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近一個月前我失心瘋忽然又犯了,決定去挑戰據說有地獄千層階梯的烘爐地。

騎車到了中和,怎麼也找不到入口,四處問人所得到的答案更出現方向牴觸的錯亂現象,我把它歸類為土地公公要給我的考驗。最後莫名其妙騎到中和跟新店的交會口,莫名其妙找到一個景新街底登山口。找到了,就爬唄!




從西南


到正北方

三點三公里,還好啦!


超殘破的登山口一旁的腐朽扶手上下晃動著嘲笑我的無知

跟個看見我異常開心的登山客打了招呼,我來到一片寬闊的場地。




石龍子發現




八成是藍波設下的陷阱


克難的便椅,樹旁一堆螞蟻不懷好意的走動




冒險的選擇,I DO

岔路出現,沒有任何告示。



收音機傳出的雜訊聲音帶來了一線希望,一個穿著深紅色T恤的登山客跟我報了路。


未知果實






清掃工的小小休息處


蟻窩?

又出現了岔道,我隨機選了一邊。





死路,通往一扇被鎖住的大門及一根散發出腐爛味的大骨頭,回走。




終於來到一個中繼點


路況還是差



又出現叉路,這到底是登山還是機會命運啊?一樣看心情選了條,邊爬邊開始擔心自己會不會被狐仙給迷住了。

下起了大雨,一個中年男人無聲的出現,視雨為無物步伐穩健的走著,我撐著傘來到一處岩石小凹口,暫歇等雨停。



雨還是下著,但打蚊子打累了的我決定繼續我的旅程。



沿途一樣出現岔路,我已經沒有停下來的心情。又走了約莫十幾二十分鐘,迎入耳朵的卡拉OK聲跟撲鼻的菸味帶給了我生存下去的希望。

終抵漆彈場。





一隻黑狗出現在遠方凝望著我,十秒後開始小聲的叫著。另一隻黑狗出現,叫聲大了些。第三隻,第四隻,黑狗已經想起祖先曾在森林中狩獵野熊,人狗之間的敵意不停攀升。我拿著摺疊傘倒退著走,心想要死也要拖兩隻當伴,安全的撤離至外頭的馬路。



一連串的路況跟天氣不佳對我的士氣跟腿都造成了一定的打擊,多帶的水成了包袱,我滿腦子只有躺在草地看白雲的畫面。憑藉一股意志力,我又走了一段往上的路,福德宮就在不遠處。



開始爬階梯。




為什麼福德宮所在地會裝飾恐龍呢?


非常巨大的土地公像


意外讓我想到洋基球場,土地公不知道喝不喝啤酒







彷彿沒有盡頭。我看著一旁的父親鼓勵女兒走下去,我,我要當小女孩回憶中那個模糊的,沒有停下腳步,勵志的大哥哥!這樣的想法讓我終於拜會了土地公。



拜了土地公公、山神、註生娘娘,幾個膚色白皙的女孩激起了我血液中繁衍後代的渴望,而來自教育跟自由的力量則壓住了這種本能。女孩的心裡,又會是怎麼樣的想法?


投一枚硬幣後摸摸鬍子、拐杖、元寶,下頭袖口處就會掉出一枚有保佑的一塊錢


平日的下午香客仍絡繹不絕

回家。










民房上放著的雕塑看起來頗為眼熟


果然是吸收天地日月精華的如來跟彌勒


映入眼簾的店


有點難理解的標語,也許店名就是那段關於天氣的描述


我想到讓我沉迷了兩禮拜的Sunshine Ranch


很配合照相的模特


用毛筆寫成的名字很吸引人


下次吧


非常跟上時代的石雕店

本來有計劃走回去,礙於大腿多次威脅罷工我決定搭外頭的公車。我上車後的下一站上來了一個年輕女孩,我看著她的方向發呆,滿腦子想要去哪裡才會有廁所可以讓我換個衣服。回神時,女孩的眼睛望著前方,右手卻在大腿上比了個我能看到的OK手勢。可搭訕?還是?



在一個市集的前面下了車(司機說這近),我問了景新街底的方向,途中路過網拍名店小婷電腦門市。



走了好久的路,半小時或四十分鐘,我發現景色從來也沒看過,問了警察先生,原來景新街底是反方向。如果我是金髮異鄉客,也許警察有一成的機會載一下這位可憐的背包客,奈何我是同胞,只能自己搭公車了。

搭回了市集那一站往反方向走,十分鐘不到就看到我的車。在這裡奉勸各位會指點路途的好心人,請確定後再說出口才會讓善念循環喔!阿彌陀佛。


後記:

回到家後發現手機壞掉因此送修,朋友說那間土地公廟是求財出了名的,想想我這笨蛋居然去那裡求平安,我居然去學經濟的土地公面前祈求空手道土地公的保護,也許因此觸怒神明也說不定。但是土地公公大神有大量,我三個禮拜後去拿手機,維修費是零元。請容我再一次說,阿彌陀佛。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