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靠近澆花伯,某種摩擦的回音就開始現身空氣中。幾個孩子在陽光照不到的橋下練滑輪,或跳或旋轉當然也跌倒,不過沒人喊痛;一旁一個女人看著,應該是某個男孩的媽媽。女人旁坐著個女孩,埋頭看書。



河的對岸,男人赤裸上身躺椅歇息。如果能把指針往前倒回八小時,他應該會綁著頭巾,嘿呦嘿呦帶領大家做早操吧!不過,椅子擺一堆,觀眾真有這麼多嗎?還是這裡偶爾會有小型演出呢?



烏雲近了。



約十五公尺外,一個男人撩起褲腳在河邊走動,手上拿著個藍色的東西,網子好像。撈魚?撈蝦?



經過一間看起來很舒適的房子。河岸旁的小天地,聽起來就是愜意。



一台宣傳車從小小的路上穿過,車頂黏個大喇叭,『各位里民大家午安大家好,立委XXX在晚上X時在X地聽取大家的建議,希望各位踴躍出席』。沒有騷動,沒有狗叫,沒有開窗,沒有漣漪。車子乘興而來,因無法搗毀安寧而走,車影有點落寞。



教堂傳出的聲音就不同了。開朗,宏亮,可惜隔著石牆沒法判定到底是用卡拉OK唱流行歌還是唱聖歌。一個婦人從教堂出來,另一個婦人從教堂前的馬路走過。『恁尪架早兜來唱歌喔』『謀啦!兜下午謀歹誌』。

為了與我結塵緣,向日葵不知看過多少次日升月落。我雖漠然,卻以相片記錄你最後的餘光。





是為了利益而來,卻成為老人人生最後的陪伴與支柱;偶有壞案例傳出,但你們純樸跟善良不會被遺忘。外籍看護陪著老人一起看孩子嬉耍,語言,已經不再重要。

河岸邊觀星象!?浪漫十足。





大錯特錯不要來。



各謀其政。話說那個可以下拉的東西是什麼?看起來好有趣。

電話響起。智凱說因為胖子隨時可走,問我現在在哪?『離車站應該有半小時路程吧!』『那要約早點嗎?』『好啊!我到車站再打給你』。其實已經餓死了,只是沿路都沒看到賣吃的,早知道應該帶著營養口糧。

走上堤防,稍遠處有類似風車的裝飾,好奇便走過去瞧瞧。風車旁有個銅像。





同樣的銅像如果擺在北歐,台灣人看到一定覺得異國風十足。可惜你們被立在這,沒人會對你們的愛情故事感興趣。

一座階梯旁擺個小攤,男人賣彈珠汽水、伯朗咖啡、運動飲料。想買,但沒寫售價應該不便宜。再忍一下好了。



臨時起意:登個山,好像也不錯。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