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刀自殘身體,你想會痛嗎?』

『而且要大力地割....深深地割....』

『因為動脈意外地堅韌....』

(上述文字摘自日本漫畫家望月峰太郎的作品「座敷女」)

有個一時忘了名字跟長相的朋友曾跟我大力推薦過望月峰太郎的作品,說他的作品能深入人性的黑暗面。在那不久後我在漫畫店看了「末日」。忘了什麼原因但看得有些倉促,至今裡面究竟在畫些什麼也有點忘了,只記得有隧道、有黑暗、有面對現實的人、有寄情於神祕的人,有男有女,大概是這樣吧。不過有件事情倒是記得很清楚,那是部會讓人恐懼的漫畫。不是像伊藤潤二的作品那麼超現實,而是藉由對人性的洞悉及寫實的細節慢慢推砌起的恐懼;是跟我們更接近的,就在前方轉角的恐懼。



為免有人不清楚,請容我先解釋「座敷」兩字的含意。

在多田克己所著的「日本神妖博物誌」中的「家之章」提到:座敷童子有著福神的特性,凡是它所棲息的家庭,必定繁盛;但當它一離開,家道必定中落(書中對座敷童子有相當清楚的特性描述,有興趣的人不妨至書店翻閱看看)。而在日本經典妖怪漫畫「鬼太郎」的作者所著的「日本妖怪大全 上」中也提到了「小坊主」及「座敷坊主」兩種變異體的存在(坊主是日文的「和尚」,可引申為光頭)。簡單來說,座敷即為「棲息於家中的」。想當然爾,座敷女當然就是「棲息於家中的女人」了。為何不說是「住」而要用「棲息」呢?因為它們通常不請自來,管你主人同不同意,它們打定了主意就是要住下來,頗為霸道。


根據早期的傳說是喜歡吃紅豆

在望月的漫畫中,「座敷女」是一個高大、移動速度快、曾經自殺、會讓人聯想起「某個曾經被自己欺負的女孩」的奇特生物。不似一般鬼怪,座敷女可以被碰觸,可以被攻擊,打了她也能減緩她的攻勢。但她超人的執著會讓你知道「那不是可以被人類消滅的」。一旦被纏上,大概只有馬上逃出國能解決了。(座敷女看起來是買不起機票的窮人)

想對抗試試嗎?那就等著被逼瘋吧。她無孔不入,且不顧一切的要驅逐「阻擋你們兩人之間的愛情」的人們。比如說你的好友啦,你的女友啦,也許甚至你的家人。藉由不停的騷擾,她要你一點一點卸防。你的資料一到手,基本上你就只能等著被將死,毫無商量、轉圜的餘地。



幾年前看了電影〈咒怨〉,被老公殺死的伽椰子成了居家怨靈,有誰造訪過她生前的家就會被詛咒,等在人生前頭的只有死,無一倖免。「座敷女」可以被視為伽椰子的初級版,若以「神奇寶貝」來形容的話伽椰子是雷丘,座敷女大概是皮卡丘量級。如果你有著「敢動我男/女友的話我就要你死!!」的天性的話,那麼恭喜你,你是皮丘級,多累積經驗值就可以升等高階職業。



如同「裂嘴女」或「爬行妖怪」(テケテケ)一類的都市傳說,「座敷女」也是人心中的恐懼及執著的實體化。我小時,大人很喜歡拿「龜兔賽跑」來教育小孩「只要持之以恆,最後的勝利者肯定是你」。隨著年歲漸增,我發現這樣的想法本質上是沒錯的。各位想想,如果烏龜一心只想爬到終點且生死不論,就算兔子挖陷阱、拿手榴彈或火箭炮甚至開飛機去攻擊,烏龜的靈魂最終也會搖搖擺擺的跨過終點線,也許還順便嚇死兔子也說不定。

人的執著可以是很美好的東西,對幸福的追求等;但只要一轉念,執著兩個字非常非常恐怖,如果看過「丑時之女」,相信你更能體會那森寒。


直到現在,這種咒殺術都還有人在使用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