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維京部族首領史圖伊克之子,小嗝嗝(Hiccup)卻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男孩,殺龍?村民們認為他別捅簍子就不錯了。某夜龍族進犯村莊,小嗝嗝利用自己做的裝置射落了見者必死的傳說龍「夜煞」,然而此壯舉卻沒人瞧見,於是小嗝嗝決定白天時自己到森林去確定。

果真如小嗝嗝所想,他的裝置捕獲了夜煞,但他卻沒辦法跟其他人一樣下手殺龍,便決心放牠生路。被射落時,夜煞傷了一邊的翅膀,身為鐵匠徒弟的小嗝嗝鑄造了一組摺疊翅做為替代及騎具。隨著與夜煞(小嗝嗝叫他沒牙)逐漸熟稔,他開始知道龍族各式各樣的特性而成為制伏龍的高手,也打從心底相信龍族並未如族人所想的那般邪惡。

忌妒小嗝嗝進展神速的女同學亞絲翠偷偷跟蹤他而發現了沒牙的存在,但在小嗝嗝半脅迫的解釋後逐漸釋懷,兩人也因此知道原來龍族襲擊人類村莊乃是被一巨龍所迫(如果有人玩過「魔物獵人」,肯定會知道牠是古龍種)。

畢業考,小嗝嗝欲跟眾人證明龍族並不壞,卻被史圖伊克大聲喊停而嚇了龍,沒牙在小嗝嗝命在旦夕之時不顧自身的危險救了他。在知道了龍巢穴的存在之後,身為族長的史圖伊克決定率村民一舉消滅眾龍,並利用沒牙當嚮導帶他們前去。村裡的男人們都乘船離開了,小嗝嗝決定帶同學們騎著村裡的龍飛往巢穴。

維京人的攻擊惹惱了巨龍,牠一噴火就毀了所有的船隻。至此,史圖伊克終知自己犯下大錯。趕抵的小嗝嗝同學們引開巨龍的注意,讓小嗝嗝有機會去救沒牙,然而此時沒牙所在的船卻開始往海底下沉。史圖伊克救了兒子跟沒牙,小嗝嗝便在同學的協助下騎著沒牙大戰巨龍,最後順利趁巨龍張口欲攻擊時射出一電火球,從體內破壞巨龍後將之擊潰。而當小嗝嗝身陷危險時,沒牙用身體跟翅膀保護他,救了他一命。

醒來後,小嗝嗝發現沒牙已經在等著他。雖然失去了他的左腳,但小嗝嗝順利建立起維京族及龍族的友好關係,也擄獲了亞絲翠的心。未來,一片光明。



自然偶有創舉。比如說,樺尺蛾原是白底黑點,這讓牠們能在樺樹皮上因保護色的關係而高枕無憂。假設不幸你生是長其他顏色的突變種,那很抱歉,你只能等著成為鳥類的食物。然而在工業革命後,人類的工廠噴出的大量黑煙染黑了樺樹,原先的白底黑點種一夜之間成了鳥類大快朵頤的對象,只有那些深色突變種,原先的「弱者」意外存活了下來,並成為深色種的始祖。雖說此事件乃人類所造成的「人擇」,但從這點不難看出:自然,總會考慮變數。



夢工廠改編自童書的動畫電影〈馴龍高手〉的男主角,中文譯名頗有瓊瑤風的弱男孩小嗝嗝正是變數。

維京人一詞通常指的是活躍於中古世紀的北歐航海民族,即斯堪地那維亞人(Scandinavian)。他們以卓越的航海技術及精良的戰船從事探索、貿易及掠奪等行為,民風相當慓悍,乃父系社會的民族。影片開始不久,觀眾即可知小嗝嗝已喪母,此即暗示其生活於典型的父系社會:拳頭大的人說話。



出生在這樣的環境中,性格溫順、講求共生的母系社會變種男孩當然難以生存。人道與天道,向來就水火不容。但以「人定勝天」角度的形式風格其實有一個很大的缺陷:看不順眼就砸砸砸,到頭來,你會連自己的立足之地都找不到,終將步入滅亡。

長期以來,〈馴龍高手〉世界中的維京部族便靠著互相殺伐而維持在一個巧妙的平衡。但若我們仔細看,其實不難注意到龍族絕對有能力一舉消滅人類,只是牠們選擇偶犯,如此才可長久。相較下人類可就不同了,滿腦子想方設法的要一次就「呼伊死了了」,拿多少命去換都在所不惜。對?錯?一切都是角度問題。



夜煞的意外出現顛覆了天秤的運作,關鍵時刻來臨:人族死?龍族死?

象徵自然的龍,當然不可能滅絕。企圖掌控天下的人類,命在旦夕。

此時,最不可能的救世主小嗝嗝卻已其兼容並蓄的智力及自然之子的身份消滅了破壞平衡的大惡棍巨龍,以左腳當作祭品拯救了兩個種族,體現真正的共生,共榮。

有沒有人想過,如果巨龍不存在,兩族的關係會是如何?

依維京人的個性,看見跟自己不同的肯定就開打,打了就要贏得漂亮。怎麼樣最漂亮?殺光最漂亮。猛烈攻勢下,龍或人的其中一族,必然滅亡。巨龍是龍族的霸王,卻也是自然界的恩賜:沒有牠的貪得無厭,群龍無首。沒有牠的威力無匹,人類有機會一舉殲龍。沒有牠,兩族不可能凝聚而體認到共生的重要。從這樣的角度來看,牠是必要之惡,就像〈守護者〉的結局一樣:沒有一更強大的敵人存在,人類怎能放下干戈?



競爭天性讓人類快速進化。然而誰又敢說,進化不是退化?

明明就是簡單、快樂、好看的動畫片〈馴龍高手〉,又莫名的被我複雜化了。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