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085

  應邀前往觀賞台視預計將於春天所推出的八點檔《雨後驕陽》。放映前,感受到了粉紅豬的超強親和力,可惜映後少了能與她合影的機會。
  我們收看的是該部連續劇的前兩集,點出了整部戲的起源:一對夫婦經營一家鞋行,他們有一個名為榮燦的親生兒子,而丈夫正義還在外頭撿了名聰穎乖巧的孩子木成回家養,視如己出。木成當兵時結識了美麗的少女牡丹,兩人情繫彼此;而當榮燦去吃當兵同袍的兒子的滿月酒時,也一眼就看上了牡丹。木成兵期結束回鄉,牡丹日日苦守信件,卻意外盼到了來自鞋行的婚聘,向來搖頭的牡丹嬌豔著雙頰點了頭。然而,當牡丹發現她要嫁的人是榮燦時,她才知命運之神對她有恨。礙於現況,礙於父親重疾,礙於家境清貧,她委曲求全,揪著心要木成「另覓姻緣」。眼看一段美意貶成了咒詛,「正義鞋行」內的愛恨情仇也就此揭開序幕...

《雨後驕陽》人物關係圖

  任何一部藝術作品的背後必藏有大量的汗水及辛酸,《雨後驕陽》也不例外,「我都覺得自己會做鞋了!」製作人笑著說。轉開電視,現時的八點檔總不免牽涉到各種雲霄飛車般的高潮迭起,企圖以重口味擄獲觀眾的心。《雨後驕陽》試圖尋找一種戲劇的純粹,藉由將觀眾帶回早期的台灣,讓觀眾得以見識到製鞋產業的起飛及沒落,還有其中的情愛悲恨。沒有總裁,沒有驗DNA,沒有難以溯源的身世之謎,《雨後驕陽》的劇組希望呈現給觀眾的是大時代裡的小人物,如你我一般。

P1030577

  一部戲劇定有其優劣。《雨後驕陽》中所使用的語言多為台語。中生代們如阿西、秋乃華等所說的台語較為輪轉,而新生代們在這部分就比較趨近於「電視常見的台語頓挫」。雖然這早已是慣見現象,但語言的逐漸沒落(包含我自己的台語比起我爸就差很多)還是令人感傷,這也為《雨後驕陽》增添一股幽幽淡淡的愁。不過年輕演員仍有必須肯定的地方。阿西的女兒陳怡嘉(飾演年輕時的牡丹)在角色情感的表現上並不馬虎,一場哭戲哭得梨花帶雨,絲絲入扣。楊子儀(飾演年輕時的木成)的角色性格比較內斂、木訥,雖然在「放」的時候有點過,但「收」的部分他掌握得滿好。至於Junior(飾演年輕時的榮燦),就如我們拿到的資料所言,「性格中有好大喜功、喜歡浮誇的部分」,觀眾幾乎一眼就能看到這些角色特質,也是不容易。

IMG_8976
      參加活動拿到的迷你手工小皮鞋,超可愛

  顯而易見地,《雨後驕陽》是一部花時間慢慢鋪陳、慢慢講述的戲劇。它不像電影紮那麼緊,卻在那放散中道出一種情愁,一種舊日的單純。願意花時間說好一整個故事及一整個時代,這樣的誠意、善意,我認為是很難能可貴的。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