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我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國家圖書館居多,中正紀念堂卻是我運動的好去處,繞著廣場跑個幾圈回家洗澡是我剛好的運動。但在跑的時候不免會想,我對這地方又瞭解多少呢?於是決定好好的轉它一圈,像個遊客般的。

先來棵樹...



然後來隻鳥...



重頭戲,怎麼拍都可愛的松鼠,也追加了之前在二二八公園拍忘了放上來的。





















滿足了,繼續前進。








摩斯漢堡的色系搭配中正紀念堂的氣氛很不錯




復古造型





接著,我們進入主體建物中去看看,先是玉器的展示。










通往各展場的長廊,裡面有很多大陸跟日本人

看了兩幅畫...





走上二樓的書法展。



我非常喜歡這段文字,但總覺得哪邊怪怪的,耶,有錯字?



一般應該都是用談吧!不過用譚確實也說得通。




我喜歡這種不規則大小


日本人寫的鄧麗君"我等你"歌詞




道盡百姓無奈




騷人這兩字怎看怎舒服


台灣味濃厚




很假的真花

走回一樓...





進入吳長鵬水墨畫展。



其人之畫也奇,景物畫細膩,人物卻有"阿三哥與大嬸婆"的鄉土漫畫感。除了一般水墨技法外,數幅畫中加入了圓形方形三角形,幾何交界處的色澤也刻意呈現不同。原因為何?尚不明,但我明瞭自己餓了渴了。我走往街道,本打算去便利商店買點餐飲跟電池,想想也無事,不如走一趟家樂福。停好車,買了看起來不是很可口的秋刀魚便當、非常便宜的家福自有品牌礦泉水跟電池(水還OK,電池事後證明電力非常不充足,政府是不是應該規定要標出電量還什麼的啊?),騎車回中正紀念堂。在蒼蠅跟蚊子跟一群攝影師的陪伴下,我度過了一個不是很美好的中午。

攝影師?拍什麼的?根據我偷聽得來的情報(聲音自己飄近來的),他們會拍樹葉或鳥類或一些其他自然景象賣給新聞節目當片尾。此時一個約莫三十多歲的人出現,自稱很可憐都找不到工作,問攝影師怎麼辦?攝影師建議他去找村里長想辦法,青年人說他去問過了,攝影師要他多去問幾次。我心想,到底是基於怎麼樣的一種常識會認為攝影師會幫你找到工作呢?也許,只是想要人聽他說說話吧!生活在現代社會,人總是很孤單的。

吃飽了,走走先。













回去看畫時,注意到有個穿著拖鞋戴著斗笠的昂首闊步走在長廊裡,外面告示寫的服裝不整禁止進入大概只針對一般人吧!















回到吳長鵬的畫展,把剩下三分之二的畫看完,畫家本人登場,於是問了一下幾何圖使用的問題。吳先生回答,這個靈感來自他有次去日本拍攝時發現陽光反射在畫面上,回台後就決定把這樣的構想實際使用在自己的畫作上。

"藝術家就是這樣。有了想法以後就去試,成功了就聲名大噪,失敗了就要把畫通通燒掉"

英雄狗熊,一線隔。





吳長鵬官網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