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英文譯者。曾獲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菊島文學獎散文佳作,林君鴻全國兒童文學童話獎第二名,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小說佳作,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譯作有《英國家長這樣提升孩子大腦力:教育權威精選200個親子益智遊戲》、《我家沒有驕寵兒:認識被溺愛症候群,心理學博士教你正確愛孩子》、《我是馬拉拉》(合譯)、《我是馬拉拉【青少年版】:一位因爭取教育而改變了世界的女孩》、《伊莉莎白不見了》、《反轉四進制》、《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合譯)、《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治癒力》、《我讓你走》、《木偶奇遇記》、《漫畫原來要這樣看》、《背叛的幽靈》、《綠野仙蹤》、《溜冰大冒險》及《天涯一海島》。創作曾刊載於人間福報、中華知識經濟協會電子報、自由時報、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等。

合作、活動邀約、邀稿,請寄信至luketsu@gmail.com

請注意,本站的任何心得或評論文章在正常情況下並不會迴避劇情或結局的討論

目前分類:虛構創作 (6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The Man From London.jpg

四年前看了貝拉‧塔爾的《來自倫敦的男人》:沉悶、緩慢的酷刑,猶如被將滅未滅的檯燈硬生生照瞎一般。日子過去了,我興起了重看此片的打算,卻總是提不起勇氣。倒是寫了兩篇小短文調侃它。

短文一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很突然的,喜歡上了在遠方的一個人。

一開始只覺得奇怪,有個人難以忘懷,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我身上,畢竟已經不是那樣的青春,那樣的青澀。所以,去了遠方確認。抱著忐忑的心情告訴自己可能是錯覺,直到見面聊天,直到慢慢了解,我才知道原來那不是錯覺,是直覺,是一生一次的賭注。不是熾烈的,不是暴走的,而是綿長卻紮實的。

第一次有這種感覺,我知道這也會是最後一次。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要遲到了,要遲到了!』所以我奔進飯店一樓大廳角落的電梯,一個穿著綠色洋裝的小姐幫我按著讓我趕上。

電梯只到九樓,我的房間在十三樓,還得轉梯,非常不人性的設計。

透明的電梯沿著飯店外牆高速上升,電梯外的景物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幾秒後,電梯忽然又高速下降,經我提醒,大家都緊張了起來。然後就....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睡前,蚊擾。隨手抄起電蚊拍往嗡嗡聲擊去,命中,開檯燈確認,一隻頭似核桃的生物抖著兩隻腳掙扎。因其重量緣故而掉下,準備追殺,核桃卻開始膨脹,終至炸開,群蛆噴入空氣中,沾黏上我的皮膚後便賣命的竄,竄!

跑去水龍頭下沖洗,聽見老爸的呼喚聲,穿上警衛服準備去上班的他說電腦壞了,我責怪他都不關機,他嘿嘿笑了兩聲裝傻。螢幕打開跳出一個養魚遊戲的視窗,下面的文字說最新的版本可以線上餵魚。老爸去上班後,我專心的沖洗那些蛆,老覺得沖不乾淨。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02 Wed 2011 06:33
被甩那兩巴掌時,與其說瑄是氣,不如說她是愣,她萬萬沒想到居然會是狐狸精下的手!

『媽的靠,我也不過比她晚出現一個月啊,是憑哪點打我啦!』瑄這麼對我說,不過她還有更嘔氣的事。

『幹,我真的沒印象有沒有跟他上床啊,如果是最後一次,我不是虧大了!』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Feb 28 Mon 2011 06:20
  • 六月

海風吹拂著她的髮,髮絲輕撩上她的頰,她想起了那個輕啄面頰的吻,甜蜜而羞澀。

找了塊大石頭坐下,寒冷的海邊除了釣客外沒有其他人。隨著她草鞋的移動,一群海蟑螂窸窸窣窣的前進或後退,打量著這個穿著夏天的洋裝、不合季節時宜的女孩。

那年,她十七,在臨海的加油站打工。他二十,來自台北,戴著墨鏡來加油。朋友都載女友,只有他載著自己的孤單。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Feb 26 Sat 2011 06:39
  • 猩猩

買尬得,真的假的!?靠那一定超痛的啦!你真的很雖小ㄟ。

再來換誰,換我嗎,好,那就換我,沒在怕的。

前幾天我從西門町搭公車要回家,喔我家喔,在士林那邊,陽明戲院那邊。我哪知道最近上什麼鬼電影,不要吵啦,先聽我講。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琇琇,別哭了,好嗎?

今早送你出門上班時,最後的那個擁抱我實在捨不得放,真弄不懂你為什麼偏偏就不請假(宜庭會忙不過來,但那又如何呢?)。但我想,我也是愛上你的這份認真吧,對工作,對家人,對我。只有你,我知道我可以義無反顧。

下個月就是你二十六歲的生日,『唉唷很煩耶,我不要三十啦』,你依偎著我說。這三年的時間如眨眼,回想起卻又如此充分。我們的足跡踏遍山林,我們的大口吃遍小巷,我們的舌嚐盡咖啡百味,我們的眼看盡百花嬌媚。說來也許低俗,但你是我最美最美的花朵。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Feb 05 Sat 2011 06:15
  • 夜半

兩點半,你急急的敲門聲把我喚醒。

喘不過來了,喘不過來了。

看醫生,叫救護車,好嗎?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03 Thu 2011 06:13
  • 泥沼

你牽著我的手,我牽著你的手,我們排隊要領錢。

一疊紅藍紙,不夠家用。

你帶我去市場逛,小攤販串成的街,簷下的燈泡染成一片鵝黃。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爬啊爬,她要爬到外婆的橋
外婆幾歲了呢,兩百?
下一秒,她忘了前一秒在想什麼,又為了眼前的景色微笑起來
嘴裡的牙齒,掉了出來

野狗的凶狠讓她害怕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到醫院探看我家老頭,回程時把紅色重型山葉機車牽出病房,得一路牽到外頭,真要命,到底為什麼我要想辦法把它弄進來呢?本來想牽進電梯下樓的,沒想到是三人用電梯,根本容不下大車,只得認命四處問人如何牽出百貨公司。問了第二組人後我問了老鮑,老朋友,告訴我該往哪裡走。靠么,我的車咧?一回頭銀樓正在降下用粗黑鐵條交織成的老式鐵柵門,對奔上前去的我他只是搖了搖頭。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警察五秒內就到了,可能是老鮑報的警。警察四處抓人,人群四處逃逸,一個穿純白襯衫的白淨女人跟著兩名警察一起進電梯。我衝上前,是了是了,果然是你們,警察大人,各位看倌,請看!為什麼她的臉龐如此淨麗?為什麼她的胸前如此偉大?為什麼她的五官不化妝都很誘人?啪嚓!我都扯開她的襯衫了,你們還看不出來嗎?這兩顆渾圓跟她的純白胸罩沒讓你們想起什麼嗎?該死該死該死,我知道該上哪找我的機車了,修女肯定逃了。

來到城堡外牆的觀景台,我看見對面的修女院用黃土磚砌起的壯闊牆。我往對面的方向飛,嚴格來說是偏下跳的滑翔,因為無論我的手怎麼揮上升氣流就是不給面子。踩到一攤水,鞋底有點涼意。躍了兩躍,我衝進大迴廊,沒一會兒工夫就找到了地下室。滿山滿谷的五彩沙拉油罐充斥這巨大空間,沙拉油罐海就這麼給堆了出來,這群狗娘養的狗崽子就愛這味兒,百千年來的習慣,似乎也結合了成年禮習俗。我找到幾隻在裡頭泅泳的落單狗雜種,狠狠的從他們屁股咬下,咚,俊美外型瞬間成了矮肥冬瓜圓球人。遠方遠方,長老們坐在沙拉油罐還弄不清是啥勞子狀況,只見他們臀部下的沙拉油海開始隆起,登場的不是輻射怪蜥蜴哥吉拉而是我精通巨人術的朋友老鮑,狼人亂了陣腳,不知如何面對這八字鬍巨人。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莫名的在一間類似餐館的地方醒來後,我開始抓A片,針對特定女優進行搜尋。
餐館座落於一條類似華西街的步道中,步道是用方型磚砌成。前後有巨型大門及門柱,門架上有龍形裝飾。餐館本身不大,分為跟一般地面平行的用餐區,還有我趴著睡著的後半部,用深色木料築起的一個一人高的高台用餐區。
我坐在店裡的右後方,怎麼也想不起早些時候發生什麼事,好像在一間圖書館還什麼地方的樣子。不管它,我開始下載那個女優的片,她有各種裝扮,也有類似春麗的服裝,身材很好,年齡應該低於23。
網路斷掉,有人走進門,老闆的樣子。他走過來,坐在隔我一桌的地方。我看看他,看看店門,幾個穿著黑色制服的女生聚集在入口處的短廊,好像在準備開門或關門的作業。一個可能是準備考試的年輕人,坐在進門後右側的地方看書。
老闆說話,客氣的問我怎麼會把鐵門撬開跑進來,我說我不知道,我也很奇怪自己怎麼會在這裡。老闆說他店沒這麼早開,如果我這時間進來也會讓其他客人進來,我老實的道了歉,並跟老闆說其實他能早點跟我講,不用等這麼久。他拍拍我的肩,我收拾小筆電從短廊走出。
老闆有事要忙,囑手下一群已經換成學校制服的女學生送我回家,就在斜對面。我拿出手機要撥號,但手機上一直出現另一種對應數字按鍵的圖型擋住,結果打了老半天才撥出第一通,撥出後才想起那是我自己的手機號碼。一個小男孩接起,說這裡是王清海的家,請問我要找誰。我說我打錯了,心想晚點得打給電信業者問怎麼我的號碼有其他人在用。又費了好大一番勁才打了第二通,鈴聲想著,我在想該怎麼叫她,婆絕對是錯誤的稱呼。她接起,隔了兩三秒才說話,語調帶點迷濛,該是被我的電話吵醒了。我說喂,是我,幫我開門一下。她說我跟我爸以為你不回來了,我說喔,我睡著了,對面老闆收留了我。電話結束,一台銀色轎車從龍柱門外的馬路上疾馳而過,像會留下殘影的那種速度。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忘不了機器的迷人,我在入夜後回去。
那是一間兩層樓式的咖啡館,也兼賣調酒,牆壁是一片刷白。店門口擺著那台令我魂牽夢縈的機器。投幣式,它像夾娃娃機四角柱造型有著透明玻璃。望進去,取代怪手的是被固定住的一個小試管,裡頭的液體是透明的。機器中心的樣子像極了左輪手槍的彈匣,六個不同顏色的試管穩穩不動。把錢投入後,你可以透過控制面板上有著一個小突起的圓盤讓最上層的試管圓周般轉動,確定位置差不多後就發射,如果擊中中心的試管它就會落下,獎勵就是裡頭的調酒。如果只是擦過,試管的顏色會交錯一下子,但你什麼也得不到。

玩了兩次都失敗,我拿一百元紙鈔跟店長換零錢,店內一個客人也沒有。走出去投了一枚,我成功打到黑色試管,它落下成了我的獎賞。正打算再投幣,意外發現剛剛投的兩枚硬幣不知什麼原因退了回來(機器的入幣方式跟一般的不同,是採取橫向投入),所以我又免費玩了兩次。後來的那次我擦過,店長在旁邊看,我說運氣不好。

回到家才想起忘了拿打到的兩試管調酒,於是穿著拖鞋跑回去。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偶然看到了一篇文章的標題「結婚:是男人家裡多一個人,卻是女人換了一個家」,似乎隱含一種對男性的指責。女人的一切都是為了家,男人的一切還是為了自己:多個人幫忙照顧打點生活的一切,儼然孩子抱著媽媽腿哭鬧的畫面。

在我某篇有提到一部電影對女性的看法的文章回應中,猶記得一位女性讀者回應我『女性在社會上的立足方式是被社會所制定出的規則所僵化的』,簡言之,人類數千年來所累積的規範深深影響了現今男人女人的思維方式及群體中的角色扮演。這樣的說法非常合理,因為我們是被父母生養,在人類聚落長大,而非活在變色龍、蜂鳥、狐獴的野戰社區;加上媒體、文學、歷史、宗教等各種人類所發展出的知識交叉影響,於是這個被大環境影響的「我」調整自己的外型,緩緩被塞入「社會」這個大容器中,像玩具被塞進塑膠固定物那樣給擠了進去。問題點是在,所以呢?

『因為這一切都是別人想出來的,我不要,我要有自己的生活方式』。這樣的想法聽起來是不錯的,但邏輯上仍有問題,無論說這句話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他或她是用人類社會的思維去想,用人類的語言去說的,而這正是他或她所反抗的東西。反規則也是得要有規則存在才能反,更能被視為一種附屬性的存在,畢竟沒有A就不會有A"。除非你被另一種生物在全無人類干預的情況下撫養長大,那麼或許,你有機會能逃開人類世界的禁錮,活出另一種不同的你。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ug 21 Sat 2010 23:17
  • 抽菸

隔了十年的第一根,是高雄的朋友送的雪茄。討厭菸味的,只是總有那種想讓黑霧充斥肺部的時候,享受那種慢慢虐殺自己的從容快感。由於沒有專門的工具,他用剪刀剪了尾部的一小節,笨手笨腳的花了三分鐘才讓頭部點燃。

第一口,他只覺得嗆,覺得似乎背叛自己多年來的信念,拱手把一切端奉給惡魔。第二口,喉嚨跟鼻腔的刺激感逐漸消退,不過他還不想讓煙就這麼入侵他的肺,他還要一點時間準備自己的貞操。第三、四、五、六、七,他感受到一種緩慢,一種無畏,一種沉穩的自信。他開始把尼古丁珍惜的吸入肺的最深處,感覺肺葉被染上一層焦黃,心臟的跳動也減緩。

最能跟死神下棋的心情,他心底這麼想。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是否承認過,你很寂寞?
你承認過寂寞,卻從不用很這個字。沒那麼嚴重,你說,感情是一種錯覺。

那年秋天,我們在騎車往北海岸的路上邂逅了飛碟屋,我打死不肯進入異世界的荒廢大門,那尾殘缺的龍鐵定會咬死我。我們在下一個加油站上廁所,你要我去賣石花凍那等半小時,如果你沒趕上我就自己先去,到了你會打給我。說什麼都影響不了你的,我知道,這也是我愛你的理由。我只矚你小心點,但踩著踏板而去的你似乎沒有聽到。
風吹動店門懸掛的串串絲瓜纖維乾,我迎接第三個半小時,你的氣息似乎消失在地球上。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ug 03 Tue 2010 23:37
  • 螳螂

電話響起的時候,房裡飄蕩著一股寒涼。我裹緊被子,只露出手去找我的錶。喀一聲後,我讓手往地板上摸,金屬的觸感冰涼,錶面似乎添了些刮痕。扭開床頭燈看,裂了點,時間是三點二十三分十七秒。

電話持續響著,我把手靠近電話線,猶豫了一下後嘆口氣,接起電話。

『喂』
『喂!是我啦!』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第一次聽妳唱,也是七年前的事情了吧,錢櫃敦南店,對嗎?
我第一次聽見有人能把張清芳的歌唱這麼好,即便妳的高音處有點鼻塞,曲子唱得也有點過悲,但竹林牡丹仍滿開煙雲繚繞中。
『ㄟ,可以叫妳朋友少抽一點嗎?我支氣管不太好』,我小聲跟凱蘋說,她有聽沒有到。
妳唱完,只有我鼓掌,那些個吃豆乾雞排喝美樂生的只顧聊天調情抽菸,KTV本來就不是唱歌的地方。
妳眼神感激的看著我。
三個月後,我們走在一起。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Jul 18 Sun 2010 23:46
  • 愛情

從第一次見面到現在,已經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從妳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回我簡訊那天,已經整整兩個禮拜。

『用心去想,事情就會成』,朋友這麼說;『你要多接近她,讓她慢慢習慣你』,朋友這麼說;『妳要用誠意感動她』,朋友這麼說。

越想妳,我就越感絕望。距離是很大的問題,但不能讓妳我的認識更深一些才是我最不能釋懷的。煙火如果點燃後隨即熄滅,誰又能曉得煙火能開出怎樣的花朵呢?
煙火,燃過嗎?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