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住處東榮館的天花板與屋脊中間的空隙爬行著,郷田三郎看見滿口上帝的神父遠藤對著女僕毛手毛腳要她懺悔自己的罪孽,也看見畫家富田美幸沉迷於將一名模特兒黏上白毛化成獸人,更看見一名意識到他天花板上活動的貴婦人在他的注視下加倍刺激的跟小丑交合。他,找到了跟自己同類型的人。

吃完丈夫招待的青蛙料理後,清宮美那子跟清宮浩一郎喝了點酒,浩一郎開始需索起美那子。感覺不到,她感覺不到天花板中的視線,只有浮雕的雙眼冷冷的看著兩人。某天,司機蛭田對美那子說他藏身於椅中,藉以感覺女主人滑嫩肌膚的觸感。

美那子來到空無一人的小丑房間,將純白的洋傘放在椅旁,自慰給三郎看。三郎跟小丑買了化妝品,塗上小丑裝後跟妓女交合但被拒。他,怎麼也忘情不了食指戳出洞後從那洞窺看的快感;回到家的美那子犒賞蛭田的忠誠而在椅上自慰,把全身的滑嫩壓在椅皮上。丈夫進來與她求歡。看著不遠處的紅酒杯,美那子跟丈夫激情交合。

美那子又來到東榮館跟小丑性交。過程中她感受到了天花板中的視線,便用腳絞死了小丑。今天的傘,紅色的;回到家,丈夫用高腳杯玩弄美那子的乳頭後兩人交纏,美那子一邊喘息的一嘴快活,一邊看著蛭田藏身其中的椅子。

美那子把三郎召來,告訴她自己知道他在天花板中的事後開始自慰,三郎只是帶著輕笑看著她,說他們是一樣的人,隨後離去。三郎偷來嗎啡,並利用針線從天花板的縫隙中往下垂,測量神父的嘴是否跟他所在位置的洞在同一條直線上。這天他白天嘲笑了神父的呼聲,午間則練習滴藥水的方式,晚上則從縫隙中將嗎啡溶液滴落。神父醒來開始咳嗽、胸悶,皮膚漸漸轉黑,嘴唇則漸白。到天白,呼聲已經永久的停止。

蛭田以殺死小丑一事柔聲要脅要與美那子發生性關係,美那子氣的將瓷瓶摔破,並在蛭田撿碎片時將腳大力的往他的手上踩,水滲進了紅。美那子與三郎再次見面,她問他殺神父是否為了她,他說也許。三郎找了美幸幫他在身上畫了綠色的線條,全身猶如粗大的青筋大量蔓延;美那子坐在蛭田暗藏其中的椅子上,拿著表面仍殘有蛭田血液的瓷片舔完後在柔軟的身軀上滑動。她的體溫緩慢穩定的上升,快感也隨之高漲。蛭田貪婪的感受女主人胸部及下體的柔軟及溫度,美那子則利用碎片劃開了椅子上方的外皮,並將可燃性溶液往上倒了些後點火。火不停燃燒,燒盡了椅內的氧氣。蛭田痛苦的掙扎,美那子豐嬌的肉體則壓制椅上,直到蛭田死去。

丈夫躺在床上,美那子從嘴到胸到下底徹底的服務著,此時的他忽然打翻了酒,紅色液體從喉嚨下方開始不停往腹部的兩邊移動。美那子停下了嘴不斷起伏的動作,微笑著說她每天在酒中加入一點砒霜,終於等到了今天。離開丈夫的屍體,美那子來到美幸處要求畫上跟三郎一樣的綠色筋脈。完工後,美性感受到了眼前這對情侶的異樣情緒,大聲命兩人離開。美那子與三郎合力在椅上制住了美幸,美那子從後,三郎從前,恐懼但又甘甜的死亡慾火燒上了美幸的身,讓她快樂,也讓她死亡,跟小丑同樣的絞殺方式。三郎跟美那子進入了天花板上的空隙,靈魂愛侶終於在沉悶的黑暗中交合。隨著下體不停搖晃著,美那子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歡愉。晃啊晃,世界也跟著晃了起來。1923年9月1號的關東大地震殺死了14萬2800人,也殺死了這對終於結合的愛侶。

倖存下來的女僕用幫浦打著水,開心的唱著歌慶祝生命的美好。水不停滲出,血亦然,染紅了一地。

==========================



由日本活動寫真株式會社(以下簡稱日活)在其浪漫情色年代(約為1977-1988年)的1976年所推出由江戶川亂步的同名推理小說改編而成的低成本謀殺情色電影。情色電影日文原名為ポルノ,即英文pornography的簡稱,簡單來說就是俗稱的三級片:最多露兩點,男女角色會發出愉悅的叫聲但觀眾什麼也看不到的片種。不過相較於港式三級片的普遍低俗,日本的情色片仍舊很認真的將之提升到一定的藝術層面而不流於色慾畫面的表現,攝影手法跟燈光效果甚至音樂或情境描寫也有好好的拍出來。日本人真的是一個很認真的民族。

"江戸川乱歩猟奇館 屋根裏の散歩者"(由於大家都看的懂所以標題我就不另打繁體中文)女主角由出演了相當多日活情色電影的宮下順子主演,據說是一個非常會詮釋妖艷兩字的女演員。男主角則是石橋蓮司,現在來說的話還算蠻常見的配角,"詐欺獵人"、"甲賀忍法帖"、"HERO"、"憑神"等諸多電影都可以看到他的演出。比較值得一提的是日文版的"聖石傳說"中,如冰的父親劍上卿的配音正是由石橋桑所擔綱,相信這樣的敘述對布袋戲迷來說會多一層親切,少一層距離。

劇情主要是以有異常性慾的男女主角的角度來進行敘事,也直接的抽掉了原書的偵探明智小五郎的角色,將懲罰者一職丟給了天災。男主角郷田三郎喜歡藉由偷窺來滿足自身的欲望,相信男性曾經進行廁所中的對話、女性曾經湊在一起聊是非的都經歷過這種窺視他人內心陰影處的愉悅。不同的是,三郎把這樣的一種感官刺激進化,從而成為一種異常的性滿足。在發現自己窺視的對象居然對自己有更深一層的渴求乃致迷戀時,他的性慾也開始隨之進化;另方面,女主角清宮美那子曾經也如一般女性,嫁為人妻後理應享受正常性愛。無奈丈夫,乃至司機都對這白皙貌美的女子要求的更多,因此一步步開發了女人內心深處不可見的井,讓美那子也必須藉由跟小丑才能得到不只偷情,更是角色扮演的歡愉。本應帶來歡樂,娛樂他人的小丑,成了慾望的禁臠。發現天花板上三郎的眼,讓美那子對性愛的追求更上了一層,對三郎亦然。她享受沐浴在三郎眼光中的快感,同時也讓蠕動在她身上的小丑帶給她高潮。原先的她沉迷在慾望之海,三郎讓她學會了衝浪,那一不注意就會席捲她的浪花帶來無窮的刺激。早在絞殺小丑跟讓司機窒息而死之前,美那子已經一直在對著丈夫下毒。他為她開啟了異常性慾的大門,卻沒辦法滿足她無盡的飢渴,反成了一顆絆腳石。可悲的是,美那子的丈夫到死前才知道自己的名字老早就已被列在拋棄清單之中。

兩位主角的見面亦是特別的。離開了他的藏匿處,三郎出現在陽光下,出現在自慰的美那子面前。他對空氣中濃烈的費洛蒙不屑一顧,因為他知道這樣的一般性行為滿足不了彼此。毒殺表裡不一的神父,三郎不但證明自己不會告發美那子絞殺小丑的行為,更讓兩人的立場變的一般,成了一對注定結合的鴛鴦。確定了男主角的心意,美那子讓躲在沙發中的變態司機窒息而死,給了丈夫最後一次少劑量的砒霜讓他毒死,便去找她的知音、她的愛人。兩人一同讓畫家畫上綠色的青筋後,臉孔毫無表情的靠近、誘惑畫家,讓她跌入前所未有的感官盛宴後,殺死了她。死亡,是未知的集大成,作為病態性慾的終點,也許畫家是幸福的。

"江戸川乱歩猟奇館 屋根裏の散歩者"除了超單純的女僕外沒有常人,或者我們也可以說,沒有攤在陽光下的常人。深埋在每一個人心中的深處,都有一個我們不願意承認的自己,有一個基因設定好讓我們不停追求快感的機制存在橘子樹下安靜的歇息著,等待被喚醒。"江戸川乱歩猟奇館 屋根裏の散歩者"是情色片,是謀殺片,也是異常性慾的一種表現,如同更為病態的"江戸川乱歩全集 恐怖奇形人間"一般。看完這類型的電影,也許有的人會覺得難以想像,人怎麼可能變態到這樣的一個地步。但轉念想想,你有懷念過某個男人或女人的味道的時刻嗎?你有看著某個東西想起心愛的他或她的時刻嗎?更甚者,你有聽到某個口頭禪或某句話就想起一個恨之入骨的人過嗎?只要你有經歷過這樣的感受,不管是輕微或是強烈,你就踏進過那充滿雷電與枯樹的荒原過,只是你走了回來,有的人則選擇長居於此。虐童、虐犬、虐貓都是一種病態的昇華,從使用電蚊拍把蚊子電的焦黑冒煙開始茁壯。幸運的是,大部分的我們知道做某些事情的後果而選擇留在原處,只有少數的人,他們過度追求感官的刺激,且需求越來越大,才會釀成悲劇。藉由承認自己心中的黑暗,我發現自己的腳步朝灑滿陽光的楓葉大道又走近了一步。至於樹下有沒有屍體,我想這就不必深究了。



無法嵌入的預告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