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初戀

  「某甲的人生並不順遂(通常包含工作跟愛情),在一個意料之外的情況下忽然回到過去,劇末歸來時改變了自己的人生。」
  上面的「公式」我想多數人並不陌生,尼可拉斯‧凱吉的《扭轉奇蹟》、柴克‧艾弗隆的《回到17歲》,還有顛倒過來的《三十姑娘一朵花》等都可算在裏頭。乍看之下,《再一次初戀》似乎也難逃公式:初戀結縭多年的老公要離女主角卡蜜兒而去(外遇的對象是一名二十歲的小女生)、她的星途仍舊停留在小角色(殺戮電影中剛出場就被割喉的角色,台詞只有一個字「啊」)。萬念俱灰,人生黑白,她來到一家老闆很哲學的鐘錶行換舊錶電池,順便剪斷怎麼也拔不下的戒指。「我把你的時間調晚了一秒。因為鐘錶的時間比星球的時間快了一秒,所以我們得校正。在今晚跨年倒數的時候,在二十三點五十九分五十九秒的時候,再過一秒,仍會是二十三點五十九分五十九秒。再一秒,才會是午夜。」沒錯你猜到了,這所謂的「校正」就是她回到過去的契機。
  接下來的劇情會怎麼發展呢?這就牽涉到本片的特點。首先,回到過去的女主角看起來跟現在的她沒兩樣(其他演員也是,但男女主角因為在鏡頭前面的時間比較長,所以感觸特別強)。這產生了一種違和感,卻也明確告訴觀眾「沒錯,她就是那個回到過去的女人,她完全保有對過去(或你也可以說對未來)的記憶」。這樣的角色呈現方式非常有趣,尤其隨著故事進展,我們完全看不到年輕時候的她長得如何,這給了我一種該角色「其實不存在過去,因此才會必須將自己的人生再次上演,尋找自己的存在價值。」「這個虛構的角色明確告知我她的虛構性,也讓我看見她為此所做的奮鬥。」這是我的感受。
  本片的第二特點就是「宿命」。美系電影中此類型的電影通常會挑戰命運,這也是時光旅行者的必備行徑,不然回到過去的意義就不存在了。然而《再一次初戀》卻讓我們看見了命運的不可逆:女主角的母親之死不可逆(這是她酗酒的起源)、女主角愛上她的真愛一事不可逆(她注定生下他的女兒)、女主角的好友眼盲一事不可逆(瞎眼也許象徵「人不可也不該窺視未來」)。「這部電影滿哀傷的,」這是小石對本片的感想,的確如此。
  但是,這也是本片最正面也最實際的地方。
  雖然不可逆,女主角的行為還是對她的世界進行了微調。首先,由於她起初激烈抗拒與情人落入情網,因此逼得未來的老公為她拍下了一張照片,而這張照片並不存在於她原先的過去。再者,女主角把她的穿梭時空之謎拿去質問了她的物理老師,最後成功說服她為自己保留幾捲錄音帶,裏頭錄著她父母的聲音,這也是她當年沒有做的。回到現在,照片跟錄音帶都出現了,(但也可以說,照片跟錄音帶本來就存在,她只是重新經驗而已。因為就如前面所說,女主角的過去對觀眾來說本就不存在)但她快離婚的丈夫完全記不起自己拍過這張照片。
  結局該是如何?大圓滿?
  也不能說不圓滿。結局,卡蜜兒笑著跟丈夫在沒有營業的湖畔餐廳分手,獨自一個人抬頭挺胸走在積雪的街道上,向著觀眾看不到的方向走去。這不是一個傳統的「happy ending」,但它很真實。人怎可能改變過去?但藉由「重新親臨」這許多時刻,我們徹底認清了自己的好壞,接納了此刻的自己。如果能以嶄新的心態面對生活,這不就等同於重生嗎?這更意謂著生命的「second chance」。

  自編自導自演(女主角)的Noémie Lvovsky寫出了一個不夠流暢,有點像是輕微結塊的奶粉的劇本,但這樣的不夠滑順卻也帶來另一種不同的風情,也更為真實,虛構性的真實。演員們的表現都不錯,最讓人眼睛一亮的當然是串場的影帝Mathieu Amalric(曾主演《潛水鐘與蝴蝶》)及傳說級的演員Jean-Pierre Léaud(蔡明亮最喜歡的法國演員,曾演出《四百擊》)(友人雀雀說「你只要蔡明亮就甚麼都好」,形容得真是貼切)。本片最可惜的地方是物理老師的老妝,化得真是沒有說服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