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響起的時候,房裡飄蕩著一股寒涼。我裹緊被子,只露出手去找我的錶。喀一聲後,我讓手往地板上摸,金屬的觸感冰涼,錶面似乎添了些刮痕。扭開床頭燈看,裂了點,時間是三點二十三分十七秒。

電話持續響著,我把手靠近電話線,猶豫了一下後嘆口氣,接起電話。

『喂』
『喂!是我啦!』
『我知道是妳』
『我又想起一些事情』
我沉重的又嘆了口氣,她選擇忽略,自顧自的又開始講起她跟他的故事。

四點,我忍不住了。
『妳給我差不多一點』

她嚇了一跳。

『我們是認識很久,也曾經在一起很久沒有錯,但我們不是說好妳結婚後我們就各過各的生活嗎?』
『可是我只有你這個朋友啊!』
『話不是這麼說。我也有很多自己的煩惱,我什麼時候半夜打電話去跟妳抱怨過?』
『你有什麼煩惱?』
我頓了。
『就....就這樣那樣的很多煩惱啊!』
『這樣那樣是哪樣?』
『總之,我有我的人生困擾就對了,細節妳不用管』
她聲音大聲了些。
『可是我的麻煩很大啊,是跟未來跟人生有關的大問題,每天都跟山坡上滾下來的雪球一樣越來越大,現在已經大到可以把小鎮整個覆蓋掉。你呢?雞毛蒜皮煤渣大』
『就算是煤渣也是我的煤渣啊!人生是我的又不是妳的』

沉默了五秒左右,她接著說。
『算了算了不說了,不聽就算了,反正從以前到現在你從來也沒在乎過我,永遠都是你啊你的』
『說不在乎你,是誰每天清晨聽妳那裡囉囉嗦嗦』
『那多聽這一次會有差嗎?』
我中計了。

我第三次嘆氣。
『妳說吧』

第十三次,她講起她用柴刀砍斷老公頭時那仍擺動的身軀及陽具的異常硬度,及隨後那電遍全身的酥麻。邊聽著一樣的細節,我邊練習用腳趾頭轉開礦泉水蓋,結果不小心灑了些在床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