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發生了件不足為外人道,卻令我心頭亂糟糟的事情,也難得出現「我必須跟人聊聊」症候群。硬逼艾文取消掉當天的健身行程,我先帶他去吃玉林雞腿飯,之後轉戰蜂大咖啡,挑戰曾經聽網友說起的冰滴咖啡。

「是水滴」,艾文堅持的說。

進了門口有一大罐桃酥的蜂大,上二樓,看菜單,啊,真的是水滴,我猜演變過程應該是:

水滴咖啡 -> 老闆,我要冰的 -> 冰水滴咖啡 -> 冰滴咖啡

不過管它怎麼樣,有好咖啡喝最重要。





點好後不久,品項陸續送達。



艾文的水滴咖啡(含奶跟糖),蠻好喝的。



艾文得起士蛋糕。味道不夠濃,但仍有中間水準。



我的水滴黑咖啡,口感很順,不似一般咖啡苦或澀。據說咖啡因含量非常高。



我的波士頓派。艾文對我點這款有點驚訝,他說一般人不大愛吃奶油多的蛋糕。其實是因為老爸愛吃,我耳濡目染就跟著吃,二十多年囉!味道還不錯。

我侃侃而談,艾文偶爾點頭,偶爾搭腔。這小子雖然年輕,講話常不經大腦,其實還挺聰明,思考能力也不含糊。只是涉世未深,但這也是他最吸引人的地方。單純的人很少了。

押著我去重慶南路把該辦的事情都辦妥後,我送他上捷運。回到家,我從冷凍庫拿出冰的黑啤酒配隔了一夜仍非常好吃的紅豆酒釀餅享用。人生嘛!總是有出路的。乎乾啦!







那夜,我失眠了。



PS:

酒釀餅在重慶南路三民書局對面左右販售,一個二十五元。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