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的運河:

裸身的長髮男人在一望無際的平原上茫然佇立,眼前有一口湖。

赤裸,男人,女人,壓倒,揮擊,微笑,恐懼。

睜眼,靈魂開始弄不清寄宿於何種性別的肉體。莊周夢蝶,蝶夢莊周,身形之似,背影難判。於是它叫,倒臥湖畔。

男人,醒來。


鏡地獄:



慘案發生,死者為一茶藝老師,臉部遭溶解而亡。警察前往調查,夫人在附近療養院治病的明智小五郎也風聞此案而來到現場。死者死亡時身旁無人,屍體亦無反抗跡象,調查陷入膠著。

深夜,寺廟的警報大作,聞聲趕到的警察及住持四下查看,並無人跡。其時,佛像忽而發出強光,住持認定為神蹟。遠處,平交道的燈號響起,沒有人,沒有火車。

第二次的案件亦在同樣的情形下發生:只有受害者,沒有兇手,死者是古文書的翻譯家。小五郎在案發現場發現一面銅鏡,根據上頭的花紋追查出是當地一家傳統藝品店的年輕當家齋透所製,是用來餽贈親友的禮物。交談過程,小五郎提到若人進入圓形的球體,也許能看見神的存在,齋透顯露出極大的興趣。

齋透的大嫂在翻譯家的喪禮結束後回家,酒後對齋透表達出愛慕之意。他將她帶到一個周遭擺滿鏡子的房間,用繩索拘束她,蠟淚滴上臀、胸、舌。強烈的SM性愛後,女人悠悠轉醒,齋透已不在身旁。一面銅鏡,她欲梳理亂髮,卻在腦中響起共鳴般的音波時瞬間死去。

將佛像裡的物品拿出,裡頭找到一面材質跟齋透所製,材質相同的銅鏡。小五郎的助手少年小林拿起鏡子照,隨即感到一陣暈眩,小五郎因此研判鏡子表面經過一種特殊礦石サラジウム處理,能改變波長,讓銅鏡產生類似微波爐的功效。

據此,他們逮捕了從鏡球中出來,頭髮皮膚均泛白的齋透。他坦承不諱,稱鏡子因忌妒他與女人間的關係而拒絕表面平坦,只有殺死這些女人才能製造出一流的銅鏡。小五郎連同幾名刑警從單面鏡看著訊問室內的齋透。以突然的怪力推開警察後,齋透透出詭異的笑容,衝破了鏡子...


芋蟲:

小五郎收到來自他從未謀面的宿敵怪人二十面相的信,裡頭提到他在一座廢棄的小島上,找到了四瓶珍貴的收藏:人的四肢。以及,一隻也許是世界上最大的芋蟲。

須永中尉在戰時有軍神之稱,因傷回國後便失去了四肢,無法言語,由其妻時子帶至叔叔收藏藝品的小島上照料。她為他吃粥類食物,稍有狀況即用鞭抽打,隨後再溫柔的幫他敷藥,這一切都看在來島上研究藝品,時子之叔的學生平井太郎,同時也是怪人二十面相的眼裡。

在地板下偷窺時,二十面相發現四只玻璃瓶,裡頭裝著中尉的四肢,從而推斷下手的人正是時子;時子對中尉百般挑逗,確定其硬度後便坐了上去,節奏性的前後擺動。心臟快速跳動,汗水覆蓋每一口毛細孔,時子癱軟一旁。中尉意猶未盡,蠕動著爬近時子,小腿,大腿,陰部,胸部,嘴唇,時子陶醉在性愛的歡愉中。猛一睜眼,時子看見已無毛髮,肌膚潰爛,不成人形的中尉,她大叫,忘我的用大拇指戳瞎了他的右眼。

"原,諒,我。"時子在中尉的胸膛上寫。

"原諒誰?我原諒自己可以嗎?"

二十面相將中尉帶到室外,讓他看四只玻璃瓶,也用被時子打破的玻璃碎片的一片讓中尉看自己的長相,中尉選擇趨前劃瞎自己的左眼。

見狀,時子摟了中尉,開始訴說她有幸學到外科手術的技巧,而又將它運用在丈夫身上以阻止他再上戰場的故事。事後,她後悔了,但對二十面相來說,這不過是藝術家想創作不朽名作的扭曲心理所使然。在時子的要求下,二十面相拿起鋸子,朝溫柔對著丈夫微笑,躺在他身旁的她走去。

切割大腿時,血濺上了二十面相的臉。

從本島向離島以望遠鏡窺看,小五郎看見二十面相推著一台嬰兒車在島上走。一旁,助手說他們因要探查此一事件而躲過大地震。遠房,兩隻芋蟲的愛是否能以怪誕的翅膀飛翔?


蟲:



我的職業是司機,經常接送的是名演員木下芙蓉,很漂亮,被稱為冷面美人的那位。

從小,我就沒辦法跟人接觸,隔著衣服也不行。為什麼?你知道我們生活周遭都是看不到的蟲子嗎?食物,水,就連空氣裡都充斥著微生物。不不,這不是好壞的問題,是感覺的問題,為什麼我要吸食這些顯微鏡下噁心移動的怪異物體呢?想到它們寄宿在我體內,我的皮膚就開始癢,全身性的,但脖子有個地方最嚴重。醫師說這得看精神醫生,但還是願意開點皮膚藥給我。帶眼鏡的胖子,怪怪的傢伙。

抱歉,不小心就把話題講到我身上來。芙蓉吧!你想知道芙蓉對吧!她很漂亮,這當然。有幾次,她要我把她載到一間郊外的木造大宅子,那是我跟她,還有一個男人的秘密場所。當然,我不會把這地方跟你說,大明星有隱私的,這你應該能接受,對吧?

在那裏,有個人會用怪異的綠色草狀東西往她身上抹。然後,還會把水蛭放到她光滑的皮膚上。緩慢前進啊!很慢很慢,但很確切,水蛭爬到芙蓉的肩膀一帶,然後大嘴忽地對準某一點,開始吸血,尾巴處的小球就這樣慢慢從沒光輝的黑轉成紅,很漂亮,畢竟是芙蓉小姐的血。她嗎?表情似乎有些微害怕,但陶醉,有點像書裡說的做愛神情。

我跟她嗎?不不不,我怎敢妄想,我不過是個跟人沒辦法接觸的司機罷了。但,我偷偷跟你說,你很聰明,知道嗎?我只跟你說,你很聰明。

芙蓉小姐現在跟我同居。

一開始,我想想,她的美貌很難讓男人不動心吧!有次我鼓起勇氣,在她要離去的走廊那準備了把花送她。她一開始沒意識到我,但隨我的出聲,她帶著微笑走來,芙蓉喔!她伸手要拿花,花裡頭藏著她找了好久的髮飾,男人送的吧!我猜。可是不爭氣啊,我手抖,花掉在地上,對上她的眼,我渾身皮膚癢透。她沒認出我,但看我癢的樣子,笑得好甜,好甜好甜,你懂嗎?

我知道她要什麼,她要我,即便知道我的疾病,她要我,她愛我,她要我。

電話那頭男人要她鎖門,她乖乖去鎖,回房間時看見我嚇了一跳。她質問我是誰,這不重要,我愛她。我忍著癢,把手放在她的脖子上,兩手的大姆指壓在脖子上方兩個柔軟的點,芙蓉小姐便一點一點的停止呼吸,我的癢也逐漸紓緩。我知道,這就是愛。再難過,人都還是要追求愛,你懂嗎?

我把她帶回家,帶回我特地為她擺設的美麗花園。外圈有草有樹,中間有一小圈白色的沙,跟她的皮膚一樣潔白。沙上面有張椅,椅腳旁有很多她用萬元大鈔摺給我的紙鶴。她穿著白色洋裝,頭髮放射狀散開,好美,她是神,我是信徒。這麼說真讓我難為情,不過是事實。愛情,原來是這樣美好。

不過,事情出了點差錯,她的身體開始腐敗,那些該死的微生物要搶走她。

痛苦難耐啊!但我還是在擁擠的小道提著兩大袋冰快要回家幫她冷卻,低溫可以降低微生物的活動,這點道理我還懂。但太癢,太癢了,所以我把兩袋冰塊丟在地上開始搔抓。忽然,我看到一間店裡陳設著許多泡在福馬林中的標本。對!這就是我要的,女神可以不朽,一定可以。

說來慚愧,我對血管什麼的一竅不通,芙蓉美麗的血液染紅了小沙灘,但總算是把那些防腐的藥劑弄進她的體內。沒啊,失敗了,臉什麼的都變得黑黑的,像發霉,不好看,還是漂亮,但少了點朝氣。嘿嘿,我怎麼做你知道嗎?我買了油漆,塗滿她的全身,然後再用水彩幫她裝飾。戴上桂冠,放在後頭有很多燈管的椅子上,她是我的女神,我的聖母,會洗淨我的罪惡。

我去跟醫師拿了最後的藥。我不能離開她,我要照顧她,她只有我了。庸俗的醫生沒聽過她,但不打緊,不過是個笨醫師,不打緊。醫生跑去別的房間忙別的事,我隨便看,看到門上掛著一幅油畫,畫裡是我那小小的天堂,但少了芙蓉。

後來,誠如你所看到的,我回到了這個房間,發現裡頭空蕩蕩,只有腐爛發腫的一具肉體,我連芙蓉存不存在都開始質疑。穿著內褲,我用最誠摯的心上街頭道歉,也帶了警察到樓下,但他以為我開玩笑不願意上來。這年頭,連要認罪都很困難。

剛剛?喔,你說剛剛啊?哈哈,怎麼說呢?嗯,總之,溫暖,你要講溫軟也行。我好累,真的,太多事情,太複雜,我想躲進個快樂,沒有蟲,會保護我的地方。其實也沒什麼,你就拿剪刀唰一下,像剖腹生產那樣就開了。埋在裡面很舒服喔~你不懂,因為那是出生以前的故事了。我跟你說啊....

=========================



好幾年前金馬影展的電影,由四部短片合成,均改編自日本知名小說家江戶川亂步的小說。雖以推理小說之父的方式存在日本人心中,本名平井太郎的亂步(筆名來自美國小說家艾德嘉‧艾倫‧坡的諧音)卻寫了不少充斥人性怪異扭曲的恐怖小說,其中不乏強烈官能色彩。以下就針對各故事提供我的看法。



火星的運河主要由淺野忠信(另三部他也都是主角)負責詮釋。一個男的毆打一個女的,然後又做了夢自己在孤寂的火星上(冰島取景),最後醒來。看似單純,但故事裡被毆打的女人卻削瘦而平胸,加上男女均長髮,觀者開始無法判定到底誰毆打,誰被毆打,誰做夢,誰消失。本短片為導演竹内スグル電影處女作,手法取材MV,暴力的剪接處理得很不錯,敘事的冷度跟交錯也都有到位。

鏡地獄由現已故導演實相寺昭雄執導,特色在於多數場景都會有鏡子存在,且部分鏡子所呈現出的光景非該時點所應存在(如黃昏的背景在鏡子裡卻是白晝),頗耐人尋味。既然利用鏡子,透過折射而不直接拍攝角色的手法亦出現過幾次,予觀眾一種距離跟錯亂感,角色似乎存在鏡中世界。

由於能反射自己,水及鏡子或任何其他能產生同樣效果的物品經常被描述為會吸人精氣化妖,以前紅過一陣的漫畫"魔力小馬"裡曾描繪過被稱為鏡魔的怪物,而協助小馬一行的則是稱為雲外鏡的妖怪。另,裡頭提到一本金鵜玉兔集,正確名稱為簠簋内傳(前兩個字我不知道中文怎麼唸),別名金屋(三足鳥,后羿射日射的就是牠們,象徵日,表陽)玉兔(象徵月,表陰)集,後人託為陰陽道大家安倍晴明的著作,為一占卜專門古籍。



鏡子是自戀(水仙花名稱的由來),也是反映心中邪念的一種器具。無論你在別人面前怎麼藏,當四下無人,鏡中的自己總映出你最黑暗的那面,讓你開心,或讓你害怕。不知不覺,有些人也許反被寄宿鏡子內的妖魔所迷惑,誤信了歪道,走向不歸路。請小心。



SM的蠟燭跟綁繩法一向是日本的拿手好戲,甚至有人以此為業進行教學指導,因此性慾扭曲的片段看見這兩個老朋友也不足為奇,但蠟燭滴上舌頭確實少見。礦石サラジウム為亂步所虛構,不過融化的片段使用的類塑膠燒溶音效及錫箔紙或相關物品分解、燒裂的畫面確實帶點驚悚感。缺點是成宮寬貴演技過頭及最後的鏡子破裂動畫看起來很廉價。



接著是"亂步地獄"中最讓我害怕的"芋蟲"段,不是像鬼片那種害怕,而是面對人心深處不可見的黑暗的恐懼。芋蟲是日文中吃諸如番薯或馬鈴薯一類葉子的毛毛蟲,對農家來說是害蟲,故事裡則是去除掉四肢的人類,相關做法在京極夏彥的"魍魎之匣"裡頭也有提及,甚至成為解謎的關鍵。但在此影片中,切去四肢的中尉不能言語,只能忍受一方面想維持好妻子名稱另一方面卻對他異常憎惡的太太的荼毒,裡頭的性愛段落更是古怪到了極致。將一我們熟悉的動物摘除掉部分外在器官,它成了異世界派來的使者。性格壓抑的民族,心中都藏著一隻獸。

除了將人化蟲的病態做法外,裡頭還加入了偷窺之欲,從天花板上或從地板下,不同的角度帶來不同的快感,熱氣往上頭蒸,血汗往下滴。類似手法在另一部改編自亂步小說的"屋根裏の散歩者"中也有使用,該片甚至讓人躲在沙發裡,男女則在該張沙發上做愛,藏身其中的人因而能直接碰觸他所傾慕的女人的滑嫩肉體。不直接發生關係,戀足,戀衣,戀任何能讓男人想起女人的事物,或只看,或聽,怪異執著之大成。

導演大名為佐藤壽保,曾任執導過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送行者 禮儀師的樂章"的瀧田洋二郎的助理導演。瀧田從成人電影下手,佐藤則專拍變態、拷問、強暴、偷窺等非常態性愛電影。有他的加持,"芋蟲"在視覺跟心理上都帶來相當的震撼。

最後的"蟲",導演為カネコ アツシ,主要以漫畫家的方式活躍業界,喜歡的導演為史丹利庫柏力克,在身上多處刺有自己設計的刺青,此段為他導演處女作。場景色彩尚稱華麗,病態力道則明顯不足。最後頭從肚子拔出來那幕衝擊性跟錯愕感都不夠,很可惜。

男人因為愛而殺了女人,但最後結局卻發現一切都是妄想,自己所愛的女人只存於想像中,呼應頭兩篇故事的虛實相間,主角只能活在戀屍兼戀母的古怪荒原上。時機成熟,我們將如紅龍般幻化成一個不知道的自己,在象徵的世界展翅飛翔。

整體來說非常不應該上映的電影,而在台灣也確實沒有上映。意外的是,此片在日本竟然是滿十五歲就能買票進戲院觀賞的電影。心智未成熟者看這部,有一定機率會進化成比傑森或奪魂鋸更恐怖的殺人魔。傾向保守的日本人,似乎隨時在找機會釋放血液裡潛藏的濃稠黑暗渴望。



=============(以下為快三年前的舊文)==============

Jan 04 Thu 2007 23:22

變態版亂步 "亂步地獄"

前幾年影展上的這部"亂步地獄",顧名思義,乃取材自日本推理作家之父江戶川亂步的作品改編而成,主要演員為淺野忠信,由四個導演拍攝四個故事構築而成。

第一個故事火星的運河,簡單來說就是把莊周夢蝶以意識形態的方式表現出來。一個男的跟一個女的吵架,又在一個湖邊躺著,到底哪邊是現實,哪邊是夢? 大概是這樣。之後的故事才有比較完整的架構。第二個是"鏡地獄",出現了那位非常有名的神探明智小五郎。內容是三個女的先後死亡,死因都是因為面部及腦袋溶解,兇器不明,但現場都有遺留同一個人製作出來的鏡子。兇手一開始就擺在眼前,只是犯案方式跟動機不明。不過那個時代就講到微波作用實在是了不起,還有什麼Saraziumite,這到底是什麼石頭啊? 非常的好奇。

第三個故事是芋蟲,由明智小五郎收到來自怪盜二十面相(令人懷念的)的膠捲揭開序幕。一個曾被稱為軍神的男人戰後重傷回來,四肢都已經缺失,由他的太太在一個荒廢的小島上獨立照顧著他,另外住了一個奇怪的男子平井太郎。觀眾可以不停看到女子虐待那像蟲一樣的男人,但是那殘酷中似乎又帶點愛情,也是有點意識形態。最後原來那四肢是女人切的,就為了不讓他回去戰場。這段讓我想到日本電影 "Audition",直譯是試鏡會,台灣翻譯成什麼我倒是不知道。也是一個女人殺她認定的壞男人的故事,沒看過的人可以去租來看看,不過並不是屬於闔家歡的電影,請注意。

最後的故事叫"蟲",也是唯一的偏喜劇作品(雖然之前我也笑了好幾次,不過那應該是個性問題,不是劇情問題)。一個司機殺了自己心愛的女演員,可是卻不知道怎麼保存她的美麗。冰塊、福馬琳、水彩都無法抵抗細菌的力量。最後女人腐爛了,男人象徵性的把頭埋在她的肚子裡,藉此說明自己想要逃避這個世界,逃回子宮去。淺野忠信有三次的哭戲,最後一次只聽到聲音還可以,前兩次哭的真是沒感情。也是怪怪的段子,不過本來就是怪電影。

整個來看,如果沒看過江戶川亂步的作品,除了第二段外大概沒辦法從電影中看出什麼端倪來,也許會誤以為他是某個年代的殺人狂也不一定。除了鏡地獄有點推理成份外,整部電影充滿了肉體破壞、性慾、異常性行為跟大量的象徵意義跟下意識手法。蠟燭跟它的好朋友繩子也有出現,相信許多人聽到這個會很開心,雖然我本身沒什麼興趣。拍攝的手法倒是還不錯,很多幕拍的蠻漂亮的,"黑"的漂亮,you know what i mean。劇情沒什麼特別的張力或突發狀況,不過有點變態的感覺很適合"亂步地獄"這個名字。說好看或不好看太過含糊,有趣倒是,適合邊吃脆腸啃雞腳看的怪怪電影。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