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狗行,必有我師

回到遊客中心,走上歸途,望見指示,涓絲瀑布,回憶中的地名。



"嘿,我們一起來過幾次?"

"三次。第一次是你們公司自強活動要來爬涓絲瀑布,第二次我們經過小廟後走了一兩個小時,第三次來時起了大霧,我們一下子就回家了"

我聽見妳的聲音,回頭,空無一人。







走著走著,一個老伯在我前方三公尺處瞪視著我,說了句什麼,我沒仔細聽,回了聲ㄏㄚˊ,他又重複了一次他的問候。

"你好",帶著鄉音。

"你好"

"年輕人爬山很好啊"

"對啊"

"你從哪裡走過來的?"

"夢幻湖那裡"

"夢幻湖?"

"冷水坑前面一點"

"七星山那裡嗎?"

"對"

"爬這麼遠啊~不錯不錯"

我沒回答,調整著自己的呼吸。

"怎自己一個人爬,沒跟女朋友來"

"分手了,剛分"

沉默了三到五秒。老伯無助的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

".....沒有關係啦~你以後還會遇到很多人"

"我知道"

"男人啊,最重要的就是要對自己有自信"

"嗯"

"加油啊"

"好,謝謝"

老伯離去,我拍下他的背影。



以前我們來的時候,瀑布外圍還用網子隔著,這次來網子沒了,景色漂亮的多。可惜這樣的感動,我沒有辦法傳達給妳。












順著路一直走,走到了菁山路的出口。問了方向,我往冷水坑的方向走去,大腿的痛楚逼的我數次休息,到後來連景色也無心拍攝,只剩下不停鼓動的心臟跟痠麻的大腿一直提醒我還活著。








十分常見的果實,不知道能不能吃


陰暗處的橘綠






仔細看,樹上有刻痕喔




如果沒有指示,這排樹真的很不起眼

又走回一條山路,又走回馬路,又走回山路,來來回回不知走了多少次,過程中還摔破了右眼的鏡片,腦袋已接近無法思考。終於不知道在穿過多少個無人的黝黑森林後,在忘卻了所有的恐懼、興奮、生死後,我走回了冷水坑,順著馬路回到了夢幻湖,回到了我忠心的機車身旁。它孤單一車在細雨中,靜靜的等著我。



回程走上了不同的路,意外回到當年我跟她曾經買過東西的便利商店,當時似乎還跟店員聊了些什麼,話語早已飄散風中無人知曉。在多少條無人的山路上,我曾經害怕、徬徨、迷失,PHS更是沒有訊號,跌落山谷,可能就此喪失性命,我的父親習慣了兒子的漂泊,也許一星期後才會報警,找到時我身上大概爬滿了蟲蟻,肌肉的縫隙中則塞滿了蟲卵跟幼蟲。一個生命的死去,帶來無數生命的歡愉,是值得,也是不值,因為還有一些夢想等著我去實踐,然而無常,總是難料。

留下了一個死亡的軀殼在樹林中,我騎車回家。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