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突然的,喜歡上了在遠方的一個人。

一開始只覺得奇怪,有個人難以忘懷,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我身上,畢竟已經不是那樣的青春,那樣的青澀。所以,去了遠方確認。抱著忐忑的心情告訴自己可能是錯覺,直到見面聊天,直到慢慢了解,我才知道原來那不是錯覺,是直覺,是一生一次的賭注。不是熾烈的,不是暴走的,而是綿長卻紮實的。

第一次有這種感覺,我知道這也會是最後一次。

她說,你比較像哥哥。

我知道我傻,怎可以在對方還不清楚自己之前就給了壓力。我想是距離吧,是太驚人的確切吧,是害怕只被當成朋友吧。

從以前到現在,我從來也不是會在初次見面便讓人心跳的男性,尤其是在喜歡的女生面前,我總會僵硬,像額頭被貼了符紙似的,不知道自己是屍是人。看到那一面的我,我想沒有人會喜歡吧。女生只跟吸血鬼,不跟殭屍的。

距離上次見面,以物理能測量的方式來看不到一個月;但,若從我的心境下手解讀,你會感覺猶如過了一個秋,相當思念的楓紅之秋。

你說,你可能會跟比我差的人在一起。我知道,那是可以確定的。不是因為我把某種負面的詛咒丟在你身上,而是我知道從今而後,你再也不可能找到一個願意比愛自己更愛你,讓你自由去飛翔、去闖去看去體驗去大笑去落淚的人,我知道只有我辦得到讓你當你,而不是把你變成某個誰。我喜歡你,是因為你是你。我喜歡你的家人,是因為他們是我的家人。

不過,我知道我沒資格說這些話,因為我讓你等了這麼久,一點音訊也無,忽然衝出來,好像酒鬼老爸數年後留著鬍渣、衣衫不整的出現在前妻面前說會改過一樣,完全沒有說服力。

對不起,我迷路了。

只是我想你知道,我比你早出發,是因為我想學更多的東西,好當你的嚮導犬,幫你嗅嗅聞聞前方路上可能有的陷阱,提供你多重選擇;我迷路,是因為迷路會讓我成長,讓我更懂得當你出現時,我該用怎麼樣的心態去接納百分之一百的你,並給你你應得的,至死不渝的幸福。

這些話,我只對你一個人說,這輩子,我也只說這一次。因為,最好的一次就夠了,對嗎?

看著新海誠的〈秒速五厘米〉時,窗外靜悄悄的下起了雨。有一片葉子,從樹上緩緩、緩緩的落下。

遠方的你,在做些什麼呢?你的晚餐又吃些什麼呢?

你還會希望跟我見面,看看不同面向的我,給我,以及我們,一個機會嗎?我不知道,但我打從心底希望你會。因為只有我,會覺得自己永遠都不夠好,做得不夠多,要給你更多更多的幸福。

因為,我是認真的喜歡你。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