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漫畫裡,多數英雄無論戰鬥過程多麼艱辛,白頭髮可能多了一把之類的,最後總遵循同個鐵則:把壞蛋移交警察看管。為什麼呢?明明就知道他一定會逃出來,為什麼不直接做掉他一勞永逸呢?原因一,因為英雄是為了和平出戰,沒事的話其實並不崇尚暴力。殺人是不對的,如果英雄殺了人,那豈不跟壞蛋沒兩樣?(引申到法律面就是死刑存廢議題之一)原因二:不是每個英雄都很有錢,自己看管太累了,把問題丟給政府如果出了狀況,自己出來收拾就好,累積名氣又剛好發洩怒氣,一舉兩得;原因三,也可能是最深層的、英雄不願承認的原因:壞蛋見一個殺一個,那我這英雄不就沒得做了嗎?沒有壞蛋,何來英雄?

對壞蛋而言,情況也是一樣。



數十年前,麥克邁(Megamind)的母星出了場意外,父母將他送往地球逃難。宇宙飛行過程中,他巧遇了另一個調皮的金髮嬰兒。金髮嬰兒飛進了有錢人家裡得到妥善的照顧,麥克邁則在監獄裡長大。兩人意外在念小學時重逢,麥克邁其實有著一個好腦袋,卻總是因膚色而遭受排擠,而金髮孩子的超能力則被大家視為英雄,最後也不負眾望成為了城市的守護者城市超人(Metro Man)。既然要壞,我就壞到底,年紀小小的麥克邁這麼發誓,便開始了他的邪惡之路。



意外發現城市超人的弱點後,總是在關鍵時刻凸搥的大反派麥克邁不小心把英雄烤成了白骨,便開始準備以邪惡統治世界。然而一直以來都以幹掉超人為目標的話,在經歷一段時間的孩子氣胡作非為後,終於認清他的生命少了超人後根本一點意義都沒有。哀悼城市超人的當兒,麥克邁巧遇總是被他抓回家囚禁等超人來救的女記者羅珊(Roxanne Ritchi),趕忙化身城市超人博物館的管理人伯納德(Bernard)跟她接觸,也因而有了創造另一個超人的構想。



透過城市超人遺留下來的披風上的頭皮屑,麥克邁成功萃取、創作出超人基因膠囊,接著只要把它射進適合的人選身上,善惡的大對抗就又能重現!這樣的好計策(?)卻因為意外而誤把膠囊射進了暗戀羅珊已久的怪宅男哈爾(Hal Stewart)鼻孔裡。既錯之則安之,麥克邁跟手下迷你翁(Minion)開始訓練哈爾成為新一代的英雄:泰特(Tighten)。



隨著麥克邁(外表是伯納德)跟羅珊的戀情逐漸加溫,泰特也開始能自在運用他的超能力。跟迷你翁大吵一架導致他離開後不久,麥克邁就意外露出了真面目,給他一吻的羅珊覺得被騙,氣得掉頭就走,並要麥克邁別癡人作夢,雖然她跟超人沒什麼,但她怎麼也不可能跟麥克邁。一切正如迷你翁臨走前所料,麥克邁後悔不已,但壞蛋要向前看,準備迎戰英雄吧!

發出戰書,英雄卻沒到場,麥克邁的機器人大排場淪為夕陽下玩車的孤單兒童。找到正在打電玩的泰特,泰特邀他一起統治世界,麥克邁大怒,揭露自己不但假裝是他的太空爸,也是他的情敵後,泰特大怒,一場惡戰後把麥克邁扁得滿頭包。且慢?你想殺我,不會吧!你是英雄耶~躲過他眼中的雷射,麥克邁瘋狂逃亡,最後總算活了下來,也才認清自己創造出了一個惡魔。



在羅珊的引路下,麥克邁回到曾經就讀的小學,也發現城市英雄原來詐死!對此,英雄有他的說詞。在陷入一場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的危機時,他忽有一念,想用超光速去四處走走。靜止的世界讓他思考甚多,終於體認兩人間的貓捉老鼠對他來說毫無意義,遂決定詐死後追尋他的音樂夢。對所愛的城市陷入危機,滿臉鬍渣的城市超人拒絕伸出援手。

離開小學,麥克邁決定自首,回到監獄中渡餘生。同時間,羅珊則去試圖跟泰特講道理,換來的後果卻是被抓到高塔上綁著。看了新聞,知道自己一定沒勝算的麥克邁仍決定去救需要他的羅珊。他跟典獄長道歉,希望能讓他出去拯救蒼生,化身典獄長的迷你翁接受了他的道歉。



一陣黑煙後,正牌的大反派麥克邁現身,駕著大機器人跟泰特激鬥。機器終究抵抗不了基因的強悍,麥克邁被擊敗。正當情況危急,城市超人忽然現身,趕跑了泰特。羅珊知道是麥克邁,仍感動的上前跟他擁抱。不幸麥克邁的口音露了餡,泰特看破了麥克邁的偽裝,又回來要致他於死地。此時,羅珊注意到麥克邁的隱型車就在前方不遠處,也想起麥克邁那把能消除泰特超能力的槍就在車上。一陣歪七扭八的小逃跑後,麥克邁總算回到車上也拿到了槍。該死,怎麼跟上次的殺人衛星一樣又要加熱。泰特把麥克邁一拳打飛,加熱完畢後落地的麥克邁成功將泰特變回原本的哈爾,也成為了該市新一任的守護者。當然,美人也到手了,喔耶!

雖然,整起事件最大的受害者伯納德還在麥克邁秘密基地的洗衣機裡被轉動著......



由〈馬達加斯加〉的導演推出的電影,發行公司為夢工廠。我看的是中文配音版,頗為可惜,因為好萊塢動畫界會以配音員的輪廓來設定動畫角色的外型,讓觀眾在看的時候很容易把臉搭上聲音,配音版在這部分永遠也不可能及得上原音版。不過好處是觀眾可以把精神都放在影片而非字幕上,孩子們也看得輕鬆。『哩係鬼啦~』一個童稚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沒有指責,觀眾們為這突發插曲笑上了一陣。



然而,我並不覺得〈麥克邁〉有多好笑,開頭把典獄長變身有梗,跳舞有梗,機器人黃昏玩小車有梗,最後的空中出場有梗,其他方面不算有冷場,但也說不上多有新意或趣味。此外,中文配音者感情沒有放很進去,尤其女主角的狀況起先非常嚴重,幸好到劇末的時候有改善,不過迷你翁的配音員表現倒是可圈可點,值得鼓勵。還有一點,也是我在看電影時非常詬病的:中文版總愛把翻譯弄得非常當代。這裡說的當代不是現代,而是這個月,甚至這星期內的最夯網路或電視用語都會丟到電影裡,讓影片呈現出某種怪異。沒錯,有些辭彙看得懂,偶爾也會用,但不是像電影裡面那麼口語。個人認為,影片的深度因此而被降低成青少年次文化的犧牲品。最後,影片字幕中「的」、「得」不分的情況相當嚴重,中文的「得」能存活的時間大概不長了。等它死透的那天,我要為它默哀五分鐘。



十分幸運的是,即便有上述的缺點,〈麥克邁〉仍然是相當有料的一部好電影,主要的原因來自它的故事。上網一查,編劇居然還是新手呢!以後肯定前途無量。

首先,我們以剛下片不久、同為夢工廠出品的〈史瑞克四: 快樂4神仙〉來做比較吧。



在最新一集的〈史瑞克〉裡,我們的英雄綠食人魔因為家庭的責任讓他嚇傻了,過往的單身漢快樂不再,人類也一致認為他是大家的好朋友。老天!怪物的惡夢還有什麼比這更嚴重?所以他許了願,希望能回到單身怪物的日子,一天就好,讓他渡個小假。當然啦,這樣的願望帶來了一場大災難,而史瑞克也在經歷這一大段冒險後才學會珍惜現在。



把焦點回到〈麥克邁〉。城市超人不也因為對反復生活的疲累才會詐死嗎?另方面,麥克邁卻是相反,他處心積慮要回到過去,要回到那個善跟惡、陰跟陽永遠在交戰的固有世界去。而整部電影就是他的旅程。唯有認清「現在」才是一切,過去的必須讓它過去,人才能夠成長,且不害怕跌倒。透過這樣進行對比,麥克邁的英雄氣概正因為他敢於挑戰自己而顯得偉大。至於城市超人呢?也許等他當凡人當膩了,再說吧!



從最開頭的片段,觀眾其實可以感覺到麥克邁的雙親並不是壞蛋,只是因為成長環境,也因為對同樣是流亡子的英雄的妒忌跟同儕的歧視讓他決定走上邪惡之路。但話說回來,麥克邁其實本性不壞,他只是寂寞罷了。從這一點,我們很容易可以看到影片所批判的第二個問題:種族歧視。



以前上課時,老師曾跟我們講一個例子。她在紐約地鐵上跟朋友用台語聊天,忽然跑出一個黑人小孩用同樣流利的台語開始跟她們進行對話。我的老師嚇了一跳,細問之下,才知道孩子的祖母是台灣人,而他是祖母帶大的小孩。在生活中,我們很容易用膚色當作第一評判基準:白種人是美國人,美國人是優勢民族;黑人可能比較暴力,但老二會比較大之類的。誠然,我們所成長的國家乃至於社會型塑我們,把我們養成「社會想要我們成為的樣子」。但是就如同被貼了標籤的壞人群裡面一定會有好人,而被貼了好人群裡面的人裡面一定有壞人一樣,世事從來也不是絕對,必須跟「大亨小傳」的主角一樣退一步慢慢觀察,才能慢慢得知眼前的人真正的本性為何。可惜啊,膚色、國籍、宗教、服裝或很多其它外在的東西及過去使我們有自己的偏見,使我們相信自己所謂的「正義」並相信之,嚴重情況下甚至濫用之。我相信有天生的惡魔,但我更相信惡魔,是人的偏見慢慢將它轉化而來的。



出身也是〈麥克邁〉的議題之一。由於在監獄長大,麥克邁有他自己的價值觀。但仔細看,麥克邁比較貼近於本性善良的單純科學家。對抗城市超人是因為麥克邁的忌妒,但也別忘了城市超人的高傲。厭惡群眾則是因為群眾厭惡他。『既然我是壞蛋,我就要成為最壞的』,於是他被貼上壞人的標籤,事業也越做越大。然而只要有人相信,只要那個人是他在乎的,麥克邁的英雄潛能就會被激發。他總是搞砸,但他卻一再爬起。他自知不敵,卻滿腔挑戰的勇氣。城市超人是天生的英雄,麥克邁,卻是後天的英雄,努力的英雄。



可能是科學跟媒體跟網路慢慢削弱了宗教的勢力吧,善惡的觀念來到一個模糊地帶,無怪乎老人總是懷念著過往的美好,因為能掌握的東西比較多,世界好像也比較單純。不過翻開那些早期的文學作品,在被管制、被壓抑的年代裡,人其實一直都在徬徨,都在試圖把自己跟世界連接,同時間卻也矛盾的想活出自己。多數的我們,也就順著那條路走下去,因為大家都是這麼走的。終點不會太壞,我知道,也許有些嘆息,有些不完美,但總是活過,對吧?不過,總是要有一些人選擇不同的路,他們也許跌落深坑,又或許爬上高台;也許進入歷史課本,也許消失成為史冊上一撥即散的塵埃。可是這些人,這些勇於挑戰自己,最後超越自己的過去,找到自己現在的價值的人,永遠都值得我們喝采。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