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第一次見面到現在,已經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從妳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回我簡訊那天,已經整整兩個禮拜。

『用心去想,事情就會成』,朋友這麼說;『你要多接近她,讓她慢慢習慣你』,朋友這麼說;『妳要用誠意感動她』,朋友這麼說。

越想妳,我就越感絕望。距離是很大的問題,但不能讓妳我的認識更深一些才是我最不能釋懷的。煙火如果點燃後隨即熄滅,誰又能曉得煙火能開出怎樣的花朵呢?
煙火,燃過嗎?

聽老師講貝武夫如何在鹿頭宮裡扯下Grendel的手臂,我心裡想的是妳忙裡偷閒拿著叉子叉起一塊水梨丟進嘴緊咽下肚的模樣;聽老師講大陸老婦人打完太極拳時掌中散出蘭花的香氣,我腦海裡是妳帶真摯的笑容教我冰淇淋要等融了後沾生菜吃;聽老師講老人用錢勾引子孫回來探望時,我在教科書上寫下一遍又一遍又一遍妳的名,寫滿了所有的空白處。

一片雲找到了夢寐以求的岩洞,它把流浪的血液都化雨落地,只盼永遠相隨,不再分離。
如果,洞口沒有被岩石擋住的話。

第四百三十七次告訴自己,你已經從她身上得到很多從未體驗的情緒;她的存在,在你的人生路上已經烙下了無法抹滅的印記。從你見到她的第一眼,從你人生也許唯一一次的一見鍾情中,她已經成為你情感、文字的一部份。你的筆尖總沾著她的動,你的構句藏不住她的靜,你的文法戀著她的容,你的修辭盡顯對她的癡。
這是妳對我的恩賜,是我給自己的詛咒。
我知道,我能從妳身上體驗到更多,多過這物質世界能提供給我的總和。我,我也想給妳這麼多,多過妳人生應得的歡笑,多過妳夢想的堆疊,多過妳夢境裡所有的芬香。
我想,我想,我想。
想妳。

今夜的妳孤單騎著車在路口等紅燈時,會想起我的姓名嗎?我不知道。
明天的我吃飯看書走路上課練健身時,會想起妳的姓名嗎?會,我會。
因為,我忘不掉,也不想忘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