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回家,在十字路口跟準備去看〈人工進化〉的老爸巧遇後我收了信箱的信,抽出我每次看頭就會大的商業週刊,後頭有份塑膠封膜的彩色目錄,封面印著「中元普渡」四個大字,血拼的日子,近了。

六小時的睡眠總是不夠,奈何燥熱的天氣令人跺腳卻不催人入眠。眉心處的悶痛蔓上松果體,第三隻眼靜靜沉睡中。戴上小橘,我騎往家樂福。

忘了帶零錢,電梯上三樓跟服務台換,疲於應付囉嗦大嬸的小姐宛如鬆口氣般換給我一枚50五枚10,等價交換來著。經過長長的收銀列時跟個女警衛四目相對,當警衛太漂亮,當櫃台卻又不夠細緻的長相。

推車入店,我在門口徘徊看著義美蛋捲山,可惜價格非常不迷人。
經過一櫃漁夫帽,不遠處傳來橡膠半融般的無力宣傳詞,廣告衣服還是鍋子的好像,不想細聽。
服飾區塞進了一艘泡麵罐頭船,走道對面是仿造祭祀的供品桌,還插著沒點燃的香,帶點輕微的幽冥味兒。
再次買組我不用瀝太多油的味全肉醬,我在統一肉燥麵跟維力炸醬麵兩者間天人交戰:肉燥麵可以抽Apple系列商品,炸醬麵的價格則明顯實惠。但考量到炸醬麵的油膩偶爾會讓我腸胃不適,我決定添購能加菜加蛋的肉燥麵。

問了防曬乳的位置,我經過許多保濕液後終於瞧見目標,價格從99到200多不等。仔細研究隔離係數跟防曬效果跟價格,雪芙蘭跟妮維雅一戰前者因多一個「+」號而獲勝。家樂福自有品牌的掛在右上角,無論價格跟效果都大幅落敗,看到這我不禁想搭著家樂福的肩,問他一句「何苦呢?」

推車剛上電梯時我轉頭,琳瑯滿目的兩公升裝飲料讓我急急剎車掉頭,錯身而過準備補手扶梯跟手扶梯間小空間置物櫃的餅乾貨的女員工一臉見怪不怪。心裡仔細盤算,價格比起平日約略一罐便宜五元左右,興趣不是太大;倒是愛之味分解茶裡的山苦瓜成份非常誘人,但轉念一想留點脂肪在身上防遇難也不壞,因此還是上了扶梯。
電扶梯旁看見愛吃的海苔,價格略貴,沒買。

20顆178的金頂電池一定要支持一下。
今天不用買水,直接殺到左前方角落的餅乾糖果區。因應散財季節,除了地上擺有跟小朋友齊高的黑色M&M人偶外,擴音器裡還廣播著一齣即將上映,名稱大概叫流浪狗之歌的兒童戲劇,水果奶奶趙自強也會親臨現場。歡樂的氣氛使本區成了蛀牙孩子的天堂。
看了眼綠豆糕、南瓜酥、千層派,一台車裡的兩個小孩齊聲叫起「果凍!果凍!」我不禁掛上微笑,慢慢欣賞我眼前的美景:中祥平價蘇打餅終於有貨,可惜一包26的價格未免超過;偏偏家福牌的蘇打餅雖改進了外層黏包裝的缺點,但在烘焙技術上明顯仍有待加強。幸好,我在掃過波貝仙、雪燒、米餅後看見了我特愛的厚燒薄鹽跟它的新口味紅麴版,小貴,不過難得嘛,遂各買一包。
買了包孔雀餅乾,買包芋頭夾心酥孝敬老爸。本來還想請他吃捲心酥,不過老爸一有餅就不吃飯,孩子似的,所以作罷。
買了便宜的古道鳳梨酥,印象中味道不壞。左下角擺著新商品「無糖鳳梨酥」,強調健康無負擔價格卻是一般鳳梨酥四倍超過,我想我還是選擇用鞭子欺負我的肝臟好了。
72%家樂福巧克力特價,買。剛剛嫌貴的海苔,買。

殺進罐頭區買了兩組鰻跟一組鮪魚,東和的價格一向不錯;被家福牌珍菇跟青葉雪蓮子麵筋勾引,凡人如我沒能抗拒得了。

拎著LP33、低糖豆漿、黑芝麻豆漿,我逮著機會詢問正在標價的男工作人員為什麼山藥薏仁失蹤已久。男工作人員問了站在冷藏烏龍麵前的短髮女主管,女主管打電話不知道聯絡誰,我一旁瀏覽商品不讓她分心。偶然看見LP33居然有無糖版,可惜到期日太近,我喜歡鮮貨。此時主管喊我,跟我說『山藥薏仁停產了』。
我感覺人生柏油路上遠方的一盞路燈燈泡「波」一聲冒煙熄滅。
民國都還沒一百年,怎麼能停產呢?那是我最喜歡的豆漿口味,怎麼能停產呢?這樣我跨年的豆漿趴怎麼辦得起來呢?我的山藥薏仁噴泉難道能用薏仁米漿代替嗎?
影子淡了些,我黯然離開冷藏區。

經過蔬果區時發現水果T的蹤影,旁邊還跟了個新人女生,兩人也許哪天會交往也說不定。

結帳櫃台大排長龍,今天是披著星期三皮的星期五。眼睛瞟見一個眼鏡斯文男似乎要開一個新櫃台幫忙結帳,我屏氣凝神。台一開,我立刻禮貌微笑請個在翻找皮包裡的口香糖的老伯讓讓路,順利快速結帳成功。
女警衛再度與我四目交會,我岔開了眼神,望向隔壁櫃台剛結完帳的外省老伯。不久前在罐頭區,行動遲緩的伯伯問了個正在幫紫菜餅(我非常喜歡這東西)上架的黑衣工作人員某樣商品在哪,黑衣男是紫菜廠商不過幫找了家福工作人員來,老伯後來順利買到了膠原蛋白奶粉,他寶貝似的放進他的購物提袋中。
我心頭暖了一下。

不幸地,透過玻璃瞧見外頭日頭赤炎炎的風光後,我的心頭涼了好大一下。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