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甩那兩巴掌時,與其說瑄是氣,不如說她是愣,她萬萬沒想到居然會是狐狸精下的手!

『媽的靠,我也不過比她晚出現一個月啊,是憑哪點打我啦!』瑄這麼對我說,不過她還有更嘔氣的事。

『幹,我真的沒印象有沒有跟他上床啊,如果是最後一次,我不是虧大了!』

也許有些人猜到了,瑄是別人的第四者,只是第三者並不知道她的存在。正宮嗎?我想她什麼都知道,只是選擇沉默罷了。

兩年前,瑄意外成了游泳教練,館長是個滿口心靈成長的小鬍子男,有著健壯的大腿跟超人的臂力。第一眼看見,瑄只覺得這男人還好。日子久了,男人講的五四三漸漸洗了她的腦。等她意識到時,對方已經在解她的胸罩。

『沒想到你這麼大。』看著她的胸部,鬍子男眼神發亮。

瑄的家境不好也不壞,但她的童年算不上開心。爸爸是職業組頭,來簽賭的客人常對她上下其手,印象中十歲左右就被個港仔破了處,對方花了幾十萬搞定這問題。

說也奇怪,一般來說有這樣的陰影,瑄應該討厭,甚至憎恨男人才對。但不!她喜愛男人那根忽大忽小的東西,也喜歡被它折騰得死去活來。但你說她正面思考,似乎又不是這樣。她是個有憂鬱症的女孩,自殺過很多次,雖然說最近狀況還不錯,但基本上吃多少吐多少,我完全無法理解她怎麼活下來的,而且還白白胖胖。

在遇見鬍子男前,瑄空窗了很久。期間交了個砲友,兩人的關係十分單純,見面就打個砲,沒打砲的時候也會一起喝酒打屁,算是比較另類的「友達以上 戀人未滿」。自從跟了鬍子男後,她跟這砲友就疏遠了,瑄還是喜歡做愛時有愛在裡面。有愛最美嘛~

瑄對鬍子男的老婆並不恨,只覺得她是個可憐的女人。篤信佛教的她跟鬍子男結縭多年,兩人膝下無子,關係算得上是平平淡淡,據說早沒了親密關係。她知道老公那張嘴很會講,被害者從未成年到超熟女都有。老公有多少斤兩他知道,多行是沒有,就那張嘴,嘴是他身上最行的性器官。其他才華一點沒有,現在的泳訓館是靠第三者,也就是瑄口中的「狐狸精」的錢撐著的,鬍子男根本沒什麼招睞業務或舉辦活動的能力,最多只能算親切而已。

那天情況是這樣。由於創館滿五周年,鬍子男邀請瑄跟大股東狐狸精到他山上的別墅一聚,大家一起吃頓飯。根據鬍子男的說法,瑄喝醉後就開始嚷嚷著要給他抱,鬍子男看另兩女都已入睡,便答應了瑄的要求將她帶到房間。隨後瑄自己寬衣,寬完後撲上來,鬍子男側身一閃,瑄跌進棉被裡就開始打呼了。鬍子男則另外拿了床棉被睡在旁邊的地上。

可能是女人的第六感或超強嗅覺,做著夢的狐狸精聞到了不祥的味道,便在清晨時分醒來,摸黑打開了鬍子男的房門。乖乖,赤裸裸的瑄不知怎的滾到地板上抱著鬍子男在睡覺。她破口大罵,還在宿醉中的瑄悠悠轉醒,耳根子都還在酣睡呢,啪的就兩巴掌甩熱了她的雙頰。

眼看狐狸精跑走,隨後醒來的鬍子男一句話也沒說追了出去,穿著浴袍的大老婆則進來問瑄還會不會痛,需不需要冰袋。當下,瑄只恨不得找個地洞鑽。

屋外引擎聲響起,瑄赤腳跑了出去,狐狸精開著休旅車跑了。也不知是哪根筋出了問題,只罩著一件沒扣的襯衫的瑄追著車跑了好一陣子,直到腳被樹枝刮傷流血了才停下來。鬍子男跟他的太太拿著雨傘追上。她見正宮降臨,便馬上以情婦的身份對著她下跪磕頭,嘴裡喃著『都是我不好,我犯賤,對不起,我破壞你們的家庭,對不起』,急得正宮趕忙扶她起來,要她別多想,她相信瑄的清白。但她知道,正宮比狐狸精聰明得多,她什麼都知道。吞忍,不過就是為了一口飯,不過就是為了一紙有名無實的婚姻。

事後追問時,鬍子男說他在狐狸精離開現場後立馬追上,啪啪的甩了她兩巴掌,還罵她怎麼可以不相信他跟瑄的清白。瑄很想相信他,但瑄知道他是個除了嘴以外什麼都沒有的脆弱男人。

『後來啊,』我被巧克力聖代凍得頭皮發痛時,瑄繼續跟我說,『他就跟我提要分手。提沒一星期又說想我,去找他時就把我拖進工具間騎了。過程中我聞著沒關好的阿摩尼亞味不停前後搖擺,心想著「這樣好嗎?我還要跟這個男人嗎?」但你也知道,會捨不得,因為他教我很多東西。我自殺時如果不是他教訓我,我可能不會活到今天』

『說真的,那是因為剛好身邊是他,其實任何人都能救你吧』

『他說「心想事成」。只要你相信,事情一定會成真』

『屁,真那樣我老早發達到哪去了』

『那是因為你不夠相信自己』

『你真的相信這種屁話?』我挑起一邊的眉毛看著她。正在捲菸的瑄停下動作,沒有搭腔,於是我繼續說下去。

『很多事情你其實早就有答案。你不是笨蛋,你只是寂寞罷了,而他不過是個在你寂寞時剛好出現的男人罷了』

『我出去抽菸,你等我。』沒等我回答,瑄就跑到窗戶外頭吞雲吐霧,而我也在那時解決了我的巧克力聖代。

『你知道嗎?』邊拉開椅子,回來的瑄邊跟我說,『我想你是對的,因為你是聰明人』

『除了我自己的事情外,我很少說錯』

『你覺得,我應該離開他嗎?』

『你真的覺得,我有必要回答這個問題嗎?』

『有必要』

『瑄,你應該離開他』

那晚,瑄沒再說任何一句話。

拖拖拉拉又隔了七個月,瑄才從泳訓館離職。一堆大人小孩捨不得她走,哭哭啼啼的要她找不到工作的話再回去教。

『你回去,你就完了』

『我知道。』瑄帶著一絲疲憊的笑容。

走在中正紀念堂,我問她後來是怎麼下定決心的。

『有一天他出差,他老婆來館裡。狐狸精自從那次後都待在另一個分店,三番兩次想藉機把我弄走,但卻找不到有資格能取代我的人』

『鬍子男跟你說的?』

『不是,是另一個教練跟我講的。我男友說我留下來的原因是因為他堅持不肯讓我走』

『要嘛就他說謊,要嘛就是他眷戀你的肉體』

沒搭腔,她看著榕樹的氣鬚發呆。

『後來呢?』

『她老婆說我是一個很好的教練,也是一個很好的女人,勸我不該繼續待在這浪費自己的生命。她說她老公不是一個好男人,她一直都知道,只是她可憐他,所以才會選擇不跟他離婚。她說,他其實是個很懦弱的人,好幾次哭著跪下跟她道歉,但好色的死性子怎麼就改不掉。後來她累了,想想對男人也失去信心,乾脆就把他當室友,相安無事的過日子』

『我不知道該說她很看得開還是怎樣』

『讓。』瑄淡淡的說了這個字。

『什麼?』

『她說讓,很多事情就看得開。不是忍讓,而是退讓。得不到的,就讓出去,給自己的心一個喘息的空間,讓腦袋有辦法好好思考個一分鐘。這一分鐘,能改變人生的很多事情』

『所以你才會選擇離開?』

『不是,是狐狸精要我走的,她寧可把分館收掉也要我走』

『搞半天你還是被迫的』

『是啊。』她給我一個無可奈何的微笑。

『那現在呢?怎麼辦?找到新工作沒?』

『還沒,不過下禮拜青輔會找我去演講,之後也許問看看那裡有沒有職缺吧』

『不用擔心啦,你一定會找到工作的,你瑄耶』

『哈哈,謝謝啦。能認識你真好。』邊說,瑄邊往國家戲劇院走去。

讓.......嗎?

也許吧,但都到了這地步,我也不好說些什麼。很多事情過去了,就過去吧。

『瘋了,這裡不能抽菸啦!』看著瑄拿起菸要點,我趕忙朝她的方向跑過去。

她是我這輩子,唯一愛過的女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