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都拿了嗎?』
『嗯』
妳的書、CD、雨傘、筆筒、呼拉圈、檯燈、粉紅外套、牛仔褲、各種圖案的T恤、髮夾、存錢筒....妳連冰冰箱喝剩一半的Snapple蘋果汁都記得帶走。

我假意幫妳找看有沒什麼遺漏的東西,其實是想偷藏點東西起來做紀念,像松鼠把栗子藏在樹洞歲歲年年一樣。
該死!妳清得真徹底,甚至書桌、冰箱、浴室、臥房什麼鬼地方都擦得乾乾淨淨,地板包含床底下都徹底掃過沒留下一根落髮,我找不著一絲妳存在過的證據。
早知道不該陪妳看CSI。

我回到客廳時,妳正拿著掃把由家裡往門外掃,集中的一堆不到一瓶蓋的小渣滓是妳最後的遺跡,妳不留情的把它們都倒進上禮拜剛買的環保垃圾袋裡。
一個上面貼了各種貼紙的天藍色行李箱跟妳的粉色背包,那是妳全部的家當。妳要帶去他家的家當。

我看著妳的眼睛,強壓住妳看不見的顫動。左心房幫浦著含淚的血液,送往每一個神經末梢。
忍住了,忍住了。

『那,就這樣了嗎?』
『嗯』
妳手拉住門把,轉身要走。

『等一下』
妳停住,頭稍稍往我的方向轉了一點,眼睛看向走廊的地板。
『可以讓我抱妳最後一次,跟妳道別嗎?』
沒等妳的回答,我從側身抱住妳。
妳像小白兔一樣抖了一下,然後維持著原來的姿勢,連左腳腳跟離地的距離都沒有變。

妳的頭髮,有著蛋黃洗髮乳的味道。妳的脖子飄著大海的氣息。

『這麼堅強啊』,我在妳耳邊笑著說,呼出的氣息輕輕的吹頭了妳三根頭髮的尾端,讓它們小小的動了些。
然後我放開妳,說掰後關起門,喀的一聲,三年的共同世界就這樣切成兩塊,海綿蛋糕似的。
妳在門外無聲的哭,我在門內無聲的哭。

快止不住哭聲,我趕緊赤腳跑往浴室,關起門拉上浴簾後大聲大聲的哭。
把鼻涕擤進馬桶沖掉後我出浴室,妳的氣息已然消失。

我想看那顆我們的星星。

走進陽台,風有點涼,天空烏黑一片,只有月亮孤單的掛著,一顆星也沒。
我的腳踢到了什麼,低頭一看,是妳年前央我買的仙人掌,妳說它只要一點點水分就能活好久,好久。
張大嘴,我把體內的水分都集中到眼睛,嘩啦啦的猛朝仙人掌澆水。
它,能活多久呢?妳可以跟我說完答案後再走嗎?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