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點半,你急急的敲門聲把我喚醒。

喘不過來了,喘不過來了。

看醫生,叫救護車,好嗎?

你不要,說我們沒有錢,沒有健保。

我死了,對你來說是解脫,你說。

那麼,對你自己來說不算是嗎?

約了人看好幾百斤的金子,真的假的不知道,談成就馬上能抽。

你,想告訴我你的潛力嗎?希冀我這兒子,多點關懷嗎?

我,應該為了好名聲,為了你可能賺到的錢,為了你也許不久人世,賭上一把嗎?

賭徒的兒子,只能是賭徒嗎?

回憶對我,似乎仍有些許羈絆。你,恨我沒有把一切都奉獻給你嗎?恨我都不配合你的舞步嗎?

恨我嗎?恨我嗎?恨我嗎?

心上那塊肉,到底死多久了?我對你,還有悲憫嗎?還有淚嗎?



叫醒我,表示你對塵世還有眷戀,你還有求生的意志,

或者,你只是想折磨我,讓這刻的死亡,成為我今生的咒詛。夜夜夜夜,我將忘不了曾掌握你的生死,而又放水讓它流去。

父親的死,讓你內疚此生。你的死,也想帶給我同樣的冰冷嗎?

輪子,總會滾回同一個點的。

我,不能選擇這一切不是輪子嗎?

亡者,必得要生者聆聽他們的渴盼,從而犧牲性命而成就他們嗎?

對著馬揮鞭的,竟然是死亡。



走吧,你走吧,

回自己房間歇著吧。

我會記得你給我的警告,記得生死的無常。

也因為這樣,我必須堅持自己的路,直到我生命的盡頭。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