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提過老爸是個崇洋的人,就連看的A片都洋味兒滿滿。這樣的老爸,到底是因為電視廣告還是我曾經苦苦哀求才帶我去戲院看「倩女幽魂」,我已經失了印象。但在童年的回憶裡,它確實是極少數我們父子倆一同坐在紅色戲院椅上觀賞的中文電影。

多年過去,我一直想找機會檢視當年的跟現在的我眼光是否相同?還有,為什麼是我喜歡「倩女幽魂」,真的只是純粹年少無知嗎?

未料,我還是喜歡這部電影。



它的故事幾已無人不曉:寧采臣到古寺夜宿而認識了聶小倩,卻不知小倩乃靈魂被樹妖「姥姥」控制的女鬼,深深為她著迷。感於采臣的單純真誠,小倩愛他的同時也保護他免受姥姥的毒手。然後就是鬍子劍客燕赤霞登場,嘩啦啦幫助采臣奪回小倩的骨灰罈,順便入冥界滅黑山老妖(小倩被姥姥當成攏絡的工具而許配給他)。大致是這樣。

部分情節仍難逃港片慣有的刻意笑點,以狗當狼追采臣那幕更是「心意到但依舊是鬧劇」。然而奇特的是,「倩女幽魂」有種純真在裡頭,讓觀眾很難不愛上它的那種純真。大鬍子燕赤霞唱歌跳舞那段其實很突兀,但黃霑那首歌寫得低俗卻不失趣味,午馬的神情更是融入那夜景跟劍舞中,讓我不自覺又倒帶看了兩次。



插播一則學生時代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A片有分有馬賽克跟沒有馬賽克,簡稱有碼跟無碼。通常來說有碼的女生比較正,但有不少人則偏好無碼的真實性。某一天,我的老朋友良子說

「我昨天看了一部無碼的A片」

另一個老朋友(隔壁班的)小康睜大了眼,回

「午馬也演過A片喔!我也要看」



很無聊,但是真的發生過。

回到電影。



電影一開場,我們就能看到觀眾被小倩誘惑後最終失了戒心而被姥姥吃掉。「奇怪了,這麼強自己出馬就好,做啥還要搞得跟妓院的老鴇一樣?」也許有人會這麼問。除了懶惰以外,其實能被解讀成「男人會因為自己的欲望而帶來毀滅」。正如同追女孩子失敗了三十年的男性忽然在泰國酒吧被一個絕世美女搭訕,辦完事後對方的父、兄、男友會一起出現,而當你乖乖繳出你的旅行支票,一夥人浩浩蕩蕩離開你的旅館房間時,你還會發現一件事情。

絕世美女有喉結,正如同姥姥有兩種聲音一樣。



簡單、單純、結構不錯、演員的演技也都蠻好,「好人有好報」的勸世語依舊迴盪在我的心田。此片紅到日本去,甚至莫名的上了有嵐跟瀧澤秀明的「USO!?ジャパン」節目(台灣曾引進),請看VCR。



當然,有看過電影的就知道全是狗屁,那是電影裡的特效,跟鬧鬼什麼的一點關係也沒有。

最後,奉上張國榮唱的主題曲,讓大家可以懷念一下哥哥曾帶給我們的歡樂。R. I. 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