言論可能刺激了這位曾為獵人的好心人,上前跟他小聊一下並表達想趕緊離開的意願。回到營火旁,她的同伴都已經入睡,而她的眼皮也不自主的閉上。

醒來,Liz發現自己的手腳均被綁住,嘴上也被摀了布。她扯掉布,用玻璃割開塑膠綁繩,在夜色下跳出所在貨櫃屋的窗。確認到他們的車引擎已經被解體,她想直衝大門而出,卻聽見後面的大貨櫃屋中傳來Kristy的叫聲。從窗戶,她看見Mick拿著狙擊獵槍玩弄著Kristy,讓她恐怖讓她叫,後方的牆上則掛著許多Mick收藏的武器。看著Kristy即將被強暴,Liz點燃了車後把煤油燈的煤氣放出引發爆炸,Mick趕緊跑出去滅火。Liz跑進房間要放開 Krisky時Mick滅完火回來,Liz趕緊躲進一張大桌下的雜物空隙中。Mick把抵抗的Kristy的頭往鐵條上敲,要她好好陪他玩一陣子,並指給了她看牆上一句"陪伴"了他幾個月,直到身體腐爛頭掉下才解脫的女性屍體。Liz出來用槍對著Mick的頭要他放開Kristy,Mick雖放開但又企圖對反抗,Liz的子彈射過了Mick的喉嚨側邊,Mick倒下,Liz用槍托繼續攻擊了他的身體幾下。放開Kristy,兩人跑到外面要開著Mick的卡車離去卻找不到鑰匙,Liz跑回去拿了鑰匙兩人趕緊開車逃出魔窟。



兩人在無垠的荒野中就著夜色狂飆,後頭Mick也開車追上。Kristy忽然驚呼,兩人的車剛好停在懸崖邊。Liz跟Kristy下車,Liz建議把車推下山崖兩人爬下山坡躲避Mick的注意。Mick看著掉下的車後用手電筒掃過兩人的隱覓處差點發現他們,不過因為電影時間還沒到的關係Mick沒看見他們。趁著Mick下山查看車況,Liz帶著Kristy逃出該處。來到一個廢棄的鐵籬笆旁,Liz要Kristy等她,她要自己回去找其他的可用車。如果她沒回來,Kristy就自己去馬路上求救。

回到營地,Liz找到一間停放許多車的廠房,也意外發現許多Mick收藏的照片跟攝影機,其中一台攝影機更有著Ben在加油站留下的影像。走出房間上了其中一台車子,Liz試了好幾把鑰匙終於找到正確的,也順利發動了車,卻沒料到躲在後座(!)的Mick用藍波刀從後面刺穿座椅刺進她的身體。Liz爬出車外繼續頑抗,Mick把她的頭敲向懸掛著的粗鐵鉤,隨後用藍波刀從腰處割斷了她的脊椎。"人頭柱 (head on a stick) ,他們在越戰時可以問出情報又不用擔心囚犯會跑掉的方法"。Liz睜大眼仰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終於熬到白天,Kristy等不到Liz,藉由太陽辨識方位,她跑上馬路求救,一個路過的好心老伯救了她。將Kristy安置在後座,老伯去後車廂拿毛毯,抬頭時發現自己放在車頂的保溫瓶被射了一個洞,不久後他的眼睛也被子彈射穿。Kristy發現了老伯的血跡,下車拿了鑰匙後開車逃逸。Mick則在遠方踩著煞車發動油門讓車子轟隆響,直到Kristy跟他有一段距離後才追上,享受狩獵的快感。兩人並行,Mick不停透過車窗沖著Kristy笑。抓緊機會,Kristy方向盤一轉讓自己的車撞了Mick的車把它撞的衝進路旁的雜草堆。Mick不慌不忙用獵槍射了Kristy車的後輪讓車打滑後掉進另一邊的雜草推車還翻了一圈 () 。慢慢把車開過去,Mick看著Kristy爬出車門,他用槍射穿她的身體,走過去又補了一槍。把人拖進車廂,Mick放了火燒車。



失血過多的Ben在山洞裡面醒來。他的手腕如耶穌般被釘在十字架上,關在籠裡的幾頭大黑狗對他不停咆哮,旁邊的十字架上則立著一具腐爛的男屍。他忍痛將自己的手拉開釘子,將手拉出了鐵線圈,他逃出營地,露宿在馬路旁的雜草中。一個戴著帽子男人身影出現,連同他的女友協力將Ben帶往附近的小鎮接受治療。 Ben控訴了Mick的暴行,但因Ben是唯一的證人,且找不到實際的犯罪地點及物證,因此遭到了警方的懷疑及逮捕,還將他拘禁調查了四個月之久,才將他放出來。

===================================



影片開頭就開宗明義的說"改編自真實事件" (based on true events) ,藉此來帶動觀眾對影片的投入及恐懼。透過這樣的商業手法,此部由"凶鱷"導演Greg Mclean第一次執導的電影"鬼哭狼嚎" (在這之前他也自編自導了一部短片"ICQ",取材自知名通訊軟體) 成功小兵立大功,為導演及片商賺來數十倍的利潤。當然這麼說不盡然公平,Greg此片的手法有別於同類型的電影都強調在殺戮的娛樂上,"鬼哭狼嚎"以強調真實為目的來進行拍攝,引起了兩名資深影評人影片看到一半就走出戲院無法繼續,更被知名動作導演昆丁塔倫提諾評為他"看過最嚇人的電影"。現在,就讓我這個暴力電影癡來說說自個兒的意見讓大家參考參考。



首先,如同"凶鱷"一般,Greg拍出了澳洲風景的美麗,電影畫面至少有三成的部份可以直接轉印成宣傳用的明信片,無論在配色、角度、狀闊感上均有一流旅遊雜誌的水準,這在一般暴力電影中相當罕見。而在影片的賣點 - 暴力場面的表現上,透過昆丁塔倫提諾最欣賞的澳洲演員John Jarratt (曾經酗酒,有暴力傾向,還用言語加上塗鴉威脅自己的房客) 所扮演的殺人魔Mick的精采變態演出 (非常昆丁風的) ,視覺上的震撼度相當不錯,尤其割脊椎那幕十足變態兇殘,幾乎已經到了應該剪掉的程度;另外最後男主角從釘子上拉起自己的手腕一幕也帶來怪異的不適感,近距離拍攝的感受不輸"奪魂鋸II"全身刺針頭的殺傷力。果然不愧是變態導演小組"Splat Pack"的成員之一。比較起來,"凶鱷"根本就只是一群人類吵醒一隻可憐老鱷魚的睡眠後還把人家殺掉的故事,一點敬老的態度都沒有


John Jarratt

可惜的是,劇情的缺失降低了不少"鬼哭狼嚎"的可看性。首先,主角們一群停在隕石坑旁邊引擎就壞掉未免"運氣太好",而從後來Liz發現到的攝影機影像顯示出Mick用同樣的手法至少還幹掉了另外一組夫妻。如果這地方會影響機器運行或什麼的 (連錶都停了),奇怪了怎麼Mick的車就不會有事,難道他是上帝派來的殺手?再來,Liz對倒地的Mick居然是用槍托攻擊他的身體而不是頭,更沒有用前幾個鏡頭拍到的十字弓或其他兵器對其進行別說致命但至少也要奪走他行動力的攻擊,雖然也可以說得過去,但電影的魄力跟說服力都因此而降低;第三,把自己的車推下去後攀在懸崖邊到底是哪門子的爛點子,容易發現又無法進行任何動作還可能滾下去,不如兩個躲在旁邊暗處等Mick出現用石頭對他進行攻擊還比較有利;最後,也是最怪的,Liz發動車以後被Mick用刀刺穿了身體....且慢,Mick怎麼會知道她會選這輛車。幾十把鑰匙Liz偏偏選了一台Mick 埋伏在上面的車。我看到這幕時與其說驚訝不如說錯愕,"啥啊!!"的感覺從我皺起的眉頭充分的表達出來。其他的小問題我就不提了,光是上述幾個狀況就夠嚴重了。



但話說回來,"鬼哭狼嚎"在其影片的力道上表現的卻相當不錯。雖然鏡頭時而如第三者般無情緒的拍攝時而又強烈表達出角色的失措讓觀眾無法全心全意的被眼前的殘忍所震懾,但幾幕該有的殘酷確實表現的真實又病態,值得嘉獎;可惜如果主角們能有什麼反擊之類的會讓電影更加的刺激也讓人更能接受,不然好像待宰的羊只能咩咩叫的等死一樣,多無趣。導演在故事的編寫上應該多考慮點合理性,或者乾脆縮短電影時間將之精簡,會讓劇情更加流暢而耐看。看"鬼哭狼嚎",我的心跳數沒有什麼變化,這樣的劇情只是再一次教導我們:有機會幹掉殺人魔時,記得別軟手,否則遭殃的還是自己



另外,影片提到的真實故事有兩個,一是發生於2001年的一樁奇案:一對男女被一陌生男子在路上攔下,說他們的車有火花,願意幫他們拖吊到附近的鎮上檢查。男人不疑有它下了車,女子好似聽到一聲槍響,接著陌生男人拿著槍出現,把女人的手綁起後拖回自己車上,消失了一陣子,女人則趁這個機會逃出車,躲在附近的草叢中,直到男人與他的狗搜尋了一陣子找不到人離開後好幾個小時她才跑出來。案發後男子被起訴,他卻供稱自己走的是另外一條路,根本不在現場,而警方也找不到任何的血跡及男人的屍體。不過由於男人無法解釋不在現場的他為何DNA會出現在綑綁女人的塑膠繩上,終於還是被定罪,目前仍在牢獄服刑。此電影05年上映時被限定不得在審判該處進行播放,擔心會影響判決結果 (辯方律師的要求) ,不過看來也沒什麼影響。慘案女主角Joanne Lees也在沉默了多年後出了一本書並接受採訪;另外一則故事則是澳洲知名連續殺人魔Ivan Milat,此人專門凌虐並殺害背包客,後來被判了終生監禁。而影片拍攝的隕石窟真的存在,只不過名字是Wolfe Creek Crater,多了一個e,該國家公園則名為Wolfe Creek Meteorite Crater National Park。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